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六十一节 砍人被砍
    海亮一下掀起了被子,光着身子已经跳到了床下,他用,一眼就看到服务生就是杜桥!

    杜桥不是服务生,他是来这里杀他的,马海亮看到杜桥第一眼,就已经醒悟过来,他马上做出了最正确的举动。

    杜桥折刀抽出,一刀砍在大被上,转瞬漫天鹅毛飞舞,女人惊叫声惨烈的有些壮烈。杜桥一刀走空,心中一怔,却是毫不犹豫的飞身上床,越过大床,飞身追斩马海亮。

    马海亮浑身上下光的和婴儿一样,来不及喝骂和讲理,因为他从杜桥眼中的杀意看出来,杜桥完全不讲道理。

    伸手操起了一个藤椅,挡住杜桥必杀的一刀,马海亮已经大声喊道:“来人,救命!”

    杜桥一刀砍到藤椅上,‘咔嚓’一声响,藤椅竟然被砍断了一条椅腿。杜桥眉头一皱,一脚已经踢了出去,正中马海亮的小腹。

    马海亮差点吐血,连人带椅子滚了出去,随手抓起一张玻璃桌,用力掷了过去,继续凄厉的惨叫,“来人。”

    ‘咣当’一声响,桌子落在地上,已经变成碎片,杜桥闪身躲过桌子,大步上前,一刀向地上的马海亮劈了过去,马海亮连滚带爬的躲过一刀,却是撞到了餐车。

    刹那间稀里哗啦响成一片,马海亮一把抓起刀叉,奋力扔了过去,看到杜桥不受阻挡,用力抓住地毯,用力一抖。

    杜桥只想着杀人,没有想到马海亮也会反击。猝不及防。脚下一滑,已经翻身摔倒。

    马海亮心中一喜,想不起砍人。已经借着这个机会,连滚带爬的冲出了门外,几个手下听到不好,已经从隔壁赶了过来,“马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个头。”马海亮见到手下赶来,心中稍定。回手一指,“他要杀我,拦住他。”

    杜桥已经野牛一样的冲了过来,一刀挥出,一个手下拼死挡在马海亮前面,惨叫一声,血光四溅。

    马海亮看到鲜血,马上打消了看热闹地心理。这小子今天不是出气,是玩命!他在这里,有性命危险。

    “挡住他。”马海亮连声大叫,裸奔着向后退去。转瞬不见。

    杜桥却是急怒攻心,连连挥刀。众人都是退后,却是不肯让路。

    片刻地功夫,杜桥身边的人数不减反增,杜桥心中一寒,知道马海亮带了不少保镖,这个时候已经杀不了马海亮。

    留得青山在,不愁没柴烧,念头从脑海一闪而过,杜桥飞腿连踢,折刀猛砍,硬生生的杀出一条血路,已经向相反地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他看起来真的拼了命,保镖们互相望了一眼,却是没有追击。

    他们的任务是保护马海亮的性命,而不是和别人拼命。这小子满身的杀气,追过去很容易造成鱼死网破的后果。

    杜桥杀出一条血路,从消防通道逃了出去,飞快地的换下服务生的衣服,拿出一幅墨镜戴上,把折刀丢到垃圾桶,然后镇静的走出了酒店。

    杀手不强求一击毙命,只要求全身而退,杜桥知道,这时候的镇静很重要。

    才出了酒店,杜桥忍不住的叹息,马海亮杀人的本事不行,逃命的本事倒是一流,他竟然比自己先行一步地冲出了酒店,而且已经坐在自己的凯迪拉克上。

    杜桥牙关紧咬,才要冲过去,马海亮已经一踩汽车的油门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握紧了拳头,杜桥有些失望,却没有绝望,他知道这次自己已经没有了机会,但是不代表下次没有机会。

    缓步的穿街走巷,杜桥回到了才租下来地一个农民房中。

    一个下午杜桥都没有出去,只是在屋内看看电视,看看新闻。

    新闻波澜不惊,这场暗杀不过算是浪花一朵,当然上不了和谐新闻,杜桥嘴角一丝轻蔑和苦笑,他决定躲两天风头再说,马海亮被追杀,肯定会加强警戒,眼下的自己不能露面。

    可是幕后人会不会对项涛下手?想到这里地杜桥有些焦急。

    终于熬到了半夜时分,杜桥这才穿上风衣,戴着墨镜走下楼去,他忘记准备点食物。这倒不是他的大意,他算计如果砍死了马海亮,这个时候的他都已经出了云南,因为他已经买了火车票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很可惜,火车票已经浪费。

