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六十五节 我不知道
    少卿来到洪家的时候,曹子华和洪奇峰竟然都在,除个,洪家的知事都在。

    看到俞少卿走进来的时候,知事已经有些无知,众人看俞少卿的眼神都和看到从西面升起的太阳一样,震惊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马红星已经通缉俞少卿,通缉令也送到了洪家,俞少卿竟然敢大模大样的又出现在洪家?

    “各位早。”俞少卿还是露出点笑容。

    洪奇峰眼圈有些发黑,疲惫不堪,看到俞少卿的笑容,很让他不爽,虽然他知道俞少卿的麻烦比自己还大。这几天洪奇峰天天被警局叫去协助调查,已经搞的他疲惫不堪。

    警局到现在为止,已经至少接到五六封匿名信和一些所谓的证据,看起来是捕风捉影,却又有根有据,不要说证据,只是警察问的一个问题就让洪奇峰痛苦不堪。

    你们知道洪爷是死于谋杀,为什么不报警?

    洪奇峰对这个问题无言以对,坐在椅子上望着俞少卿的时候,恨不得拿椅子拍死他。是参与其中。

    “洪爷的死有眉目了吗?”曹子华终于问道。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都是望向俞少卿,带有一丝怜悯,显然觉得俞少卿可能不知道他兄弟捅了个天大的篓子,所以才敢如此大摇大摆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。”俞少卿摇头。“子华,其实我来这里,是想和你商量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,这么巧。”曹子华地脸色有些不自然,“我们也有些事情要和你商量。”

    他加重了我们两个字,俞少卿点点头,“那你先说。”

    “杜桥杀了马海亮。”曹子华望着俞少卿的脸,希望能看出什么。他什么都没有看出,俞少卿只是‘哦’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?”曹子华忍不住的问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的是聋子。”俞少卿叹息一口气。“其实你刚才说的有问题,你应该说,杜桥有杀马海亮的嫌疑。”

    曹子华苦笑,“无论有没有嫌疑,马红星都让你今晚八点去见他,过时不去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想问问洪家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。”俞少卿多少存有一丝希望,打断了曹子华的下文。

    “根据我们一致的研究。”洪奇峰冷冷道:“杜桥最近屡屡犯事,置洪家地规矩于不顾,我们已经宣布,杜桥不再是洪家的人,他的死活和我们无关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瞬间握紧了拳头,却是舒了一口长气,“哦。洪家全体的决定?”

    “少卿。”曹子华有些为难道:“你知道我们迫不得已,你也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陡然看到俞少卿冰冷的眼神,曹子华把要说的话都烂到肚子里面。

    俞少卿那一刻竟然想到了叶枫,叶枫萍水相逢之人,还为他在出谋划策,可是生他养他的洪家,这一刻竟然推他出去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连累洪家,”俞少卿轻声道:“你们放心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曹子华搓搓手,突然觉得说地生分,有些脸红道:“少卿,你准备怎么办?”

    俞少卿望着曹子华的一张脸,突然觉得有些陌生,想到马红星的手段,他的心中又是一软。本来想要厉声喝骂的话终于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只想说。一日为兄弟。永世是兄弟,你们可以在杜桥最需要帮手的时候。推他出门外,我却不能,你们不当他是兄弟,我却不能。

    转念一想,俞少卿只是叹口气,轻声道:“我这就去见马红星,不用等到晚上八点。”

    望着俞少卿的背影,众人一片沉寂,目光复杂,曹子华却是咳嗽一声,“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打扰一下,”两个民警走到洪奇峰地面前,“洪先生,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俞少卿看到了警察进来的时候,却并不关心。

    他关心的只是天上灿烂的太阳,街道上幸福的人群,熙熙攘攘的吵闹,就算平日听起来喧嚣的繁杂在他看来,也是异常可爱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他平日忽略的东西,可是今天他终于发现了它们地好,俞少卿不怕死,可是他却更知道生命的美好。

