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七十九节 对不起我爱你
    枫觉得困难刚刚开始的时候,沈孝天也是深有同感。

    在晏南和马红星一起出发的时候,他觉得一切都还不错。

    他只希望耀地红星过天龙不要那么没用,洪门的两大巨头去对付一个叶枫,在沈孝天看来,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,马红星和陈天龙不是没用,而是太有用。

    他们甚至有用的直接找到了要杀马海亮的真实凶手。

    放下电话的那一刻,沈孝天惊骇的几分钟失去了知觉。

    打电话的人他并不认识,这是个很古怪的电话。电话里面只是说,沈孝天,你的奸计已经被马红星看穿,如今晏南已被马红星击毙,马红星派手下大将不死战神铁中正来取你人头来了。

    沈孝天虽然不知道打电话的是谁,可是却知道铁中正是哪个!

    铁中正一把长刀杀遍十里长街的时候,他沈孝天还在要饭。

    恢复了知觉后的沈孝天,也恢复了理智,那时还是深夜,他是将睡未睡的功夫。

    反复在房间踱了很多次,沈孝天还不敢肯定对方是不是在诈他。

    他成熟了很多,心机当然深沉了更多,叶枫以为这是悲哀,他却觉得是好事。他的心机告诉他,这是叶枫在诈他,骇他逃命,可是他的懦弱却告诉他,所有的一切都是真的,铁中正正在飞速的靠近自己。随时准备取自己地性命。

    他的手下的确不少,保镖也是一个能打八个,可是就算击败了铁中正,马红星会不会倾尽全力的对付他沈孝天,留下他沈孝天的性命?

    正在犹豫徘徊的时候,沈孝天就接到了第二个电话,等到放下电话的时候,沈孝天脸色惨白。

    电话是花铁树打来的,只是让沈孝天立刻。马上离开云南,不然有性命危险。

    沈孝天全身有些发抖,于是做了个最快的决定,逃命!

    ***

    早上起来地时候,叶枫愉快的伸了个懒腰,觉得阳光晒在身上,暖洋洋的很是惬意。

    他劳累了太久。算计了太久,也演戏了太久,他觉得自己应该好好放松一下。

    宋公明走进来的时候,推着早餐车,效仿杜桥,只是没有拔刀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早?还推着餐车,什么时候变成服务生了?”叶枫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叶老大。我是觉得不是这样,不足以表达我对你的仰慕之情。”宋公明讨好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叶枫眼珠一转,跳下床来,“是不是又要钱?”

    宋公明满脸通红,一拍胸膛,“叶老大,你看我是那种人吗?”

    “我看是。”叶枫连连点头,嘴角一丝微笑。“对了,给沈孝天的电话打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昨夜已经打了。”宋公明点头,“可是我听他质问的口气,觉得他多半不信。叶老大,我有点不明白,他那种孬种,坏到骨头里面地人。为什么你还要救他?如果不是他。你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麻烦?”

    叶枫吃着早餐。头也不抬,“他信不信是他的事。我做不做是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高深。”宋公明叹服。

    “沈孝天现在如何?”叶枫又问。

    “他还是逃了,铁中正并没有抓到他。”宋公明有些惋惜,“听说马红星暴跳如雷,不过马海亮昨晚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醒了?”叶枫有些意外,“什么时候,我怎么不知道?”转瞬有些感慨,“看来人间虽然无情,人间还是有爱。”

    “叶老大你不担心?”宋公明倒很担心的样子,“马红星昨晚一直呆在马海亮的身边,马海亮可能感觉到父亲的到来,竟然奇迹般地醒转,在场的医生都说是奇迹。”

    “我担心什么?”叶枫满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我们毕竟找过马海亮的几次麻烦。”宋公明搓着手,“他如果和父亲说了出来,马红星会不会找我们麻烦?”

    “他如果要说,不会等到这时候再说。马海亮虽然纨绔,却是一点不笨,”叶枫摇摇头,“经过这次死里转生,他拉拢和父亲的关系,拉拢和我的关系才是最为重要。他只要稍微聪明一点,都会过来感谢,或者给我送面锦旗?”

