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五十八节 恩怨情仇
    枫听到隐者的回话,只是笑笑,“白老大的妹妹和他火爆,所以表面和沈仲昌一团和气,婚后却已经冲突不断。可是后来不知道为何,女人突然一夜暴毙,沈仲昌逃亡海外。有人猜测沈仲昌是在一次争吵过程中,错手杀了白老大的妹子,这才畏惧白家的人追杀,连夜潜逃。因为依照他的性格和隐忍,当时正是前途一片大好,为了他的前途,他无论如何也不会谋杀白老大的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人死了就是死了,怎么死的结果都是一样,什么解释人都是死了。”隐者的声音不带一丝表情。

    “不错,不管怎么说,人都是死了,”叶枫叹息一声,“我对此很遗憾。”稍微停了片刻,叶枫才道:“白老大震惊妹妹的死,更是愤怒沈仲昌的惶惶而逃,如果是误杀的话,沈仲昌其实只要解释,说不定会得到白家的原谅。可是对于他来说,没有谁能够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,他不信白家会相信他,又知道白老大对他一直看不上眼,所以他只顾得逃命,顾不得解释……”

    “正是因为这样,所以白老大更认为沈仲昌薄情寡意,当初在洪门内部发出人字一号追杀令,一定要取沈仲昌的性命,生死不计,那次花费的资金简直是个天文数字。”说到这里的叶枫,嘴角一丝苦笑,“沈仲昌也是有些门道,在重重追杀下,竟然逃到了日不落帝国,改名沈公望。销声匿迹一段时间后。竟然东山再起,成立了沈门,他也就摇身一变。变成了沈爷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故事比较乏味。”隐者缓缓道,“不好听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不好听,我却觉得不错。”叶枫叹息一口气,“我自从知道了母亲是谁后,就一直在调查,我错过了二十多年知道真相的机会。这次不想再错过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继续说吧。”隐者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的脾气很不错,跟白老大倒是截然不同。”叶枫突然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隐者没有答话,却只是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白老大火爆地脾气,既然杀不了沈仲昌,一直耿耿于怀,”叶枫又道:“沈公望在东南亚立足根基,生意遍布东南亚,这点引起洪门地注意。只是因为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;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。洪门整体的利益显然高过白家的私人恩怨,那时候。已经有人开始和沈门联系,白老大控制不了洪门。却严格控制白家和沈门交往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世上很多事情不以个人地意志为转移,”叶枫眼中流露出伤感,“白老大的女儿白雪柔,也就是我妈妈认识了我父亲叶贝宫,二人见面的时候,并不知道彼此的身份,很快的真心相爱。可是他们更快的发现,这场爱之间存在着一座不可逾越地大山,那就是白老大和沈公望之间的仇恨……”

    “白老大知道亲生女儿和叶贝宫相爱后,勃然大怒,当然不会允许。”叶枫下意识的摇摇头,叹口气,“老爷子的妹妹因为沈公望而死,白老大当然不想看着女儿重蹈覆辙,他反对是情有可原,可是方法显然又有些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隐者忍不住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如果和女儿和颜悦色的好好谈谈,说不定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,只是可惜白老大脾气太过火爆,知道女儿和叶贝宫爱恋后,当场给了女儿一记耳光,责令女儿马上离开叶贝宫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母亲别的地方或许不像我外公,”叶枫突然用到外公的字眼,眼中露出一丝温情,“可是她外柔内刚,脾气一点不比我外公差,恼怒地她不想辩解什么,当下离开白家。白老大怒不可遏,对外宣称,如果白雪柔不和叶贝宫分手,就要和她脱离父女关系。白雪柔最终还是没有回归,依照白老大的脾气,当然第一时间宣布,不认这个女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洪亮告诉你的这一切?”隐者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些是他告诉我,有些是我的分析,”叶枫笑容中有了一丝苦涩,“还有地,是我的亲身经历。”

