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七十七节 谋事在人
    枫看起来有些沮丧,晏南却是得意的笑,“叶少,你我不住,我要真的是凶手,这会儿多半早就吓的魂飞魄散,只是我却是问心无愧,何怕之有?叶枫,你搞出这么多名堂,我觉得反倒证明你是凶手,不然你何以诬陷他人?”

    看到叶枫不答,晏南更是心中有数,大声向马红星道:“马爷,你若是不信,字,就倒着写。”

    陈天龙喃喃自语,“果然是机关算尽太聪明……”

    马红星冷冷的望着叶枫,“叶枫,晏南说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也对也不对。”叶枫嘴角突然一丝诡异的微笑,“晏南,你可知道我为什么无法招来马公子的魂魄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在骗人。”晏南毫不犹豫,“因为你想找个替死鬼。”

    “你错了,”叶枫轻轻叹息一声,“我招不来马公子的魂魄,只是因为他还没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骗人!”晏南厉声喝道,“他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的晏南突然止住话题,脸上有了一丝慌张,转瞬平静。

    马红星眼中闪过一丝厉芒,叶枫却是笑了起来,“是呀,他怎么可能不死,他被你们乱枪打中车子,连人带车的掉入江中,不死才怪。”

    晏南满脸通红,望了一眼马红星,“叶枫,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”

    叶枫大笑了起来。“晏南,你真地以为你做的事情没有人知道,别人也就对你无可奈何?”

    “叶枫,你总是虚言恫吓,累不累?”晏南嘴角一丝嘲弄,“我知道你对沈门不满,我又是沈少的手下,所以这才想把罪名扣在我的头上,进而诬陷沈少和沈门。只是你打错了算盘,也太小看了马爷的智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以为这件血衣是在车子里面取来?”叶枫脸色一扳,“那你就大错特错,这件衣服是我从马海亮身上亲手剥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晏南目光一动,“叶枫,那看样真是你亲手杀死马公子!”

    叶枫笑了起来,“那你还是大错特错。马公子现在的确没死,只是昏迷不醒罢了,我是等不及他醒转,可是他终有醒转指控凶手的那一天!”

    晏南脸色微变,“那敢情好,真地恭喜马爷,只是你怎么不带马爷过去看看?这可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拿你的确无可奈何。”叶枫叹息一口气,“可是等到马海亮醒转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一个铃声突然间响了起来,吓了众人一跳,叶枫伸手拿出手机,只是接听了几句,脸上突然露出狂喜之色。

    众人见过叶枫的沉稳,见过叶枫的狡猾。见过叶枫太多太多的表情,可是从来没有见过叶枫竟然有如此高兴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马上运过来。”叶枫突然仰天大笑起来,众人面面相觑,不知所以。等到叶枫止住笑声,这才目光一凝,冷冷地望着晏南,“晏南。看起来真的天网恢恢。疏而不漏。马海亮已经醒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晏南脸色不变,背心全是冷汗。轻轻的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叶枫不再望他,霍然扭头望向马红星,“马爷,我让他们立即带马公子过来,管保无恙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骗谁。”晏南冷笑连连,“谁都知道马公子就算不死,清醒过来,又如何经得住折腾。这里距离市区遥远,你真的以为别人都会和你一样傻傻的等待?”

    “我会等。”马红星淡淡的说了一句,“无论我信不信叶枫,等一会儿又有何妨?”

    晏南心中一颤,强笑道:“马爷说等得,当然等得,只是不知道要等多久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太久。”叶枫笑了起来,“直升飞机送过来,又能要多久?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有些诧异,更是感慨叶枫的实力,叶枫却是举目远眺,一脸自信地微笑。

    等待过程中,众人心跳好像都是清晰可闻,晏南隐有不安,垂头握紧拳头。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叶枫突然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其实不等他喊,众人已经听到天空轰轰隆隆的声音传了过来,不由自主的抬头向天空望过去,晏南脸色微变,却还是保持镇定。

