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七十四节 烽烟四起
    在豪华轿车里面沈孝天早早的到了约会地点,望着对的超市,人来人往。

    晏南坐在司机的位置上,坐在车子里面的还有两个保镖,谨慎的望着窗外,忠心耿耿。

    沈孝天现在到哪里都喜欢带上保镖,就算和春若兰约会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因为他想要显示气势,显示自己多么有实力,而是因为心里没底。平生不做亏心事,半夜敲门人不惊,沈孝天以前的时候,总是觉得身边的保镖有些多余,他总是对负责人说,自己没有事,有这个人力,可以去做些别的事情。可是现在的他却觉得保镖是必须,这是不是因为他做了什么亏心事?

    约定的时间已到,春若兰却没有来,沈孝天脸上并没有显示什么不满,女人要哄得,也要等得,他对这个还是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是男人都知道,对于没有钓上来的鱼,肯定要多花些鱼饵,多花些耐心,等到上钩后,就可以不予理会,任鱼怎么跳,都跳不出水桶,沈孝天嘴角一丝微笑,目光闪动。

    突然看到了什么,沈孝天的神色有些异样,推了下身边的晏南,眼神示意。

    晏南愣了下,扭头向车窗外望过去,也是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是他们?”沈孝天轻声问道,虽然知道车窗外的人绝对无法听到他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没错,是他们。”晏南肯定地点头。“沈少,他们三个都是叶枫的手下,一个叫史禁,另外两个是宋公明和林通,我见过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到这里做什么?”沈孝天心中一动,“他们好像一直都是和叶枫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晏南也有一丝兴奋,“他们好像是去采购吃的!”

    二人都是心中一动,看的目不转睛,如果采购吃的。那就有点耐人寻味,叶枫现在不能露头,他们几个是不是买了食物,准备躲避一段时间风头再说?

    看到水浒三杰进入超市后,沈孝天已经下了个决定,“晏南,马上派人跟踪他们三个。看看他们到底要去哪里。”

    水浒三杰进入超市没有多久,已经拿了满满的几袋子食物走了出来,鬼头鬼脑的把食物丢到一辆面包车里面,扬长而去,却没有注意到身后跟着一辆黑色的轿车。

    沈孝天站在那里微微的笑,却还是多少有些担心,他只怕水浒三杰发现晏南地行踪。他如此的全神贯注。甚至就算春若兰走到身边的时候,都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春若兰看到沈孝天转过头来的时候,抿去眼中的嘲弄,“孝天,你在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沈孝天的目光从远去面包车上移了回来,“若兰,今天你要去哪里玩,我知道这附近有个俱乐部不错……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陈天龙和马红星很少有在一起的时候。虽然他们两个人都是闻名洪门,但是单独相处地机会并不多。

    “叶枫难道真的变成了空气?”马红星脸色阴冷,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“他最后一次露面是在厉家。”陈天龙沉声道:“这小子神出鬼没,我只后悔当初找人砍他,没有下了死令。只是厉家没有对他拦截,实在是件奇怪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马红星眼中一丝冷意,“马家就算不靠别人。不见得抓不住叶枫。”

    一个手下疾步的走了上来。才要凑上来说话。马红星已经一挥手,“直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沈孝天的手下晏南想要见你。”手下汇报。

    马红星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。扭头望向陈天龙,“天龙,你觉得他找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陈天龙没有笑容,现在显然不是笑的时候,“你见了他自然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他回答地很没礼貌,马红星却是司空见惯,本事大的人向来脾气也大。

    嘴角咧出一丝笑,马红星应了一句,“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晏南见到陈天龙也在场的时候,多少有些诧异,也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像这种告密的事情,就如同情人私会一样,多了一个人,浪漫的事情就变得和捉奸在床一样狼狈。

    虽然不想陈天龙在场,可是晏南毕竟不敢说出来,在这里,他还不够资格。

    “你来这里什么事?”马红星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马爷,是这样,”晏南咳嗽一声,“沈门对于马公子的死,深表遗憾和同情,并……”

    “悼词不着急现在说,”马红星冷冷道:“我要在抓到杀我儿子的凶手后,挖出他的

    亲自在我儿子海亮地灵前说。”

    晏南心中一寒,脸上却是不动声色,“不知道马爷找到凶手没有?”

