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六十八节 盲点
    枫在马红星下出通缉令的时候,正坐在五星级大酒店茶。

    他喝的虽然不是大红袍,并非价值千金,不过一口喝下去,也是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可是他的心思显然不在喝茶,他轻轻的皱着眉头,显然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一个人轻轻走过来的时候,叶枫终于停止了思考,抬头望了一眼,“若兰,你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来人香风一阵,翩然坐下,赫然就是春若兰

    “你还有心情喝茶?”春若兰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让我喝什么?”叶枫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应该找点安眠药喝下去。”春若兰叹息一声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哦?”叶枫扬扬眉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消息灵通人士难道还不知道,”春若兰多少有些诧异,“马红星打残了杜桥,抓了俞少卿,如今已经下了阎王令找你,生死不计?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叶枫应了一句,继续喝茶。

    春若兰眼中一抹诧异,“你不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我信。”叶枫放下茶杯,“可是我还是想喝茶,而不是想喝药。”

    春若兰笑了起来,双眸眯缝成了弯弯的月牙,颇为可爱,“叶枫还是叶枫,能别人所不能。别人要是听到这个消息,早就隐忍逃命,可你偏偏没事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今天找我到这里,难道就是说这些废话?”叶枫笑道:“无论他抓不抓我。我想这个时候,这个地方现在应该是马红星视线地盲点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盲点?”春若兰皱了下眉头。

    “不错,每个人视线都有盲点,又叫做马利奥特盲点,”叶枫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人眼有一处没有视觉细胞,即使光照在上面,也不会产生光感,所以视觉中这一部分就看不到物体,这个生理上的视觉缺陷部分就叫做盲点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看出来你还是个生理学家。”春若兰微笑道:“你现在想的多半不是马红星的盲点。而是你自己的盲点。或者说,你发现了一处自己一直没有想到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叶枫端起了茶杯,轻轻的抿了一口,缓缓放下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有条不紊,可是眼中终于流露出钦佩地神色,“若兰,你实在是我见过最为聪明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见得。”春若兰叹息一口气,“聪明的女人只会装的很笨,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大智若愚这句话,你就是我见过大智若愚的典型。”

    叶枫笑着摆摆手,“你今天来到这里,当然不是和我谈论大智若愚的问题?”

    “我想请你帮忙做个决定。”春若兰嘴角一丝浅笑,“除了邀请你。我还找了一个人,你认识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谁?”叶枫微微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“你猜。”春若兰笑道。

    叶枫有些挠头,不知道为什么每个女人都喜欢玩这种游戏,“我认识地人可以从这里排到玉龙雪山。”

    说出这句话的叶枫突然想起了千千,也想起了许舒婷,嘴角一丝苦涩的笑。

    “是个男人。”春若兰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你总不会请了沈孝天吧?”叶枫叹息一声,望向了对面的镜子。

    “你真聪明。你怎么猜到的?”春若兰有些惊诧,目光却望向叶枫的身后。

    叶枫缓缓转过头去,然后就看到沈孝天一张诧异的脸。

    “师父,若兰……”沈孝天脸上地失望就算是瞎子都能看出来,“我没有想到师父也会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我应该在哪里?”叶枫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听到叶枫的询问,沈孝天脸上有了一丝古怪,关切的走上前一步。“师父。你好像有了麻烦。我听手下说,洪门的马红星在找你。生死不计,你要小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的关切看起来发自内心,叶枫点点头,不咸不淡的说道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刚才叶枫和春若兰都是谈笑甚欢,突然来个沈孝天,场面有着说不出的别扭。

    叶枫终于开口,“若兰,你找我们过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请你给点建议。”春若兰望了一眼沈孝天,“孝天,坐呀,怎么和木桩子一样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有些受宠若惊,坐了下来,一双手简直不知道放在哪里。

    “哦?”叶枫望了一眼沈孝天,“

    议?”

