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七十八节 司马照
    枫听到马红星的话,脸色微变,想要说什么,终于还

    众人散去,次序下山,就算直升飞机都已经飞走,却还是有一人屹立不动,一直凝望着叶枫。

    陈天龙看起来很想借这个机会和叶枫较量一下,借这个机会解决二人的恩仇。

    刚才叶枫设下圈套的时候,把陈天龙也套在里面,对他说话也是毫不客气。这样的人,当然不会轻易受到这种侮辱。

    有人看到陈天龙脸色铁青,早早的溜下山去,只是祈祷叶枫好运,能够活着下山。刚才陈天龙没有发作,是因为马红星的原因,现在马红星不在,叶枫如何抵挡住洪家的过天龙?

    叶枫望着脸色铁板一块的陈天龙,竟然笑了起来,笑的很开心,“我真不知道如何称呼你,现在我应该叫你陈天龙,还是叫你司马照的好?”

    他说的古怪,表情滑稽,陈天龙竟然也笑了起来,如同春回大地,万物复苏,“名字不过是代号,又有什么关系,你小子在灵堂的时候见到我,竟然还能若无其事,我都不能不佩服你。不过你小子今天这招不错,唬的晏南一愣一愣,我都没有想到。”

    叶枫缓步走了过来,“无论你叫什么,我都要谢谢你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俗套?”陈天龙摇头,“我记得才见你的时候,那个纨绔才子可没有这么客套。”

    陈天龙目光多少有了些感慨。有几个人能够猜到,一直和叶枫作对地陈天龙,竟然是三司之一的司马照?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你,方竹筠现在也不会如此顺利,如果不是你倾力帮我找到马海亮,我真的百口莫辩,如果不是你暗中操纵,帮我留心马红星的动静,我也对付不了这多。你出现看似敌对,却是一直保护着我。”叶枫笑道:“司徒空去花铁树那里做客,如果没有你和司空明的配合,我们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,无论你是司马照还是陈天龙,这个谢谢一定要说。”

    陈天龙无奈摇头,“你要感谢。也应该感谢另外一个人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隐者?”叶枫眼中露出笑意。

    陈天龙笑了起来,并不直接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做梦也没有想到,以洪家和沈门的恩怨,洪家会派出三将来帮我,可笑我却一直茫然不知,只以为自己很有魅力。”叶枫笑道:“不过我不知道是老头子说服了你们,还是你们说服了老头子?”

    “一半一半。”陈天龙笑道:“我们帮你。你未尝不是在帮我们?”

    叶枫嘴角露出一丝笑意,神色得意。

    “告诉你几个消息,不过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。”陈天龙突然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不知道的事情?”叶枫笑了起来,“那倒稀罕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人,不是神。”陈天龙和蔼的笑,完全没有在众人面前地那种冷酷,“我听说你给了俞少卿一个信封,俞少卿把信封交给了马红星。保了一条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叶枫点头。

    “信封里面是什么?”陈天龙看起来也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是一张照片,马海亮被抢救的照片,然后照片上写了几个字,想要抓住真凶,通缉我做戏。”叶枫笑道:“我想马红星看到那张照片,还有那几个字,没有道理不和我做戏。”

    陈天龙有些恍然。“好像很简单。又像很复杂。倒害我担心半天,怕你应付不来。死在这里,那我就算跳河,那个糊涂老头子也要宰了我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说老头子是谁,好像心照不宣,叶枫果然露出一丝感动,“三司之一的司马照,怎么会让叶枫去死。其实这个计划也简单,花铁树让杜桥去砍马海亮,陷害俞少卿,知道也肯定会把我牵扯进去。我虽然知道肯定是他们下的手,但是苦于没有证据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在司马照没有让我失望,在马海亮失事的第一时间已经出手,从水里捞出了马海亮,可惜马海亮一直昏迷不醒,俞少卿等人又有性命危险。我想了一夜,这才决定险中取胜,拍了一张马海亮昏迷抢救的照片,然后让俞少卿带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怕俞少卿看一眼,破坏你的计划?”陈天龙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信任他,他也信任我。”叶枫笑道:“他好在没有去看照片,不然心存疑惑,反倒百口莫辩,不明所以,有可能送了性命。他抱着救命必死地念头去,才能打出刚猛的拳法,才能让马红星相信他的无辜。所以我算定,只要马红星见到照片,前后一对,就会知道俞少卿绝对无辜,所以俞少卿活命不成问题。”