    “你地亲身经历?”隐者哼了一声,“那时候恐怕还没有你!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是没有我,可是后来就有我了。”叶枫苦笑道:“老爷

    听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就听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好脾气。”

    —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哼是什么意思?”叶枫淡淡的笑,神情有了一丝无奈。

    “哼的意思就是,我拿你没辙。”隐者好像也在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母亲宁愿和白老大断绝父女关系,也要和我父亲在一起,这种爱情很伟大,其实也很常见。棒打鸳鸯的事情这个世界实在太多,以前有,现在有,以后还会有。”叶枫说到现在还有的时候,有了感慨,因为他想到了厉家,只是他很快转移了话题,“可是她毕竟尊敬自己的父亲,也一心想和自己的父亲和解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和解的道路实在有些漫长,当年白老大的脾气暴躁的几乎难以想象,我母亲费尽了心思,也得不到外公的原谅,这个时候却生下了我,我也就从此参加到两家的恩怨情仇中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了,还有个插曲,沈公望逃到海外之前,和杨翠莲生了个儿子,沈公望逃出国外,听说自己有了个儿子,就让手下花铁树将那个儿子偷了回来,这个举动实在有点古怪,可是后来我才知道,沈爷本身有些问题,他身边女人是有一些,但是能为他生了儿子的,却只有杨翠莲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给儿子取名守业,就是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继承他诺大的基业,”叶枫嘴角一丝讥诮,“可是他对生意很精通,对于儿子的培养却很差劲。沈守业长大后,不但四处沾花惹草,就连沈公望手下的女人也不放过。他先是染指了花铁树的老婆,这才生下了沈孝天,后来看到我母亲美丽,竟然想和她勾勾搭搭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你猜的?”隐者终于叹息一声,“那你实在是个天才。”

    “有猜测,也有调查,既然你们没有人肯告诉我,那我只能自己来揭露谜团。”叶枫疲惫的神色也有了无奈,“你不是有蜜蜂和蚂蚁,我的老鹰和鸽子虽然不如你的蚂蚁和蜜蜂,可是总也能做点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母亲当然不会像花铁树老婆一样,只是沈守业调戏她的时候,她灵机一动,布局杀了沈守业,终于导致我父母的决裂。”叶枫摇头道:“其实我仔细想过,我母亲杀了沈守业有两个用意。”

    “哪两个?”隐者忍不住的问。

    “第一,她想和白老大和解,重回白家,杀了沈守业,也算是为白老大找个台阶下;第二,她杀了沈守业,依照她的想法,我父亲肯定会和沈爷决裂,她相信和我父亲的感情,也为了让白老大接受我父亲埋下伏笔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可惜的是,我妈太相信爱情的力量,却忽略了男人还有很多其他重要的东西,比如说恩情,友情,还有的就是,忠义。所以父亲因为沈爷的救命之恩,无奈之下,只能选择和她分手,离她而去,而我母亲,因为伤心,最终还是没有回到白家。”叶枫说话的时候,可以加重了忠义两个字的分量。

    “我说他是愚忠。”隐者这次口气很平淡,却是头一回发表了自己的看法。很久以来,他一直都是隐藏自己的观点,对于叶枫并不吐露,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评价都好,”叶枫轻轻的叹息一口气,“可是到了今天,我也不能不佩服我的父亲。知道我母亲孤单离去的时候,我一直都很痛恨父亲为什么不告诉我,因为我有权知道太多的事情,可是现在看来,我要感谢他一直没有告诉我,我虽然有遗憾,可是我毕竟没有背负二十年的仇恨,这让我到如今,其实并没有太痛恨沈爷,更对白老大,有着深深的谅解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隐者的口气中终于有了一丝惊诧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早二十年就知道当初的情况,我恐怕自己也难保不生出痛恨,也不会到现在还会忍受白家的白眼,一心想让他们真正的接受叶枫,接受叶家。”叶枫苦笑,一字字道:“仇恨已经延续了两代,我只希望,到我这里,能够做个真正的结束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