    宋公明不得不佩服叶枫的判断精准,脸皮之厚,“叶老大英明神武,手下自愧不如。”

    叶枫拿起餐巾,擦了擦嘴,“现在你可以说你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的事,是厉随风想。”宋公明有些脸红,“他已经等了很久,我主动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厉随风?”叶枫目光一闪,“你今天这么礼貌,又拍马又推车地,难道你收了他的钱?”

    宋公明吓了一跳,“叶老大,你看我像这样的人吗?”

    叶枫忍不住的笑,“很像。”

    叶枫见到厉随风的时候,感觉有些异样。

    前几日的剑拔弩张好像都是子虚乌有,却而代之的是和善地笑容。

    “叶枫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算太好。”叶枫叹口气,“我昨晚睡地很晚。”

    厉随风神色不变,“家母想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叶枫挑了下眉头,“太阳从西面出来了?”

    厉随风笑道:“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空?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都没空。”叶枫脸色一扳,“我不想还去看她那张脸,我也不是天天过去挨训地人,如果纪红霞还准备说服我,那请你转告一声,我不会放弃。”

    厉随风望了叶枫良久,“千千也在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叶枫摸摸鼻子,终于笑了起来,“那我倒一定要去。”

    厉随风没有说什么,只是笑笑,很显然,无论是谁,这几天受到和叶枫一样的待遇,都会有些火大。

    厉随风带着叶枫来到厉家别墅地时候,只是伸手指了一下,然后就悄悄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叶枫有些愕然,看到大厅中静静的坐着一个人,纪红霞不在,叶枫终于舒了一口气,缓步走了进去,低声道:“千千,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千千从沉思中清醒过来,霍然站起,三步并成两步,扑到叶枫的身上,低呼道:“叶枫,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叶枫没有想到得到了这个答案,多少有些诧异,却只是紧紧的抱着千千,体会着这难得的一刻。

    他们分开看似没有多久,对叶枫而言,却是过了太久太久。

    人总是失去了才知道珍惜,叶枫却知道,这一个拥抱,虽然简单,却是历尽了千辛万苦。

    “你瘦了点。”不知过了多久,千千这才抬起头来,眼角噙着激动的泪水,伸手去抚摸叶枫略显消瘦的脸颊。

    千千抬头的这一刻,叶枫这才看到千千的泪水,不由的心痛,他这一刻,才发现千千好像成熟了很多。

    莫道不相思,相思令人老,几许细思量,还是相思好!

    叶枫脑海不由自主想起这首诗词,眼角也是有些湿润,相思令人老,当然相思也可以让人成熟一些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叶枫虽然没有把千千当作是妹妹,可是总是看她成是青涩的黄毛丫头,因为他和她相见就在那童年的一霎。

    花衣服,土气的打扮,懦弱的神态,不自信的表情,这一刻已经定格在叶枫的记忆中。

    从见到千千的那一刻起,他就想要保护她,爱惜她,无怨无悔!

    “你也瘦了不少,”叶枫轻轻拭去千千眼角的泪水,“傻丫头,哭什么,谁欺负你了,和我说,我管保让他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千千伸手掩住叶枫的口,泪水却还是断线珠子一样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叶枫这一刻也意识到的自己失误,如今看起来,欺负千千的只有纪红霞,虽然她纪红霞一直认为那是爱,可是他叶枫显然不能奈何纪红霞。

    “没有谁欺负我,我是高兴。”千千想要笑,可是泪水仍是在流淌。

    “高兴也哭?”叶枫故作疑惑,咧嘴笑了一下,“那我现在不是很痛苦。”

    千千又在抽泣,“叶枫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”叶枫吓了一跳,这次真的有些疑惑,“为什么对不起,你不是说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吧?”

    “乌鸦嘴。”千千破涕为笑,“叶枫,你为什么不问我?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想问。”

    “问什么?”叶枫看起来很迟钝。

    “问我为什么一直不和你联系,问我为什么一直不出面见你,问我为什么在你最危险的时候,我没有站在你身边,问我为什么在母亲诘责你的时候,我没有挺身而出。”千千紧紧握着叶枫的手,紧紧的,不想放弃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