    “叶枫你是个大忙人,现在多半不知道,昨天孝天已经正式向春家提亲了。”春若兰声音柔和,抛出了爆炸性的新闻。

    “哦?”叶枫除了哦字,好像不会再说其他,他端茶地手都不抖一下,只是又补充了一句,“那恭喜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什么建议吗?”春若兰眼中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“建议?”叶枫认真想了一下,“这里九州大酒店经理我很熟,如果你们在那里准备婚礼,我可以让朋友给你们打个八折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脸色有些苍白,“师父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叶枫已经说过,他们之间不需要师徒称呼,可是沈孝天总是不能改口。

    叶枫也不纠正,“不费心,不费心,你们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,我就算费心也是应该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拿起了茶杯,手竟然有些不稳,倒了一身,有些歉然的站了起来,“不好意思,我出去一下。”

    春若兰笑了起来,“看把你慌张的,求婚又不是去发昏,至于这样手足无措?”

    沈孝天走了出去,叶枫只是望着茶杯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叶枫,你说孝天会不会打电话给马红星?”春若兰突然问。

    “哦?”叶枫嘴角一翘,有些讥讽。

    “他故意弄倒了茶杯,就是要借口出去通知你的行踪,他的脸皮并没有想象的那么薄,他这个人现在也没有表现地那么慌乱。”春若兰笑着说道,好像说着一件很有趣地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对他看起来也很了解,”叶枫并不惊惶,“恭喜你终于找到一个棋逢对手地丈夫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夸奖还是讽刺?”春若兰忍不住的问。

    “一半一半。”叶枫笑道。

    “叶枫,你真地对局势一点不担忧?”春若兰轻轻叹息一声,“你知道你现在的处境有多恶劣?”

    “有多恶劣?”叶枫随口问道,目光却是从对面的镜子一晃而过,那里有个人影遮遮掩掩的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洪家现在视你们为仇敌,洪奇峰和曹子华已经公开宣布俞少卿等人因为和你交往,再非洪家之人。白家陈天龙因为百石企业的缘故,公然想要砍你,让你莫要嚣张,据我所知,前几天你又和厉随风打了一架,现在厉家对你叶枫已经是深恶痛绝?”

    叶枫应了一句,“见笑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又传言马海亮被你杀死,马红星下了阎王令通缉你,生死不计。”春若兰叹息一声,“我搞不懂以你的本事,为什么能弄成如此糟糕的局面?”

    “他们对我可能有成见。”叶枫有点无奈,望着春若兰,“好在还有若兰你会帮助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想帮助你,可你总得给我一个帮你的理由!”春若兰凝望着叶枫,眼眸如海,“沈孝天已经向春家正式提亲,我只能说考虑几天。叶枫,如果你向春家提亲,我会毫不犹豫的答应,那时候,无论谁来反对你,我都会站到你这面。”

    春若兰说的斩钉截铁,掷地有声,叶枫又望一眼镜子,那里的人影有些僵硬,“孝天,进来坐,在门口偷听什么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有些脸红的走了进来,“师父真的会说笑,我不进来,只是怕打扰你和若兰的话题。”

    “不打扰不打扰,”叶枫还是笑,“你猜若兰刚才说什么?”

    沈孝天有些尴尬,“我怎么知道。”

    春若兰神色不变,只是笑意盎然的望着叶枫,叶枫缓缓道:“她说你那天求婚太不隆重,准备的戒指颜色不符合她的要求,所以她有些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春若兰目光闪动,沈孝天却是虚心请教的样子,“我真的不知道若兰喜欢什么颜色的钻戒,她从来不对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她喜欢的是纯蓝有如大海一样的钻戒,你要记住了。”叶枫笑了起来,拍拍手掌,“好了,建议既然给完了,我也要走了,不然在这里,只怕会做灯泡。”

    他倒是说走就走,沈孝天慌忙站起,“师父,你不多坐一会儿?”

    “不坐了。”叶枫淡淡道:“我只怕坐的久了,马红星会派人上来抓我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