    一架直升飞机轰轰隆隆的飞了过来,见到山顶的篝火,盘旋不久,竟然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如今是黑夜,只凭篝火,驾驶员就敢着陆,众人不仅佩服他的驾驶技术,艺高胆大。

    只是螺旋桨带动风声阵阵,吹动风沙草木涌起扑来,众人不由都是后退。

    飞机才落了下来,两个人已经抬着一个担架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二人落地沉稳,竟然是身手不弱。众人不约而同的向担架上望了过去,看到担架上那人包的和粽子一样,只是露出了半张脸来,黑暗中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马红星却已经毫不犹豫冲了过去,只看了一眼,失声惊呼,“海亮,你真地没死!”

    担架上的人口气衰弱,只是叫了一声,“爹。”众人竟然听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晏南看到担架上人半张脸的时候,已经脸色大变,听到他们对话,脸如死灰,眼看众人没有注意自己,已经无声无息的向后面退去。

    一个人霍然挡在晏南的面前,淡淡道:“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晏南一愣,已经看出正是铁中正。不等他反应,马红星已经霍然转身,高喝了一声,“晏南!”

    晏南心胆俱寒,伸手掏枪,铁中正出手如电,已经抓住他的手腕,夺过他地手枪。

    只觉得手腕有如被铁箍束缚一样,无力反抗,晏南双腿一软,已经跪了下来,“马爷,不关我事,所有地事情都是沈孝天安排。”

    马红星脸寒如冰,缓步走了过来,伸手接过铁中正地手枪,顶在晏南的头顶,喃喃道:“果然是你们。”

    晏南看到马红星脸上地寒意,丝毫不怀疑他会杀了自己,放声大呼道:“马爷,马公子既然没死,一切都是沈孝天和花爷安排,冤有头债有主,我求你放过我的小命……”

    他呼声未完,‘乒’的一声大响,打破了沉寂,也打断了晏南的惨呼。

    晏南脑门冒出汨汨鲜血,目光转瞬变的黯淡,身子晃了两晃,一头向地上栽倒,再没有了声息。

    众人都是凛然不语,一片静寂。

    马红星却是霍然转身,持枪指着叶枫,冷声喝问,“我儿子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他此话一出,众人差点晕了过去。有的以为马红星是激动过度,忘记了马海亮就在身边,叶枫却是叹息一口气,“他其实还在昏迷,我尽了全力,还是不能救他醒转。到底能否醒来,我只能说是天意。”

    众人更是大奇,齐齐的望向担架上叫爹的那人,却看到那人已经跳了下来,扯开脸上的缠绕的纱布,缓步走了过来。他侧面看起来和马海亮颇为相似,只是扯掉纱布的时候,众人才发现他并非马海亮!

    马红星垂下枪来,目光黯然,喃喃道: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叶枫缓步走了过来,“马爷,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。马公子现在情况不错,只要你有信心,只要你真的关心他,我想他一定能够醒转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有信心,只要关心他。”马红星喃喃念道,终于露出感慨,轻轻拍拍叶枫的肩头,“叶枫,你不错。”

    众人又是叹息,这才明白原来叶枫还是做戏。他和马红星一唱一和,终于唬的晏南吐露真相,叶枫不错,这已经是马爷给旁人最高的评价,只是众人都是感慨,这个叶枫,值得马爷的夸奖,他的言行举止看起来真的天衣无缝,众人都是事后才明白他一直在演戏,只是回忆当时,又是不由叹服。

    “我想去看看海亮。”马红星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叶枫点头,从飞机上招呼下来一人,正是宋公明,“带马爷去见马公子。”

    宋公明点头,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马红星才想举步,叶枫突然叫了一声,“马爷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马红星止步。

    “现在已经证明,俞少卿和杜桥和此事无关,不知道你能否……”

    马红星笑笑,摆摆手,“叶枫,你不错。你放心,我马红星绝非滥杀无辜之人,他们既然是冤枉,我会让手下放人。只是沈孝天,”马红星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恨意,扭头望向铁中正,“中正,你带人提沈孝天的人头来见我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