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五十九节 遗憾
    枫说的声调平淡,但是口气不容置疑,隐者那面沉默说道:“我希望你能够成功。”

    叶枫笑笑,握紧了npc,,全,最终只能选择和我母亲分手。或许在厉家等一些外人眼中看来,他是个负心的男人,可是当初如果让老人家你选择,你会怎么办?”

    隐者默然。

    “你不回答,是不是因为你也难以抉择?你难以抉择,我父亲当年肯定也是一样!我母亲杀了沈守业,已经造成了一个不可化解的结,这个结的解开,对于他们来讲,实在太难太难,老人家,你知道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隐者轻轻的叹息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其实你也应该明白,其实你也早就明白,仇恨的结只会纠缠的更紧,要化解不能用恨,而是要用爱!”叶枫说到这里的时候,轻轻的闭上双眼,两颗泪珠滑落脸颊,伤心莫名。

    他不会在人前流泪,可是他看起来,真的有些疲惫!

    “自从我母亲死了后,白老大明显的低调了很多,渐渐的淡出了洪门的视线,白家看起来也是一年不如一年。很多人都以为白老大因为这些事情心灰意懒,没有想到他却利用自己的力量和能力逐渐的向白道发展。因为他脾气虽然暴躁些,但是眼光和能力还是很多人难以企及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他的规划下,白家已经很快的漂白,不但在国内势力浩大。甚至向国际发展。可是白家却很有些人。甚至都不知道当年一段让人唏嘘地往事。比如说白晨薇。她对当年地往事就是一无所知。这些看起来竟然和我父亲让我走地一样地路数。可是我知道,白老大却一直没有忘记对沈公望地仇恨……”

    “白老大虽然还是怀恨在心,可是他对自己的亲生女儿。却是有着深深的歉然。但他是男人,他要面子,所以就算女儿死了,他看起来也是无动于衷,公认地冷酷。可我知道,他比任何人都伤心。也比任何人都要难过和内疚。因为他已经改变了态度,开始关心他的外孙。可因为他还要顾及面子,所以我母亲抑郁而终,因为他还要照顾面子,所以到现在为止,他还隐瞒着身份,到现在为止,对于他唯一的亲外孙。还是拒绝见面,只是肯隐在角落和外孙说话。因为他也是男人。和我父亲一样的男人,恪守着所谓的愚忠,所谓的诺言。老人家,你说可笑不可笑?”

    隐者没有笑。他甚至一丝声音都没有发出来。可是叶枫知道,他在听。

    “我母亲死后,白老大已经改变了对叶家地态度,可是他还是无法下台。走出和解地一步。”叶枫终于又说道:“白晨薇虽然对白家的往事一无所知,可是白晨蓓却已经是白老大培养出来的优秀精英。我母亲一直对白晨蓓灌输着我的好,白晨蓓爱上我,只是因为信任她最尊敬的姑姑,虽然她们没有血脉之亲,可是白晨蓓姐妹被我母亲收养的那一刻,就注定要作为化解仇恨的棋子……”

    叶枫神色有了悲哀,“我母亲在的时候,白晨蓓不能接近我,因为她还不知道白老大地心意,她不想再违背白老大的意愿,她和白老大之间,看起来只差谁主动走出一步,只是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叶枫叹息一口气,凄然道:“有地时候,错过就是一生,有的时候,误解也是一生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母亲死后,白老大表面虽然无动于衷,内心却不再坚强,他已经不过是个老人,不再记得太多的仇恨,只是记得女儿以前地好。他逐渐开始实现女儿,也是一个死去母亲的夙愿,他终于派出了白晨蓓。只是可惜地是,所有地和解却让我蒙在鼓里,其实他们隐瞒也是有理由,他们也是不得已,因为那时候的叶枫,不过是个纨绔才子,张狂的不可一世,张狂的异常嚣张。他看起来懂地很多,其实还是很幼稚,在沈爷的培养下,权术已经是他的全部。他的女人是很多,可是他从来没有真爱,无论他对女人,还是女人对他!因为他不知道,爱情本来就是需要付出,他付不出真爱,所以他得不到真爱,以他这么个聪明绝顶的人物,却是不明白这个道理,你说好笑

    ?”

