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六十九节 棋高一着
    枫说的有意无意,沈孝天多少有些尴尬道:“那应该父向来神机妙算,既然能来这里,显然知道马红星找不到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画龙画虎难画骨,知人知面不知心,”叶枫笑道:“我就算神机妙算,可也猜不到很多人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到底马海亮是不是你杀的?如果真的不是,我想凭借沈门的面子,我可以和他们解释一下。”沈孝天终于转移了话题,不想在这里做过多的讨论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哪个孙子动的手。”叶枫还是笑,“反正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听了脸没有红,脚面却好像红了起来,叶枫随口说的一句话好像都是一语双关,脸上很是愤恨,“师父,的确有人卑鄙无耻,可你总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知道了。”叶枫向二人礼貌的点点头,施施然的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沈孝天看起来还想亲自去送,望了一眼春若兰,终于还是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若兰,我没有想到你今天会找师父来。”沈孝天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可怜。

    “孝天,我还是忘记不了叶枫。”春若兰叹息一声,“你会原谅我吗?”

    沈孝天隔着桌子,想要去抓春若兰的手,却发现桌子直径实在大于手长,只好放弃。

    “若兰,我知道,初恋在所有人的心目中,永远是最美好。我也知道,你对师父地感觉远远要早于我。我不会强迫你忘记。”沈孝天握不住春若兰的手,只好握住眼前的茶杯,好在都是有着温暖的共同特征。

    “那你的初恋是哪个?”春若兰突然问。

    “是你。”沈孝天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春若兰眼中闪过一丝感动,喃喃道:“孝天,其实我并没有你想像的那么好,你知道我几年前就认识叶枫,而且,他那时候是个花花公子,并不像现在这么老实。我和他……”

    春若兰说的欲言又止,就算老牛都能听出言下之意。

    沈孝天却是脸色不变,只是很真诚的望着春若兰,“若兰,我不管你以前怎么样,我只想以后好好的爱你。爱一个人,不会在意她地过去。只会想着永远的将来,我知道,我不如叶枫优秀,我也不像他聪明,我比不上他会说话,能打动女人的心思,但是我有一颗真诚的心。我对你的心意,永远不会改变。我只求你给我一个机会证明,我会让时间证明我的真心。”

    春若兰似乎也被沈孝天的真诚打动,“孝天,我,我真地不知道如何抉择,你给我几天的时间再考虑一下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沈孝天毫不犹豫的点头。“若兰,你只管考虑,我会等你,等到地老天荒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说的有些肉麻,春若兰看起来却很享受。这让沈孝天不由想起花铁树说过的一句话,女人是需要哄,也是需要时间陪。恋爱中的女人。向来也是喜欢肉麻的话。这是不是说明,春若兰和他已经进入了恋爱状态?

    “若兰。今天你有没有时间?我知道这附近有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孝天,你先走吧。”春若兰摇摇头,“我有些累,只想单独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听到她说单独两个字,知趣地站了起来,“那好,若兰,你好好休息,需要我的时候,只要打我电话,我随时会到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孝天。”春若兰嫣然一笑。

    沈孝天等了片刻,没有等到想像中的吻别,只好讪讪的离去。

    走下楼的时候,沈孝天已经怒火中烧,尤其想着春若兰说的最后几句,我几年前就认识叶枫,他并不老实,他那时候还是个花花公子,更是觉得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沈孝天不知道春若兰这是什么意思,可是感觉却如吞了个苍蝇在肚子里面,春若兰是不是暗示,她已经和叶枫上过床?沈孝天真的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。

    才走出了酒店,晏南已经走了过来,“沈少。”

    “马家抓住叶枫没有?”沈孝天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晏南摇头。

    “马家这些废物,”沈孝天忍不住的低声骂,“他们吃屎长大地?不是让他们埋伏在外边,怎么抓不住一个叶枫?”

