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七十二节 毁灭打击
    到沈爷震怒,张发财反倒放松下来,“沈爷,按照正我只是接管二爷交给我的产业,查明账目,移交给花爷,我实在没有必要每日去查询管账。再说花爷也应该明白,我还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去处理!”

    花铁树点点头,起身走到沈爷的身边,轻轻的拍着沈爷的后背,“沈爷,现在责怪不是办法,我想查明真相才是最紧要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沈爷冷静了下来,冷冷的望了张发财一眼,“你对沈门在f国的产业被冻结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张发财笑容有些发苦,“沈爷,按照正常的程序,产业被冻结不会如此的突然和消息封锁。我今天和花爷调查了一天,发现所有的产业几乎同一时间被冻结,我想这种可能只有一个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解释?”沈爷沉声问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个人原因,因为通知都没有,消息绝对封锁,一丝不露。”张发财看了叶贝宫一眼,缓缓道:“这只能说国家机器开始发挥作用,不然谁有这个实力?”

    众人突然都沉默了下来,沈爷脸沉似水,缓缓点头,“铁树,你联系戈林没有?”

    “一直联系不到。”花铁树看起来终于有些焦急,“我今天去了他的府邸,没有任何人知道他去了哪里!”

    沈爷皱着眉头,颇为苍老,喃喃自语道:“难道戈林出卖了我们。决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那会不会是戈林出了事情?”花铁树忍不住问道,“他虽然和我们摆架子,却从来没有对我们不予理会地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他在f国根深蒂固,出事岂是那么简单的事情。”沈爷心思飞转,“国家机器?”

    抓起了身边的电话,拨通了一个号码,沈爷听了良久,这才缓缓的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沈爷,你给谁在打电话?”花铁树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t先生。”沈爷望了一眼众人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”花铁树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他没有接。”沈爷眉头皱的更紧。中间出来个川字纹,看起来好像是个老虎,只是可惜,更多像是没牙的老虎。

    “贝宫,你对这件事怎么看?”沈爷终于望向了叶贝宫。

    “我?”叶贝宫沉吟下,“这场冻结实在突然,我们现在需要的就是尽快找到症结。然后对症下药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和没说差不多,好像是废话,沈爷却是缓缓点头,“你说地没错,从现在这一刻起,贝宫,铁树。白城,你们三人要尽快的联系相关人员,找到症结所在!”

    白城走出来的时候,看起来神色轻松,并没有什么太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等到叶贝宫走到他面前的时候,白城终于收敛了轻松,取而代之的是略微严肃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老四,我想和你谈谈。你有时间没有?”叶贝宫目光深邃。

    白城笑了起来,“二哥现在都不去调查事情的真相,还有空暇在这里找我聊天,我怎么会没有时间?”

    “对于今天沈门在f国地财产被冻结,不知道你有什么看法?”叶贝宫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什么看法,”白城叹息一口气,“二哥。如果你真的让我说出看法的话。我只能表示遗憾。”

    叶贝宫笑笑。“其实我昨天就已经知道,坦瑟上校那里被人邮寄了一盘录音带。录音带上记录着你,花铁树,还是有戈林将军上次谈话的内容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白城神色不变,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不可能,”叶贝宫还是笑,眼中却有了无奈,“可是事实就是如此。其实录音带已经邮寄了很久,通过极为隐秘的渠道到了坦瑟上校那里。本来依照戈林将军老谋深算,一盘录音带不能奈何他。可是坦瑟上校一直没有动静,却是暗自把录音带复制一份,交给最高领导。接下来的日子里面,坦瑟上校和所有的人一样,都装作没事一样。等到戈林将军逐步地开始活动,做的事情和录音带中答应的事情一一吻合后,坦瑟上校这才谋定而后动,拿出录音记录,逼宫军方,昨夜军方最高负责已经发了指令,秘密的带走了戈林将军,现在花铁树联系不上他,却不知道戈林正在接受军事法庭的审讯,对外却是保证消息的绝对秘密!”