    隐者没有笑,叶枫却已经笑了起来,笑的流出了眼泪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出自己的感觉,甚至对父亲都没有说出,却对着隐者说出来,因为他已经把隐者当成了亲人。

    “那时的我见到了白老大派出的白晨蓓,已经第一时间查出了白晨蓓的底细。”叶枫继续道:“我手下的鹰鸽两组那时已经很有规模,无论什么事情,都查的很快,白晨蓓表面不过是个普通的常人,可是那时的叶枫却知道,她是个国际刑警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为白晨蓓没有对叶枫说出自己的身份,所以聪明绝顶的叶枫想当然的认为她是来害自己,用爱来做戏,”叶枫口气中满是嘲讽和悲哀,“可是他实在蠢的和猪一样,他甚至连猪都不如!他觉得自己勾引女人的手段,百无一失,他当时也不知道,那些女人和他上床,很多是和他一样的喜欢猎奇,吸引那些女人的是金钱,地位,数不尽的光环,而不是因为爱!”

    —

    “白晨蓓很快的坠入爱河,因为她一直爱着叶枫,所以她接受了叶枫。可是叶枫一直都觉得很得意,觉得这女人也不过如此,不堪一击。他隐约感觉到白晨蓓的爱,却在提防着白晨蓓的暗算……”

    “后来他终于觉得有些厌倦,最终决定不再和白晨蓓玩这场游戏,他要和千千订婚。因为他虽然和猪一样,却知道千千对他,是那种别无他求的爱,这辈子错过,就是终生的遗憾!”

    “他拒绝了春若兰,和千千订婚的时候,却不知道终于得罪了沈爷。沈爷这时候也发现了白晨蓓的身份,他显然知道的要比叶枫这个聪明人多的多,他知道这是白家在分化沈门。”叶枫嘴角一丝讥诮,“沈爷老谋深算,不动声色,所以他假装才知道白晨蓓的底细,告诉叶枫,白晨蓓是敌人,而且是个极为厉害的敌人派来的,他让叶枫不要上当,让叶枫设计暗算白晨蓓,给敌人一个教训。叶枫虽然和猪一样,却还是有点良心,他那次不想杀了白晨蓓,不过是想给她一个教训,还天真自作聪明的准备在揭露真相的时候,要教训她说,爱情不能用来当交易!”

    “可是最终的结果却是,蠢的猪一样的叶枫却被白晨蓓救了一命,那个猪到现在还不明白,沈爷当时是要杀他,还是要教训他,或者金梦来是在阳奉阴违,直接借这次机会杀了叶枫,以绝后患。可是他已经想不了太多,因为他终于发现,这世上竟然有人为了他叶枫,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,而这就是他一直想要斥责为虚伪的爱情!当他在白晨薇为他挡子弹的那一刻,看到白晨蓓的痛,他真的很痛,他痛的不是身,而是一颗心,他的那颗心已经化成了无数的碎片,永远不能复合……”

    叶枫还在大声的笑,却已经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他紧紧的握着npc,好像当年握住白晨蓓的手,看着她生命的流逝。

    “白晨蓓到死都没有怪他一句,却是多少有时间对他说出些真相,当她拿出我母亲给她的金锁,叶枫这个聪明人终于明白了自己的愚蠢。”叶枫握住了胸口,那里剧烈的疼痛,也有个硬硬的金锁,他一直贴身携带,“敌人在追杀,他从高崖上滚了下去,侥幸逃过了追杀,却撞伤了头,丧失了记忆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实不应该说他丧失了记忆,而是他不想记忆,”叶枫悲凉说道:“他时零时不灵的记忆让他不想去回忆。这个时候白老大并没有放弃他的外孙,相反,他前所未有的开始帮助这个外孙。他这个时候,早已经是国际上很有地位的人物,就算坦瑟上校对他都是尊敬有加。在他的操纵下,国际刑警开始培养了大量的蜜蜂和蚂蚁,其实用意很简单,蚂蚁和蜜蜂虽然力量不大,但是影响无处不在,更重要的是,他已经由伊始的想要沈公望的性命,变成了维护世界的一种均衡,打击世界上的丑恶势力,沈门在他眼中是根钉子,但是在他心中的意义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,他想要推到的,已经不止是沈爷这么简单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