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六十二节 亡命
    感到眼前的人影已经开始恍惚,杜桥意识逐渐朦胧,要起身,迷糊中惊诧怎么来了这么多高手。

    意识还在惊凛的时候,杜桥却听到‘咔嚓’一声响,紧接着一股刺骨的痛意传遍了全身。

    杜桥一声惨叫,竟然被活生生的疼醒过来,只是一条胳膊已经无力的下垂摇晃。

    他的一条胳膊竟然被人活生生的打断。

    杜桥终于睁开了双眼,他这一会儿的功夫,不知道挨了多少下重击,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!鲜血不断从他头顶冒了出来,流到眼角,嘴边,顺着脖子灌下去,热中带冷。

    透过血红色的颜色,杜桥勉强睁开双眼,只是看到另外一双眼。

    虽然心中已经惊惧万分,因为杜桥出生入死,从来没有见到行动如此快捷的报复,他也从来没有见到过规模如此宏大的报复,可是看到那双眼,杜桥就觉得一股寒意冲上了脊背,遍布全身,这种寒意甚至让他暂时忘记了身上的疼痛。

    那双眼睛好像是灰的,里面只是充满了怨毒和阴冷,还有的就是,杀意!

    “谁让你杀的马海亮?”那个声音响了起来,低沉嘶哑,威严无比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……”杜桥摇摇头,微弱的声音说道。他说的是实话,到现在为止,他不知道对方是谁,更不知道谁要杀马海亮。

    那双眼睛突然露出了一丝讥诮和嘲讽,然后转瞬远离了杜桥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大响发了出来,杜桥又是一声惨叫,一条腿上竟然现了白骨。

    身边一个人拿着血淋淋的铁棒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可杜桥的一条腿又被他活生生的打断。

    杜桥疼地晕了过去。浑身上下被人牢牢按死,一动不动。意识中没过几秒,再次的清醒,那双眼睛又来到杜桥的面前,还是问的同一句话,“谁让你杀的马海亮?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不知道。”杜桥疼声呼喝道:“你杀了我!你有种就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那人冷冷的望着杜桥,带着怨毒一字字道:“我不会杀你,我要让你知道,有时候,活着比死了还要难受百倍。”

    转瞬的功夫。杜桥被泼了一盆冷水,可是带有极大的醋味!

    杜桥一惊,转瞬破口大骂,“你好毒,你不是人。”

    一股极痒极痛的感觉传遍全身,一时间好像千万只蚂蚁在咬着杜桥地周身,他知道这人给他倒的绝对不是水。而是醋!

    醋虽然可以杀毒,可是全身的伤口泡在醋中,那种感觉实在让人难以承受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泡的是醋,”那人还是凝望着杜桥的双眸,目光深邃怨毒之意极浓,“我在为你消毒,可你再不说,我就在你的全身割出几千道口子,然后撒满红糖。扔你到蚂蚁窝里面,让千万只蚂蚁吸你的血,啃你地肉,让你没有一刻安宁!”

    杜桥想到那种情形。不寒而栗,他丝毫不怀疑这人说到做到,嘶声呼道:“我真的不知道是谁让我去杀马海亮,我要怎样说,你才能相信。我求你,我求你杀了我!”

    那双眼睛已经发灰,远离而去,然后杜桥听到‘轰’的一声响,失去了知觉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昏迷对他而言,实在是幸事。因为他终于可以不用忍受无边无际的折磨。

    那双眼睛离开了杜桥面前后,才有一张脸露了出来,那人年纪看起来不小。鬓角已经有了星点的华发,鼻子挺拔,竟然很是英俊。

    只是这会儿的英俊已经被冷峻代替,眼中更是怨毒一片,“杜桥的大哥是谁?”