    他记得楼下有个超市,决定买几天

    ,就在这里避两天风头。

    超市没有关门,杜桥飞快的捡了些食物,然后拎着两袋子的食物回到住所,轻舒了一口长气。

    他知道,接下来的几天,马海亮肯定会疯狂的找他报复,甚至会上洪家去要人,可是他已经顾不了许多。

    他知道马海亮会找他,可是他从来没有想到过,马海亮会找他那么快。

    拆开了一袋饼干,拧开了矿泉水瓶子的那一刹,杜桥动作突然有了那么一刻僵硬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洪家的外姓,可是洪家的天下也多少是他们打拼来的。

    他自从十来岁开始,打架砍人的次数就是自己也是数不清,久病自医,砍人久了,自己也有天生的警觉。

    那一刻的功夫,他好像听到脚步声飞快的积聚在门前,然后转瞬静寂一片。

    心中那一刻的惊凛不言而喻,来人已经包围了这里,杜桥身子僵硬一片,侧耳倾听过去,又有点觉得自己疑神疑鬼,因为再听的时候,楼道内什么动静都没有。

    马海亮不可能这么快找到自己,杜桥心中暗笑,为了确定自己的想法,终于站起身来,举步向门口走去,眼睛凑在猫眼上,只是看了一眼,突然脸色巨变,已经向一旁闪去。

    —

    “轰隆”一声大响,整个房门已经被炸的四分五裂,强烈的气浪冲了过来,杜桥闪身虽快,却也被气浪掀翻在地,翻身跳起的时候,嘴角竟然已经有了鲜血。

    可是嘴角的鲜血还是掩盖不住杜桥心中的惊骇,他简直难以相信刚才自己看到的一切,门外站着竟然不下十数人,一个人端着火箭筒瞄准着大门。

    他看到的那一刻已经开始躲闪,可是还是无处可闪。

    大门被炸开的那一刻,两个人已经冒着火光冲了进来,举刀就砍,二话不说。

    杜桥只来得及拉过凳子挡了一下,然后就做了个决定,倒滚了两下,直接撞上窗子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住的是三楼。

    可是就算十楼他也得跳,因为只有两条通道。

    一个是门口,另外一个就是跳窗,门口堵着十数人,有备而来,他想要冲出去,简直比登天还要难,所以他选择了跳窗。

    撞开窗子的那一刻,杜桥已经蜷起了身子,只觉得大地迎面扑了过来,长吸一口气,微微屈膝下蹲,尽量缓冲落下的冲击。

    落地的那一刻,只是觉得脚面剧痛,全身大震,杜桥已经管不了许多,合身滚倒,一溜烟的向前滚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这是借力卸力的功夫,减少自己的伤害,实在是从实战中总结出来的技巧。

    他连滚了几个跟头,跟着翻身站了起来,从三楼跳下来的他,竟然毫发无伤。

    杜桥心惊之余,心中多少有些满意自己的动作,还来不及回头看看三楼是否有人跟着跳下来,就看到迎面来的一个硕大的拳头。

    ‘砰’的一声响,杜桥只觉得脸上好像被大锤子砸了一下,眼前血光四溅,金星乱冒。

    杜桥心中凛然,毫不犹豫的一脚踢了出去,只是‘砰’的一声响,好像踢到石头上一样。

    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个大汉,铁塔一样的身躯,受到杜桥一腿,竟然毫不在意,只是一伸手,已经抓住杜桥的脚踝,一挥手,杜桥已经腾云驾雾的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‘咕咚’一声响,杜桥摔的七荤八素,浑身筋骨好像都已经断掉。

    这一会儿的功夫,他简直想要去撞墙,门口堵着十数个人,他做梦也没有想到,这里的人竟然更多!

    杜桥不明白马海亮哪里找到的那些人,却知道这些人自己打不过,虽然被摔的满天星斗,可是他还是能跳起来,他不能不逃,这些人杀气腾腾,落在他们手上,他绝难活命!

    他腰间用力,才要鲤鱼打挺的跳起来,腰间就挨了重重一脚,痛彻心扉。

    他还要继续打滚,‘轰’的一声响,就觉得满天星斗,迷糊的意识中知道,自己后脑挨了重重一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