    白

    的倾听,脸色有些古怪,“原来二哥已经知道戈林的道为什么没有对沈爷说出这些?”

    叶贝宫沉静地望着白城,“我需要解释吗?”

    “你当然不需要。”白城叹息一口气,“你虽然没有对沈爷说这些,我却很高兴二哥能够第一时间告诉我这个消息,看来我也不用东奔西走的去调查。”

    叶贝宫没有理会白城,只是喃喃自语道:“军方震怒,因为这次事件和哥伦比亚黑帮官匪勾结如出一辙,自然结果也是差不到哪里。那次的手法看起来和这次也是极为类似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有点相似。”白城笑的多少有些不自然。

    “无论可能不可能,戈林将军这次已经是绝对不能翻身,”叶贝宫轻轻叹息一声,“坦瑟上校这次可是掌握了足够的证据,戈林一倒后,他的所有亲信转瞬就要被清洗,我想到戈林将军被审问的消息一传出,清洗地活动却已经应该接近尾声。这次清洗地对象固然是戈林将军地亲信,但是沈门的种子大多关联在内,这次沈门不用问,损失惨重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白城表情不变,“那对沈门真地是个不小损失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个不小的损失,这对沈门来说,简直是个毁灭性的打击。”叶贝宫正色道:“沈门在f国的种子这下子损失的七七八八,本来你掌控的不到一半,可是除去你培养的损失大半,连带沈爷掌控的种子也受到了根本性的打击。这次行动极为秘密,我想他几个小时内还不清楚,但是再过几个小时,他恐怕就算联系不上种子,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白城皱着眉头,“到底是谁给的这卷录音带,难道是戈林的手下,当时的人很杂……”

    叶贝宫笑了起来,笑容中有着深深的无奈,“四弟,到现在你还和二哥在装蒜?能够录下录音带的没有几人,可是能交给坦瑟上校的人,只有你一个!你亲手毁了自己培养的种子,果真是个做大事的人!”

    “我?你说我把消息给了坦瑟上校。”白城指着自己的鼻子笑了起来,“我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?”

    “除了你我实在想不到别人。”叶贝宫并没有什么愤怒,只有无奈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这么做,这么做对我有什么好处?”白城还是问。

    “你想离开沈门,和叶枫一样。”叶贝宫毫不犹豫的说,“你虽然一直在沈门,可是你也早就厌倦了沈门的伎俩,其实你大可以走,以你的本事,想走不是难事。你的手段之绝,亲自毁了沈爷的种子,就算我都忍不住的佩服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的很多,可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没有离开沈门,又为什么一直呆在你身边?”白城突然道。

    叶贝宫沉默很久,好像在认真思考,然后说了一句很古怪的话,“我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或许应该谢的是另外一个人。”白城沉声道:“一个已经被你遗忘很久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错了,我没有遗忘。”叶贝宫突然道:“爱一个人,不用挂在嘴边。你爱上一个不幸失语的女人,从来没有提及,难道也是忘记?”

    白城瞳孔收缩,他以为这个秘密除了自己,再也没有人知道,却没有想到叶贝宫竟然了然于心,“你还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还知道,你喜欢她,你爱她,没有什么恩怨色彩,只是一心一意的爱。”叶贝宫口气变的温和,“这和枫儿喜欢方竹筠一样,你为沈门做了太多太多的事情,你本来早就可以离开,去追求你一心想要的生活,但是你没有离开……”

    白城抿着嘴唇,“二哥,原来你什么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是什么都知道,我只是凑巧知道的比一些人多而已。”叶贝宫苦笑,“有的时候,知道的太多的事情只有痛苦,就像叶枫。我知道,以他的性格,他知道了母亲的事情,难免会和沈门决裂,他知道外公的事情,更是不知道如何抉择,我不想这段仇恨延续下去,所以越俎代庖的替叶枫选择,现在虽然失败,可是如果再让我的选择的话,我想我还是不会让他知道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