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七十一节 惊变
    枫一口气说出了心中所想,言语凿凿,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厉随风一直低头不语,听到这里终于抬头望了叶枫一眼,目光中流露出感慨之意。他已经知道母亲这次还是不会成功,因为自从他上次打不倒叶枫后他就已经知道,眼前的这个年轻人,骨头或许不是铁打的,意志却是钢铁凝注,他决定的事情,任何人都无法改变!

    “好一番大义凛然的话。”纪红霞冷笑着鼓掌,不为所动,“我只希望你在马红星和陈天龙面前也能如此硬朗,我不会为难你,可你不要小瞧了马红星和陈天龙,耀地红星过天龙,龙行千里天地红岂是白给,你还年轻,或许不知道他们的力量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好,”叶枫霍然站了起来,打断纪红霞的下文,目光灼灼,“你终究有一日会知道,叶枫没有欺骗所有的人,我叶枫的确谋算了二十年,可是我打动他们的只有是真诚,我叶枫相信这世上毕竟还是清者自清,邪不压正。你说你可以等,我叶枫一样可以等,马红星和我终究会见面,只是希望那时候,你也会在场!我想让你知道,没有厉家,叶枫一样可以对付马红星。”

    叶枫说完这句话,霍然转身,大步离去,头也不回。

    纪红霞怔怔的望着他的背影,轻轻叹息一声,缓缓的坐了下来,头一回感觉如此的无力!

    ***

    纪红霞是个聪明地女人。却不是个聪明的母亲。

    花铁树是个聪明的男人,但是他看起来也不是个聪明的父亲。

    可是无论聪明不聪明,他现在都是感觉到精力充沛,这段时间,他一直处于很亢奋的时期。

    虽然他深谋远虑,即使他沉着冷静,可是面对如今的情况,他还是无法压制心中的兴奋。

    叶贝宫看起来开始节节败退,已经陆续吐出他掌管的财产。可是花铁树并没有掉以轻心,还是小心的应对,谁都不敢轻视叶贝宫,他花铁树也不能。好在他花铁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,他知道叶贝宫虽然强煞,也有弱点,叶贝宫地弱点显然就是沈爷!

    想到这里的花铁树露出了笑容。带有一丝诡异。

    任何人就算强煞,也会有缺点,叶枫的缺点是他对沈孝天的感情,妇人之仁,叶贝宫的缺点就是他对沈爷的忠义,杜桥的缺点是冲动,俞少卿地缺点是兄弟之义。

    一个人。只要能够善于利用别人的缺点,不用大动干戈,就能让对方束手束脚。

    云南那面也传来了好消息,马红星正式的和叶枫宣战。

    花铁树很满意自己的得意之笔,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向来都是他们擅长的谋略。

    杜桥去砍马海亮是事实,马海亮死的神不知,鬼不觉。连人带车掉入了河中,到现在尸骨早已喂鱼也是事实!

    这样一来,就算是神仙也调查不出马海亮到底死在谁手,杜桥是俞少卿的兄弟,俞少卿又是叶枫地朋友,如此一来,洪家责任不可推卸。叶枫也是难能置身事外。

    事实上和花铁树想像的并没有什么两样。他这招借刀杀人的策略很成功。马红星已经下了阎王令,要抓叶枫。听说就算陈天龙都和马红星一条战线,要先抓住叶枫再说。

    叶枫在白家的谋略看起来很不成功,花铁树轻轻叹气,嘴角一丝微笑,仿佛又想到什么。

    仇恨的种子既然已经埋下,要化解岂是轻而易举的事情,叶枫看起来高看了自己,如今他已经是四面楚歌,孝天这孩子,不用做太多的事情,其实只要静观其变即可。

    等到戈林将军搞定所有的一切,无论叶枫和马红星如何,都已经无关痛痒。

    花铁树又轻轻舒了一口气,如今f国局面稳定下来,春星石已经开始和他暗中接触。自己和沈爷商量了一下,直接让孝天这孩子去提亲,结果如想像地那样,春星石只是说再考虑几天。

    春若兰就算不喜欢沈孝天,那也是无所谓的事情,他们的婚姻本来就是为了权势而服务,大家都是明白人,都知道为自己捞取最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再过几天就是沈爷的生日,花铁树想到这里的时候,拿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无论沈门如何改变,即使四兄弟早就分崩离析,可是他要向别人表明,他花铁树对于沈爷的尊敬不会改变。