    “是俞少卿,现在在医院养伤。”一个人快捷的回答。

    这些人毫无例外地行动迅捷,干净利索,废话也不多说一句,却是有着让人心寒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派几个人去找他过来。”那人下了命令,“他若反抗,就杀了他!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俞少卿虽然有些焦躁不安,但总算还是安然入睡。

    他信任兄弟,并不知道自己的兄弟已经惹了个天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这个麻烦砸下来,不但杜桥扛不住,就算他俞少卿够义气,拳头够狠,也是一样扛不住。

    他已经准备明天无论如何,都要去查

    ,为洪爷报仇。

    他虽然有能力,却不知道自己已经卷入一个漩涡,以他地能力绝对无力反抗。

    他这几天睡觉一直都不算沉,翻来覆去总算进入梦乡。就在他将睡未睡的时候,突然警觉的睁开眼睛,然后就是心中一惊。

    房间里面不知什么时候,已经站了五六个黑衣人,个个目光严峻,见到他醒来,都是露出诧异的目光。

    他们来的都是无声无息,没有想到这人的警觉竟然是如此之高。

    “俞少卿,起床,跟我们走一趟。”一个人凝声道。

    俞少卿望了他们半晌,忍不住问道:“你们是谁?”

    那人不再说话,伸手去抓俞少卿的脖领,就要把他硬生生的拉了起来。俞少卿心中一惊,诧异对方的出手之快,伸腕一托,已经扣住对方的脉门,冷声喝问,“你们是谁?”

    他地伤势已经好了不少,这一招施出,法度森然。

    —

    那人腕子被扣,厉声喝道:“你莫要敬酒不吃。”

    他只是大喝一声,竟然把俞少卿从床上带了起来,力道恢弘无比,床前几人见到出手,毫不犹豫的伸手过来,扣肩拿腕,锁住了俞少卿。

    这几人竟然毫不例外的都是擒拿好手!

    俞少卿心中一惊,竟然不再挣扎,垂肩坠肘,缓缓道:“这是马家地功夫,你们都是马家的人?”

    “算你识相。”一人冷哼道,用力一带,俞少卿竟然被他从床上拎了起来,俞少卿敬佩他力道的同时,也是内心凛然,“洪家和马家向来井水不犯河水,你们找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去了就知道,”那人寒声道:“俞少卿,马爷让我们现在请你,可是你再反抗,我们就可以按照马爷的命令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知道这些人口风甚严,也惊凛这些人说话的语气,马爷,哪个马爷?马红原还是马红星?洪门万事抬不过一个理字,马家既然敢这么说话,杀人都是在所不惜,那显然早在理上扣住了他们,突然心中一动,难道叶枫的猜测竟然是对的,杜桥去找了马海亮的麻烦?

    身子突然发抖,俞少卿不寒而栗,似乎想到了什么更可怕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好,我跟你们走。”俞少卿下床穿鞋,不再反抗。

    几人互望了一眼,却不松开扣住俞少卿的手,二人几乎押运囚犯一样带着俞少卿走出了医院。

    外边夜色正深,寒意上涌,一辆面包车无声无息的停在路边,俞少卿其实一直转着念头,到底要不要跟他们过去。

    众人眼看就要接近面包车的时候,

    黑夜中突然亮起两道光柱,宛如从黑暗的夜中挖出了两个隧道,陡然射到众人的脸上。

    众人都是一惊,不约而同的用手遮脸,紧接着雷鸣般的车子启动声传了过来。一辆黑色的跑车怒吼着向众人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就算几个人都是身经百战,这个时候也是忍不住的慌乱,都是纷纷向一旁跳了过去。

    俞少卿心中一动,用力一挣,已经脱离了束缚他两个人的手臂。

    那两个人的任务是押解俞少卿,可是这时候,性命攸关,早就松劲。跑车冲过来的那一刻,丝毫没有人怀疑,这辆车就是想要撞死他们。

    俞少卿挣脱二人的手臂,闪身躲向一旁,跑车却是‘咯吱’一声停在他的身侧,一个低低的声音传了过来,“上车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听到那个声音,毫不犹豫的纵身跳了进去,那是叶枫。

    叶枫开的跑车没有上盖,俞少卿纵身跳进去,毫不费力。

    众人大惊后转瞬大怒,明白了车子的意图,纷纷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叶枫人在车里,只是一踩油门,车子再次怒吼窜了出去,众人无奈的闪躲到一边,他们功夫不错,毕竟不能和这个铁皮家伙对抗。

    醒悟过来的众人,已经纷纷的钻入面包车里面,车子轰鸣一声,竟然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谁都不认为面包车会比跑车跑的更快,可是面包车的发动机显然经过改装,怒吼之下,竟然紧追不舍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