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六十四节 活过
    少卿的确很激动,他也知道落在马红星手上,那是生桥呢,现在死了没有?

    他深交的兄弟只有杜桥和项涛,可是一个生死不明,另外一个落在阎王的手上,就算他再冷静,也是忍不住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不要说杜桥是你兄弟,他就算是你老子,你也救不了他!”叶枫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他在被抓的时候,你显然亲眼目睹,不然你怎么知道的如此详细。”俞少卿心中一动,嘶声道:“叶枫,你亲眼目睹杜桥被打,你却没有救他,你……”

    望见叶枫冷冷的神色,俞少卿终于叹息一口气,“叶枫,对不起,我实在有点强人所难,为了一个杜桥,惹怒马红星,甚至整个马家,实在不是你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叶枫微微闭上双眼,轻轻的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叹息什么?”俞少卿有些不解,双眸如火望着叶枫,“叶枫,你已经帮我太多,我知道你不欠我,相反,我实在欠你太多。这次去救杜桥,和上次去救他不一样,这一次去就是死路。”

    叶枫不语。

    “可就算是死路,我也要去救。”俞少卿咬牙道:“别人都怕马红星,我俞少卿不怕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去吧。”叶枫已经自己上车,“我以后就当没有见过你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一愣,转身大踏步的离去,不闻身后跑车启动。俞少卿地脚步越来越慢,终于停了下来,凝立良久,这才艰难的转过身来,缓缓的走到跑车旁,“叶枫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叶枫嘴角浮出一丝微笑。

    他无论什么时候,都已经学会笑着去面对,这让俞少卿不能不佩服。

    一个人只要笑着去面对,他还有什么克服不了的困难?

    “我刚才的确是有点冲动。”俞少卿叹息一口气。“你既然过来救我,总是有自己的想法,我最少应该听听你的想法才对。”

    叶枫也终于叹息一口气,“你明白就好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精神一振,“愿闻高见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杜桥被打的时候,我并不在场,”叶枫摇头道:“你实在有点主观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知道当时的情形?”俞少卿忍不住地问。

    “杜桥当初在酒店闹事跑掉后。就算是我的手下,竟然也没有发现他的行踪。”叶枫叹息道:“他伪装的很好,逃走的路线很巧妙,再加上我以为事情已过,对他倒没有什么动用人力。可是我在下午就接到马海亮死了的消息,那时候我已经知道不好,马红星儿子一死。雷霆震怒,下了阎王令来找杜桥。我就派人留意马红星手下的行踪,这才发现地杜桥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苦笑,“你倒聪明,这种取巧的方法就算马红星都不如你。”

    叶枫苦笑,想说什么,终于还是忍住,“我的一个手下看到了杜桥的逃生。被马红星打断了腿,第一时间就通知了我。我当下就想到马红星一定会找你,所以开车直奔医院,还是晚了一步,见到他们进去,我索性就在外边等着救你,因为我知道他们还不会杀你。少卿。杜桥被打我不是不救。我也不是不想救。可是如果我们出手,以马红星的震怒。死的绝对不止是杜桥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”俞少卿点头,“我的兄弟是命,你地兄弟也是命,以己度人,我刚才的确太冲动一些。”看到叶枫古怪的眼神看着自己,俞少卿心中一动,“你说的显然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叶枫毫不犹豫,“少卿,你为人不错,处事冷静,怎么兄弟性命垂危的时候,反倒沉不住气,你要知道,这个时候的冲动不会救命,只会送命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长舒一口气,浑身放松,半晌才是脸色一变,“我知道了,这次谋杀马海亮不是目的,挑动纷争才是目地。”

    叶枫叹息一口气,“你终于想到这点,也不枉我来救你。”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,洪家和马家已经有了仇恨,”俞少卿骇然道:“杜桥既然答应我不找马海亮的麻烦,他今天还是去砍马海亮,显然是受到别人的威逼利诱。或许别人是拿着他亲人威胁他,这才让杜桥迫不得已的去杀马海亮?”