    陈天龙只能叹息,“叶少不愧是叶

    有的一切都是算的天衣无缝,没有丝毫漏洞。”

    叶枫苦笑,“你是夸我还是贬我?现在别人一说我动心机,我就心惊肉跳。”

    陈天龙笑笑,只是轻叹一声,他显然明白叶枫的意思和苦处。

    “马红星是枭雄,够狠够辣,但绝对不是老糊涂,见到我写的字,为了查明真正地凶手,当下和我演戏。我让水浒三杰故意在沈孝天和春若兰约会的地方见面,我知道沈孝天他们绝对不会放过算计我的机会。”叶枫说到这里,终于有了一丝惘然,“结果不出我所料,晏南见到水三杰的行踪,果然去通风报信,他们找到我的行踪,我就故意设计招魂的把戏让晏南拆穿,其实他口风已经有所泄露,不信马海亮没死,马红星老奸巨猾,如何听不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马红星既然有了疑心,当然更会配合我来做戏,所以我费劲力气找了个和马海亮相似的人,包扎半边脸,让晏南疑神疑鬼。坐直升飞机过来,不过是给晏南施压,马红星果然老辣,我就算没有说什么,他也配合的极为逼真,最后那声喊实在有着骇人地作用,你也知道,晏南做贼心虚,终于吐露了真相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们花费这么大的力气来对付一个晏南,不过是取信马红星。”叶枫微微笑道:“如今沈孝天得罪了耀地红星,逃命都是来不及,想要再联合洪门,已经是千难万难,我叶枫没有四面楚歌,四面楚歌的却是沈爷。”

    陈天龙凝望叶枫良久,缓缓点头,“叶枫你做的很好,不枉老爷子看重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他好像还不想和我见面?”叶枫苦笑,“其实我已经和他摊牌,但是他挂了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多年的恩怨,岂能一朝化解,再说他肯定也是抹不开面子。不过就算眼下的进展,我都觉得难以想象。”陈天龙大摇其头,“那个老爷子,脾气暴躁的和雷公一样,他对你说话简直是观世音下凡地腔调,实在让我大跌眼镜。你辛苦一场,我也告诉你几个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好消息?”叶枫饶有兴趣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是好消息?”陈天龙眼中都有了笑意。

    “我只希望坏消息你自己消化。”叶枫板着脸,却还是忍不住地笑。

    陈天龙再次摇头,“我也不知道算是什么消息,第一,白家人对你感觉不错,白晨薇更是为你极力地宣传,这让老顽固们都有点怀疑老头子的命令,觉得叶家也不错,你这次来到云南,拉拢亲情这件事情做地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假装暴怒,把白晨薇送出云南?”叶枫突然问。

    陈天龙脸上一丝狡黠,“老头子疼爱的除了你这个外孙,就是白晨薇,因为他对白晨蓓有歉意。既然白晨薇在这里发挥不了作用,我就让她去老头子那里发挥余热。谁都不敢和老头子说叶家,但是她就不同,她多说几天,老头子对你不错,说不定会爱屋及乌,原谅你父亲。”

    叶枫忍不住的笑,“你还说我老谋深算,你这个过天龙也是丝毫不差。”

    陈天龙得意的眨眨眼睛,孩子一般,“第二个消息,戈林被军事法庭审问,你四叔已经出手,沈门的种子损失的七七八八,这下估计沈公望受到的打击不小,洪门再次和他们闹翻,最后稻草也抓不到,我想一切是到了结束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叶枫默然。

    “第三,司徒空已经跑了出来,去调查你最疑惑的一件事情,我想不久就会给你答案。”

    叶枫点点头,似乎知道陈天龙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第四,”陈天龙沉吟下,这才说道:“不久后,真情在线就要离开云南,竹筠是个好女孩,千千也是,好像那个许舒婷也不差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应该如何处理?”叶枫忍不住的问。

    陈天龙耸耸肩,“你让我陪你去打架行,处理感情方面,我没有任何意见。”

    叶枫苦笑,看到陈天龙已经远走,突然问了一句,“司马照,你祖上是不是石匠,不然怎么一张脸总和石头一样?”

    “那你祖上多半是狐狸出身,”陈天龙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,“不然怎么如此工于心计?”

    望着陈天龙的远走,叶枫也是耸耸肩头,喃喃自语,“一切到了结束的时候?我怎么觉得困难才是刚刚开始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