    这些年地风风雨雨,能够和沈爷走到最后地不是叶贝宫,而是他花铁树。对沈爷最忠心地不是死鬼金梦来,也是他花铁树。

    他花铁树是个鞠躬尽瘁的诸葛亮,就算儿子死了

    会责怪沈爷一分,这次沈爷地九十大寿他要好好操办能含糊。

    他要打的电话是f国的一个金店,那里以盛产金佛而著称,他决定花重金给沈爷打造个金佛。

    他决定在金佛上雕刻四个字,仁手佛心,他准备让沈爷好好高兴一下,沈爷最近有点累,这让他花铁树多少有些内疚。

    当然重金是重金,重金花的也是沈门的钱,那个金店就是沈门在f国的产业,花铁树知道这点其实也不算久。

    沈门的产业之多就算他花铁树见多识广,也是脸红心跳,拨通了可以背下来的号码,花铁树径直说道:“给我做一尊金佛,我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抱歉,这里不做生意。”

    花铁树愣了下,脸上有些异样,半晌才道:“不做?你知道我是谁?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的声音没有诚惶诚恐,只有冷峻异常,“我不管你是谁,这里已经不做任何人的生意。”

    花铁树差点气晕了过去,“你是谁,去叫你们经理来。”

    电话虽然方便,可是很多事情也不方便,花铁树听到那面的声音和前几日的相比,好像北极赤道一样,如何不怒,他只是恨不得把手沿着电话线伸过去,重重给对方一记耳光。

    “你又是谁?”电话里面冷冷问。

    “我是花铁树。”花铁树已经决定,这个员工马上要炒掉。

    “花铁树?”那面的声音没有任何激动和惶恐,“我是国家审计人员,本店已经歇业。”

    放下电话的花铁树有些发愣,转瞬脸上露出惶恐和紧张,飞快的拿起了电话,拨通了一个号码,“张发财,马上到我这里来。”

    张发财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,可是最快也用了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在这段时间内,花铁树的一颗心被冰封了一样。

    他打了最少不下十个电话,可是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,不止那家金店,张发财提供所有沈门名下的产业都被冰封!

    他本来以为到手的是金山,可是眼下看到,他到手的竟然是冰山!

    张发财久久不来,花铁树几乎以为他已经叛变,想要诏令手下通缉张发财,他终于知道被最亲信的人出卖的痛苦。

    张发财终于还是赶来,满头的大汗,一张脸上黄油洗过一样,喘息连连,“花爷,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什么事?”花铁树冷冷的望着张发财,“你在哪里,怎么这么久才来?”

    张发财有些苦笑,“花爷,我在查账。”

    “查账查账,这是怎么回事?”花铁树丢出了账本,冷冷问道:“为什么所有的产业都被冻结?”

    张发财愣了下,难以置信的问道:“花爷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看到张发财的惊诧,花铁树狐疑不定,“你难道不知道,你给我的名单中沈门的产业,如今已经全部被冻结?”

    张发财接过账本,看了一眼,难以置信的摇头,“绝无可能。”

    他拿起电话拨了几个号码后,脸上也是露出惊骇的神色,“花爷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花铁树一直盯着他的脸色,缓缓的站了起来,“我想我们应该马上去问个明白。”

    花铁树再坐下来的时候,已经足足的过去了一天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一天不过是二十四个小时,可是这一天对于花铁树而言,简直比一年还要难熬,沈爷坐在他对面,叶贝宫和白城竟然也在。

    沈爷,花铁树,叶贝宫,白城和张发财都算是沈门重量级别的人物,也难得再一次的重聚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贝宫,这是怎么回事?”沈爷表情倒还算平静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因为我在这之前,已经把f国所有的生意和张发财清点了一遍,正式的交接,自从那以后,我没有再插手f国方面的生意。”叶贝宫摇头,目光望向了张发财,“发财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发财只有冒汗的功夫,听到叶贝宫的询问,一张脸和苦瓜一样,“二爷,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”沈爷用力一拍桌子,霍然站起,“所有的产业被无声无息的冻结,连个理由都没有,这么大的事情你说不知道,你张发财的脑袋什么做的,石膏吗?”

    沈爷头一回有如此愤怒的表情,咳嗽个不停,众人一片惊凛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