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六十六节 不死战神
    少卿听到马红星的质问,心中叹息,无论如何,他气了一筹。

    其实无论他能不能赢得气势,他都不见得能从这里活着出去。

    “我,我,”俞少卿想说我不知道,可是看到马红星眼中越来越浓重的讥讽,心中忿然,豪气上涌,不再管他是马红星还是马王爷,“因为叶枫是我的朋友,因为他想救我。”

    “他为什么想救你?”马红星还是刚才的问题,因为俞少卿的回答并非答案。

    俞少卿凝望马红星,沉声道:“他知道我不是凶手,他也知道你现在正在疯狂丧失理智的时候,他怕我落在你手上,下场只有比杜桥更惨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马红星又是目光一闪,“你怎么知道杜桥很惨。”

    “叶枫对我说过。”俞少卿愤声道:“马爷,杜桥不见得是凶手,可是他却被你打断了胳膊,又打断了腿,你觉得,这是否公正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这种处罚还是很轻。”马红星淡淡道:“他是洪门中人,说不出什么理由,持刀去杀洪门之人,如果是你,你应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我最少要问明白他是为什么。”俞少卿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马红星嘴角浮出一丝讥诮,知道俞少卿的意思,挥挥手,“带杜桥上来。”

    杜桥上来的时候,已经不**形,可是他还活着,望见俞少卿地时候。呆滞惊惧的目光终于闪了下,嘴唇蠕动几下,却没有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现在你来问他,到底他为什么要杀我儿子。”马红星声音低沉。

    俞少卿几乎咬牙走到了杜桥的身边,他不想露出自己的感情,他更不想哭出来,缓缓的俯下身子,俞少卿沉声问,“杜桥。你有没有杀了马海亮?”

    他问的有些技巧,杜桥虽然有杀人的意图,但他想先要排除杜桥杀人的嫌疑。谋杀罪和谋杀未遂虽然都有罪,可是罪名的轻重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杀马海亮。”杜桥双目无神,望着俞少卿地目光有些内疚,他终于明白,并非他不想牵连。就不会牵连,这次毫无疑问,俞少卿又因为他惹祸上身,上次有叶枫帮忙,这次呢,叶枫恐怕也是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“俞大哥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心中苦笑。却是脸色凝重,“是谁让你去杀马海亮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杜桥摇头有些吃力,神色茫然。

    俞少卿高举手掌,几乎想要抽杜桥一个耳光,只是看到他的惨状,叹息一声,“杜桥,到现在为止。难道你还是不肯说出是谁指使?”

    “俞大哥,我真的不知道,”杜桥艰难说道:“他们砍了项涛的手指头交给我,说我如果不杀马海亮,项涛肯定活不过第二天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直起身子,转头望向马红星,“马爷。请你原谅他的一时情急和莽撞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马红星脸上的冷意。俞少卿只好住口。

    “情急和莽撞从来不是杀人的借口。”马红星淡淡道:“这种人。连谁指使都不清楚,活着还有什么意义?”

    俞少卿默然。

    “丢出去埋了。”马红星突然说了一句。俞少卿心中一颤。霍然抬头,“马爷!”

    杜桥只是望着俞少卿,凄声道:“俞大哥,我求求你,让我去死。所有地事情,我杜桥一人承担。”

    “马爷,他罪不致死,我只求你给他一个机会。”俞少卿颤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求,你拿什么来求?”马红星目光一丝怨毒,“我亲生儿子死了,我求谁来给他个机会?”

    “杜桥并没有杀了马海亮。”俞少卿终于忍不住怒火,“马爷,我知道你辈分尊崇,可是这样不分青红的杀了杜桥,他死没什么,但这种处理方法,岂不让幕后的人笑话你的无能?”

    马红星脸色不变,“幕后的人是谁?”