    缓点点头,“虽不中,不远矣。如果我猜,他们很涛的性命来威胁杜桥,杜桥和你一样,兄弟情深,这才去杀马海亮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脸上一红,知道叶枫是在点醒自己刚才的冲动,更是忍不住的变色,“他们威胁杜桥去杀马海亮显然不是目地,如果杜桥杀了马海亮,不言而喻,我们洪家绝对有麻烦。就算杜桥没有杀了马海亮,他们地第二步棋也是要杀马海亮,这样杜桥还是脱不了嫌疑……”

    “杜桥被抓,我肯定也是受到牵连,不然马红星也不会马上抓我。”俞少卿叹口气,“如果你再出手,无论结果如何,马家和叶家这个梁子肯定结定了,马家和你结仇,沈孝天正好借机拉拢马家,叶枫你就算就天大地本事,恐怕也会损失惨重。”

    看到叶枫的默然,俞少卿叹息一声,“我终于明白,原来马海亮地死不是结束,而恰恰是开始,叶枫,对不起,我冤枉了你,我没有想到你的难处。”

    叶枫微笑了起来,轻轻拍拍俞少卿的肩头,“我们是朋友,理解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俞少卿悲声问道:“难道我要躲一辈子,杜桥就被冤枉而死。”

    叶枫眼中也闪过一丝无奈,“现在只能暂避风头,他们棋高一着,我们又能如何。马红星手段狠毒,你这个时候赶过去,解释不明白的话,只是送死的命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一拳砸在车子上,‘砰’的一声大响。

    叶枫却是叹息一口气,突然神色一动,拿起个耳机塞到耳边,只是听了两句,神色一变。

    俞少卿注意他的一举一动,从他的表情完全看不出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叶枫摘下耳机的时候,望着俞少卿的眼神比较古怪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俞少卿心中惴惴。

    “马红星已经下了阎王令,向洪家通缉你的下落,他抓住了杜桥,责令你明晚八点一定要出现。如果到时不出现,他会一小时砍掉杜桥的一件东西。”叶枫缓缓道:“本来我不想告诉你,可是我不能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沉默起来,马红星的确够狠够毒,一眼就看穿俞少卿的命门。

    就算眼下是个鸿门宴,俞少卿也是非去不可,他去也死,他如果不去,俞少卿这个名不会再存在,只能芶且偷生的活一辈子。

    俞少卿沉吟良久,这才伸个懒腰,“这个晚上好漫长。”

    “再漫长的夜也会渡过。”叶枫凝望着远方天际,那里现出一股妖艳的红,红的发黑。

    “我明天准备先去洪家一趟,”俞少卿缓缓道:“虽然知道洪家不见得出头,但是我总要一试。然后我就准备去见马红星,马红星是个枭雄,我想我或许能够有一分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祝你好运。”叶枫头也不转,显然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俞少卿耸耸肩,“我走之前,你还有什么话要说?”

    “把后事先安排好。”叶枫终于扭过头来,“这样你遗憾会小些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笑了起来,“那我现在可以对你说两个字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谢谢?”叶枫竟然也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,是再见。”俞少卿说完这两个字后,扭头前行。他的身影或许孤单,可是他的脚步只有坚定,他的力量或许太小,但是他的意志却是少有人及。

    叶枫望着俞少卿的目光有些异样,喃喃自语道:“英雄如今是越来越少,好不容易看到一个,看来也要送命了。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俞少卿没有听到叶枫的喃喃自语,他虽然只是找个公园的凳子囫囵一夜,早上起来的时候,还是精神抖擞。

    他不觉得自己不会死,可是就算死,他也觉得没什么。

    叶枫让他准备下后事,他蓦然才发现,他如果死了,可能和死个蚂蚁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别人会记住他多久,一天,一个月?

    想到这里的俞少卿笑了起来,笑容中却没有任何悔意,无论如何,他已经问心无愧的活过,这对他而言,已经足够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