    “马家人到了。”晏南用眼睛示意下周围,“这四周最少有十数个马家的好手,看来马红星真的想要抓住叶枫,可是叶枫根本没有出来过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一怔,转瞬想到春若兰也没有出来,不由妒火中烧

    得春若兰也没有出来,难道叶枫并没有出酒店,却去直接去开房幽会?

    “那叶枫肯定还在这里。”沈孝天正要向楼上冲去,却看到春若兰走了出来,不由止住了脚步,露出了笑容,“若兰,你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一阵轰鸣声从头顶的天空传了过来,众人都是抬头望天,看到一架直升飞机从头顶飞过,沈孝天没有想到什么,春若兰却是抬头望过去,笑着说道:“原来叶枫真的坐飞机来的,我还以为他是骗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沈孝天一愣。

    春若兰眼中一丝狡黠,“他说现在不安全,所以换了交通工具,坐直升飞机来,坐直升飞机走,他把飞机停在酒店的顶层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沈孝天愕然,目瞪口呆地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有地时候,棋差一招看起来粗心大意,并非技不如人,可是很多人不明白,这里差着相当大地因素。

    沈孝天对阵叶枫的时候,总是觉得束手束脚,事后又觉得,他不过比自己多走一步而已。

    可恰恰是这一步,就让他总是不能击败叶枫。

    他发现了叶枫地行踪,其实一直都很激动。在和叶枫喝茶的功夫,他借口打翻茶杯的那一刻,镇定自若的出去打了个电话给晏南,他觉得自己表现的很入戏,都想忍不住的佩服自己。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马红星现在已经下了阎王令,也知道或许叶枫不是那么容易被抓住,但是他们火并起来,对自己总没有坏处。

    可是他从来没有想到过,叶枫的交通工具竟然变成了直升飞机,想要抓他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望着远去的直升飞机,沈孝天只能咬牙,这一次他又败了,每次事后他还是不觉得叶枫有什么高明,他也坐得起直升飞机。叶枫所有的招式看起来都是平平淡淡,可是为什么他沈孝天事先总是意料不到?

    带着这些疑惑的沈孝天回到了住所,一肚子闷气无从发作。

    晏南走了进来,轻声道:“沈少,洪奇峰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来做什么?”沈孝天没好气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现在有些焦头烂额,”晏南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沈少,你也知道他焦头烂额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嘴角终于浮出一丝笑意,好像想到了什么,摆摆手道:“我马上去见他。”

    洪奇峰是个小人物,可是小人物也有办大事的时候,沈孝天并不想这么快的放弃这枚棋子。

    他今天其实还是应该比较高兴,因为他凑巧听到了春若兰和叶枫说的一段话。白洪厉马四家都在和叶枫为敌,只要再争取到春家,叶枫还有什么戏唱?

    只是想到春若兰,就想到她对自己说的那句话,你知道那个时候的叶枫不老实,沈孝天觉得有些恶心,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自以为是的可笑,如果他能够决定的话,他决定追求到春若兰,然后再毫不犹豫的甩了她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除了联姻,对于春家真的没有别的方法。这个女人只以为自己与众不同,却不知道她只是身份不同,沈孝天有些憎恶的想到。

    见到洪奇峰的时候,沈孝天差点想问一句,你哪位呀?

    洪奇峰消瘦了很多,眼圈也是深陷,看起来营养不良很久。

    “沈少,到底怎么回事?”见到沈孝天走进大厅,洪奇峰霍然站起。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回事?”沈孝天装着糊涂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警方总是找我的麻烦?我现在百口莫辩,家族的人都对我产生了怀疑。”洪奇峰气愤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怀疑是我让警方这么做的吧?”沈孝天把真相当作儿戏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不是。”洪奇峰吓了一跳,苦着脸道:“可是警方总是这么折腾,洪家的人已经开始怀疑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杀了洪爷没有?”沈孝天突然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没有。”洪奇峰骇然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怕什么。”沈孝天拍拍洪奇峰的肩头,“你问心无愧,你要知道清者自清的道理。为什么警方总是找你问话,我觉得应该是叶枫在搞鬼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