    马红星用力一拍桌子,怒声道:“你来讽刺我找不到叶枫?”

    他这一句话已经认定叶枫是凶手,晏南心中微微兴奋,陈天龙见到马红星的愤怒,却咳嗽一声,“马兄,都知道你丧子之痛,不过我想他们不会如此不知轻重。”

    晏南倒有些诧异,觉得陈天龙对自己还不错,“不是我讽刺马爷,而是叶枫这人实在太过狡猾。”

    “狡猾?”马红星冷声哼道:“沈门出来的哪个不狡猾?”

    晏南正色道:“其实沈少一直都想过来帮助马爷,也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叶枫的下落,而皇天不负有心人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突然发现脖领子竟被抓住,马红星双目血红,厉声问道:“你们发现了叶枫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晏南虽然呼吸不畅,说话倒不困难。

    “他在哪里?”马红星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马爷问话向来都是这种方式?”晏南见到马红星的急怒,心中一动,并不惊惶,“你要知道,自从马爷下了阎王令后,我们沈门也是不眠不休的在找叶枫。”

    马红星凝视着晏南,目光阴寒,最终还是放下了晏南,还为了他整理了一下衣领,“我只希望,你莫要告诉我错误地地方,不然你会知道,戏弄我地代价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岂敢。”晏南卑谦地笑。

    “你们岂敢?”马红星冷笑道:“你以为你们是什么好鸟,据我所知,叶枫以前也是沈门中人,叶枫也是沈孝天的师父,这种欺师灭祖地事情你们都能做出来,还有什么不敢做的事情?”

    晏南脸色一变,霍然直起,怒声道。“马爷,沈门虽然想和你们合作,可是毕竟不求和你们合作,如果马爷不信我们的消息,大可当我晏南刚才放屁!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年轻人,沉不住气。”晏南愤怒的时候,马红星反倒笑了起来,轻轻的挥挥手,“坐吧,到现在为止,看到你的愤怒,我才相信你不会骗我,骗我的人,怎么会有你这种怒气。”

    晏南一怔,反倒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可以说出叶枫的下落。”马红星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他在城南的山里。”晏南犹豫一下,终于说道:“可是现在是否还在,我也不敢肯定。”

    马红星眼中厉芒一闪,喃喃道:“只要他还在,我敢保证,这一次他是插翅难飞!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花铁树再见沈爷的时候,不过几个小时,可是已经是满脸的凝重,沈爷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沈爷,我已经查出了戈林将军的下落。”花铁树说的战战兢兢。

    “他在哪里?”沈爷长叹了一口气,凸现苍老和疲惫。

    花铁树愣了下,突然觉得有些恐惧,他发现眼下的沈爷实在有些老,就是几天的功夫,他好像又已经苍老了几岁,“根据我的消息,戈林将军涉嫌一项有史以来最大的贪污案,正在被司法机关审讯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沈爷双拳握紧,眼中闪过愤怒,“可是你可知道,他为什么会被传讯?”

    “这个,我还没有调查清楚。”花铁树摇头,“可是我总觉得这里有些不太对劲。”

    沈爷霍然站起,怒声喝道:“f**方公布一盘录音带,上面记录你,戈林,还有白城上次谈判的对话,你们所有的谈判内容都被军方掌握的清清楚楚,戈林如何能不被抓?”

    花铁树终于大惊失色,“沈爷,你说什么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绝无可能,”沈爷痛心疾首,“我从来没有想到过,你们竟然会出卖沈门的利益。”

    花铁树咕咚一声已经跪了下来,嗄声道:“沈爷,我当你是我的父亲,我当沈门是我的家,我怎么会出卖沈门的利益?”

    沈爷目光狐疑,望了花铁树半晌,“如果不是你出卖的沈门,那就只剩下一个嫌疑。”

    “沈爷,你是说白城?”花铁树目光闪动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沈爷脸色凝重,“铁树,去找白城过来,他若反抗,就杀了他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