    漫步在街头,俞少卿暂时忘记了兄弟,忘记了马红星,忘记了叶枫,忘记了所有的一切。

    他忘记,不过是要将这些铭记。

    他不知

    有来生,所以他要珍惜现在的每一刻。

    长舒了一口气,松开了拳头,俞少卿已经向马红星鸿门宴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他不必等到晚上八点,他已经决定尽全力去解决这个难题,虽然他完全没有一丝把握。

    一个中年人这个时候走到俞少卿的身边,微笑道:“叶先生让我交给你一件东西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很普通,属于扔到人堆就找不到的那种,可是他地举止从容不迫,自信真诚。

    “哦?”俞少卿愣了下,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中年人掏出个牛皮信封,交给了俞少卿,“叶先生说你见到了马红星,如果真地没有办法地话,不妨把这个交给马红星试试。不过这封信,他只想马红星看到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说的很隐晦,俞少卿却已经明白了叶枫地意思,他是想说,这封信除了马红星,就算他俞少卿都不能看!

    不知道叶枫此举什么意思,也不知道牛皮信封到底有着什么,可是俞少卿只是点头,“你放心,我不会拆看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欣慰的点点头,“祝你好运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拿着牛皮信封,并不算大,感觉轻飘飘的并没有什么分量,却在感激叶枫到现在还在想着自己,这已经足够。

    把信封揣到怀中,俞少卿已经大踏步的走去,走向那生死未卜的鸿门宴。

    江湖的事情,很多时候不讲道理,谁的拳头硬,道理就在谁的那面。

    俞少卿见到马红星的那一刻,就算他胆子浴缸做的,也是忍不住寒意上涌。

    马红星灰白的眼睛中有了血丝,他显然一夜无眠。

    马海亮虽然是他几个儿子中最不成器的一个,可是那毕竟是他的亲生儿子。血浓于水,这份亲情已经足够他发狂。

    他也的确有狂傲的资本。

    耀地红星过天龙,龙行千里天地红,作为洪门两个最为杰出的人物,马红星一声令下,洪门都要为之震动。

    可是他的儿子竟然死了,马红星可以容忍儿子纨绔,可以容忍儿子失败,也可以容忍别人对他儿子的无礼,可是他绝对不会容忍别人杀死他儿子。

    以眼还眼,以牙还牙,他的身份决定他必须找出凶手,这也是身份的悲哀。

    俞少卿观察马红星的时候,马红星也在望着俞少卿,抬头看了下时钟,马红星淡淡道:“你来的很早。”

    “早来晚来都是来。”俞少卿没有笑,脸上多少有了点沉痛,“我听说马爷的公子昨日不幸遇难?”

    “凶手是谁?”马红星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俞少卿回答的更直接。

    “那谁知道?”马红星又问。

    俞少卿愣了一下,其实按照他和叶枫的分析,沈门在这次暗杀中,有很大的嫌疑,可是他如何能说出?

    他没有任何证据。

    没有证据的事情说出来,有谁会信?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俞少卿艰难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什么?”马红星讥诮的望着俞少卿。他身边的人不多,可是给俞少卿的压力无以伦比。

    俞少卿走进来的时候就知道,他很难再走出去。

    “我好像只知道马爷让我来这里,我也知道,杜桥在马爷手上。”俞少卿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问一个你肯定知道的问题。”马红星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马爷请问。”俞少卿毕恭毕敬。

    “昨天开车救你的是谁,你肯定应该知道?”马红星淡淡问道。

    俞少卿愣住,他和叶枫讨论了很久,可是从来没有讨论到这点。救他的人,他当然知道,但是他是否应该说出是叶枫?

    “难道这个你也不知道?”马红星嘲弄的望着俞少卿,“那我很难相信你的前面几个不知道!”

    俞少卿几乎感觉窒息,突然想到怀中的那个信封,一咬牙,“是叶枫救的我!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他。”马红星眼中闪过一丝奇怪的光芒,看起来他也知道叶枫,“他为什么要救你?”

    马红星的问题听起来都是很简单,可是简单的让俞少卿个个无法回答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