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七十六节 招魂
    人都是荷枪实弹,可是动作轻快飘逸,爬山极为矫健之下,不由感叹,马红星和陈天龙的手下果然名不虚传!

    山虽不高,却也花费众人不少的时间,等到就要接近山顶的时候,火光反倒不见。

    这当然也是一种盲点,你离的越近,反倒会少了很多发现。

    众人虽然戒备,可是觉得人多势众,丝毫没有畏惧,只是面对就算马红星都要谨慎对待的对手,不由兴奋。

    铁中正一直跟在马红星的身后,突然低声说道:“马爷,你说叶枫会不会有诈?”

    马红星双眉紧蹙,“兵分两路。”

    众人跃上山顶的时候,这才发现山顶竟然有个诺大的平台,颇为开阔。不远处燃着熊熊的篝火,噼噼啪啪,很是猛烈。

    一个人背向而立,面对山崖,微笑说道:“你们终于来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一愣,马红星却是凝望着背立那人,凝声问,“叶枫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叶枫缓缓转过身来,山风一吹,衣袂浮动,淡然自若,“马爷,你好,我已经恭候多时。”

    马红星望了一眼晏南后,目光却已经落在了叶枫身旁的一张香案上,拧起眉头,“叶枫,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叶枫目光从陈天龙身上划过,落在了晏南的身上,一字字道:“招魂。”

    “招魂?”众人突然发现叶枫地脸上好像有了一丝诡异。这种氛围,这种环境,心中不由都有了异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招魂?”马红星也有些诧异,转瞬脸色如常,“招谁的魂,是不是招你自己的?”

    叶枫淡淡的笑,“我知道马爷一直都以为是我派人杀了马海亮,到现在还不和我拳头相见,实在让我佩服马爷的冷静。可是你真觉得,是我杀了马海亮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和海亮的关系并不好,我更知道,你三番四次去找海亮的麻烦,甚至为了方竹筠的演唱会,派人掳走了马海亮。我还知道。杜桥是俞少卿地兄弟,俞少卿又是你的朋友,杜桥去砍海亮的时候,最少十个人当场看见。”马红星沉声道:“叶枫,如果你是我,你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“看来我的嫌疑真的不小,但是马公子魂游天际。我也百口莫辩。”叶枫笑容发苦,“可是我好在找了个方法,可以证明我的清白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马红星眉头一动,“怎么证明。”

    晏南看起来也是狐疑不定,陈天龙却是冷声笑道:“叶枫,你如今就算是玲珑心思,也逃不脱杀害马海亮的罪名,我不知道你还有什么把戏!”

    “把戏?”叶枫望了陈天龙一眼。“陈当家,你好像对我很有偏见!”

    “我只对凶手有偏见。”陈天龙冷笑。

    马红星终于说道:“叶枫,虽然你地嫌疑最大,但是我总要给你个证明清白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叶枫神色一振,伸手一指供桌,上面一根铁线,竟然平放着一根筷子。看起来和指南针仿佛。“我知道冤死他乡的魂魄。找不到归途,一般都会就在附近游荡……”

    他声音低沉。听起来有一股魔力,众人不知道为何,心中竟然升起一股寒意。

    叶枫伸手桌底一抄,竟然从香案下拿出件褐迹斑斑的衣服。

    马红星神色惨变,“叶枫,这是谁的衣服?”

    “这是马公子的衣服。”晏南神色一动,大声说道:“我看到马公子穿过,叶枫,你有马公子的血衣,难道到现在还不承认自己就是凶手?”

    陈天龙也是叹息一口气,“看起来真地是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!”

    马红星目光一寒,握紧拳头,上前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这是马公子的血衣?”叶枫叹息一口气,不经意的望了晏南和陈天龙一眼,“看来你们比我要熟悉多了,难道马公子死的时候,你们都在场?”

    晏南一滞,陈天龙看起来也很郁闷。

    叶枫却是淡淡道:“有血衣的不见得是凶手,不然那些警队验尸官不都是凶手?我知道马公子坠江后,就去请求警局的朋友帮忙,天幸可怜,让他们在车子里面发现马公子的血衣,我才要了过来,不然怎样招魂?”

    一件很有嫌疑的事情让叶枫一说,竟然变地合情合理,马红星疑惑不定,“那你要海亮的血衣做什么?”