    俞少卿沉默良久,终于摇头,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以大欺小?”马红星又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俞少卿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就给你们两人一个机会。”马红星神色不变。

    俞少卿长舒一口气,“多谢马爷。”

    马红星手一挥,“铁中正。”

    一个一直站在马红星身后的人站了出来,抱拳施礼,“马爷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看到

    中正走出来的时候,心中骇然。其实他自从来到这注意马红星身后地那个人,马红星身边的人不多,可是也不少,个个看起来都是彪悍无比,只有这个一直站在马红星身后的人,看起来斯斯文文。

    这个人对俞少卿而言,实在有些陌生,他看起来人在中年,只是一双眼睛却很犀利,他只是随随便便的站在那里,并不给人任何人压力,可是等到他站出来地时候,举手投足之间,已经隐有森然的气势。

    就算不知道他的名字,只要看到他站在马红星身后,俞少卿也知道他绝对是马红星的亲信最信任之人,可是听到那人就是铁中正地时候,他差点跳了起来,一颗心大跳了几下,热血上涌。

    他就是马红星手下的不死战神铁中正?

    俞少卿才加入洪门的时候,就听说不死战神。当初帮派火并,他一人单刀杀遍十里长街,身上伤痕不下百来道,硬生生的以一己之力击溃另外一个家族的好手无数,巩固了马家在北方地地位,也是一战成名,被洪门中人称为不死战神。

    俞少卿没有想到时隔多年,竟然能活生生的目睹这个不死战神,而且看起来,这个不死战神竟然还很年轻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兄弟,”马红星看到俞少卿脸上地异样,语气不变,“他不想你死,你当然也不想他死,其实海亮死了,我地本意就是让你这个做大哥地和杜桥陪葬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“可是既然你说我以大欺小,我就给你们个机会。”马红星沉声道:“我让你们兄弟联手,打倒铁中正一次,你们就可以活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一颗心沉了下去,这看起来是机会,可是却一丝胜算都没有,杜桥已经是废人一个,出手的还是他俞少卿。俞少卿对自己拳脚很自信,可是他从来不认为自己能够打倒不死战神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怕了?”马红星又现出讥诮之意,“这已经是我能给你地最后机会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望了一眼杜桥,又看了一眼铁中正,心中突然一动,“打倒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马红星淡淡道:“以你俞少卿的功夫,想要打败铁中正简直是痴人说梦,我并非蛮不讲理,打败不能,打倒并不是个不可完成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长吸一口气,觉得这个条件实在不算太苛刻,他已经无法讨价还价。上前一步,俞少卿凝望铁中正,双手抱拳,“请。”

    杜桥挣扎想要起来,却被俞少卿一把按住,“等会儿你再上。”

    铁中正只是笑笑,说了一句,“准备好了没有?”

    俞少卿劲贯全身,只是点头。铁中正看起来态度轻松,并不把他放在眼中,他非但没有恼怒,反倒有些欣喜。

    骄兵必败,他现在是搏命,搏自己和兄弟的命,却不是赌气,他更希望铁中正更骄傲一些。

    铁中正见到俞少卿点头,再迈了两步,已经到了俞少卿的面前。

    俞少卿心中一寒,竟然看不清他地动作,来不及多想,低吼一声,一脚踢了出去,快如闪电。

    铁中正不躲不闪,伸手一抓,已经握住俞少卿地脚踝,只是一抖手,俞少卿已经凌空飞了出去,重重地摔倒地上。

    俞少卿浑身疼痛欲裂,一颗心更是沉到谷底,这个铁中正功夫极为高明,最让人惊凛的就是他地力道宏大,竟然让人不可抗拒。

    马红星缓缓的摇头,索性闭上的双眼,很显然,他已经知道这场的结局,俞少卿绝对没有一分机会。

    双手撑地,缓缓站起,俞少卿留心铁中正的双手,一步步的靠近。

    铁中正嘴角一丝微笑,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。

    俞少卿二话不说,纵身上前,一拳击出,隐有风声。

    铁中正看也不看,一脚踢了出去,先于俞少卿的拳头,踢中他的小腹。

    ‘砰’的一声大响,俞少卿躲闪不及,被他一脚踹个正着,竟然飞了出去,等到摔倒地上的时候,一手捂住小腹,露出痛苦之意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