    叶枫转头望向马红星,神色凛然,“我想马爷在洪门很

    知道中国有太多所谓的旁门左道。江西的赶尸,闽然被人斥责为迷信,灵异之处我想见多识广的马爷也会目睹。”

    马红星默然。

    “招魂之术,我是略有涉猎,”叶枫不急不缓,“马爷也应该知道我叶枫是个才子,虽然的不是什么天文地理,无所不通,对于这种法门,却也有所涉猎。今日再过一刻,就是此地阴气最盛之时,叶枫不才,愿用招魂之法请来马公子为自己申冤。一会儿马公子魂归,这指凶针转向哪个,哪个才是真正地凶手。”

    “荒谬,荒谬绝伦。”陈天龙连连冷笑,示意不信,“叶枫,你以为以马兄地见识,会信你地无稽之谈?”

    叶枫望了陈天龙一眼,“常言道,做贼心虚,陈当家三番四次阻止我来申冤,莫非杀死马公子的凶手是你?”

    陈天龙脸色一沉,青筋暴起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叶枫却是毫不退让,“我只知道白家对我没有好感,而你陈天龙对我更是横挑鼻子竖挑眼!白家如果为了阻挡我和洪门合作,杀了马海亮,嫁祸给我叶枫也是大有可能!”

    此话一说,四周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陈天龙死死地望着叶枫,沉声道:“叶枫,等到马兄和你算账后,我也想找你算算。”

    “悉听尊便。”叶枫毫不示弱,已经将血衣供奉在香案之上,冷冷问道:“还有谁想要反对我招魂?”

    晏南看了陈天龙一眼,想要反对却已无言。

    “招魂之法必须使用死者衣服,”叶枫伸手从香案下取出香坛祭香,摆放动作熟练,“这样因为衣服染上人身上的肌肤气息,魂魄在阴时最盛之际才会被衣服吸引,返回鸣冤。”

    叶枫说话的功夫已经点燃香烛纸钱,面向北方,他的动作从容不迫,众人很多就算不信,在这种环境也是未免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叶枫凝望北方山崖,突然大喝三声,“马海亮归来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沉着有力,震撼人心,众人心中一凛,突然感觉到一股阴风吹来,吹起纸灰,旋转不停。

    众人骇然,虽然都是铁打的胆子,也是不由的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香灰吹起,呈螺旋之状,转瞬扑到香案之上,呼的一声。

    声音一过,叶枫所说的指凶针已经团团乱转起来,等到静止下来,赫然指着晏南的方向。

    叶枫叹息一声,扭头大喝,“晏南,凶手原来是你!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心中一凛,霍然转头,就算是马红星都是疑惑不定,冷冷的望着晏南,目光如刀。

    晏南脸色惨白,却还是屹然不动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果然不假。”叶枫叹息一口气,“没有想到马公子的魂魄为他指出真凶,晏南,你还有什么可说?”

    晏南突然笑了起来,笑的很开心的样子,马红星却是冷冷的望着晏南,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叶枫呀叶枫,我不能不佩服你。”晏南止住了笑,伸手向马爷躬身一礼,“他这点把戏果然唬人,要是不知道的话,多半被他骇住,不过我是问心无愧,反倒看穿了他的把戏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叶枫微微皱眉,“你不信这招魂之法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不信,”晏南摇头,“叶枫,现在什么年代,还有鬼怪之说。我知道你不是利用的迷信,而应该是极为高明的科技才对。”

    马红星目光一动,怀疑的目光已经望向了叶枫。

    叶枫神色一变,“高科技?我怎么没有看到?”

    “你这根所谓的指凶针在我看来,绝非寻常的木头,而不过是外边涂抹了一层木头光泽的掩护,其实仍然是金属。”晏南看到叶枫脸色微变,心中大定,侃侃而谈,“而所谓的祭香纸钱,不过是的障眼之法。我想这香案之下肯定有什么高科技的鼓风机和电磁场,让这个什么指凶针神不知鬼不觉的受你操纵,你喊着招魂,却是利用这些东西设计把指凶针指向我,对我进行污蔑,叶枫呀叶枫,你这真所谓机关算尽太聪明。”

    叶枫轻轻叹息一声,喃喃自语,“这都唬不住你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