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五十六节 僵局
    孝天看起来不是不想叶枫死,而是找不到让叶枫无疾法。

    f国的时候,金梦来和叶枫的一战,他是身临其境,震撼到现在都是无法消弭,他当然不想成为第二个金梦来!

    “他现在还和我维持师徒温情,只是因为他抓不到我算计他的把柄。”沈孝天拧着眉头,“你如果能够杀了他也就罢了,可是你要是杀不了他,那他的反击势必空前的激烈,我只怕抵挡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不是拿他无可奈何?”晏南皱起了眉头,“这样的僵局下去,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沈孝天想起了花铁树的笑容,嘴角也浮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,“叶枫擅长乱中取胜,我们其实也不差,他喜欢乱,我们就把局势彻底搞乱,洪奇峰是我们走的第一步,陈天龙是另外一枚棋子,我们现在虽然杀不了叶枫,也不好向他下手,但是可以杀了另外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晏南急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忘记,我们手头还有筹码。”沈孝天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,“他们兄弟重义,这不正是我们可以利用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晏南眼前一亮,“沈少,你是说项涛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沈孝天点头,“我想接下来如何做,你应该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俞少卿躺在病床上的时候,心事重重。

    洪爷死后,洪家已经变的一团散沙,这让他很是内疚。

    虽然洪爷生前一直没有说什么,俞少卿也知道,洪爷就算在。也不会责怪他,可是有些人显然就是这样,他的责任,他不会推搪。

    叶枫说的不错,为了遗产而引起纠纷,洪家不是第一家,也绝对不是最后一家。

    不但洪奇峰对财产看起来不离不弃,就算是曹子华对于俞少卿,态度也多少冷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俞少卿只觉得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的地方,他毕竟不是铁人。三刀六洞后。他又带伤和拳手打了一架,虽然打架地时候,他已经忘记了疼痛,可住在舒适医院的时候,他却觉得比打架还要难熬。

    日子一天天的过去,可是杀害洪爷的凶手还是没有捉到,这让俞少卿觉得躺在床上就是犯罪。可是他不躺在床上,他又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洪爷的事情并没有报警,反倒是那个护士的事情警方来过几次,江湖的事情,向来都是用江湖的手段解决,俞少卿心中叹息一口气,看到杜桥坐在不远处,垂头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俞大哥,你饿了没有?”杜桥突然打断了俞少卿的沉思。

    “不算饿。”俞少卿摇摇头。“我现在不想吃。”

    “想不想吃,都要吃。”杜桥劝道:“人是铁饭是钢,不吃饭怎么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伤好了?”俞少卿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杜桥脸上露出了愧色,“俞大哥。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苦笑道:“没有什么对不起,如果当初是我,听到马海亮侮辱洪爷,也多半早就冲了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连累了你。”杜桥望着俞少卿身上绷带层层,脸上有了歉然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真地觉得对不起我的话,那就去帮我买份盒饭。”俞少卿摇头笑道:“你说的不错,我无论如何,一定要吃饭,不然如何能有力气为洪爷报仇。”

    杜桥点头,站起来出了医院。直奔医院外的餐馆,虽然医院也有饭菜提供,不过很显然。没有几个喜欢那里的味道。

    出了医院没走几步,一个人突然走到了杜桥的身边,含笑问道:“你是杜桥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杜桥有些诧异,看到这人斯斯文文,倒没有防备。

    “有人托我交给你一件东西。”那人拿出个牛皮袋子交给杜桥。

    “谁?”杜桥瞥了一眼牛皮袋,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“你打开看了就知道。”那人把东西放到杜桥的手上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杜桥拿着牛皮袋,望着那人,摇摇头,拆开袋子,只是看了一眼,就已经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杜桥回到病房地时候,手上已经没有了牛皮袋,看到叶枫也在,脸色微微变了下,“叶枫,你来了,吃饭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叶枫看了他一眼,“吃过了,买了盒饭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杜桥点点头,

    “怎么没有要筷子,用手抓着吃饭

    枫笑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杜桥低头看了一眼,搔搔头,“抱歉,忘了,我这就去取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”俞少卿摇头,“我这还有个勺子,可以对付吃,杜桥,怎么只买了一份快餐。”

    “叶枫不是吃过了?”杜桥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好像还没有吃饭。”俞少卿望了他一眼,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我在餐厅吃完才回来。”杜桥解释道。

    叶枫和俞少卿互望一眼,都看出眼中地疑惑,却都是没有说话,二人都是人精,察言观色的本事胜过常人,都已经看出杜桥有些精神恍惚,俞少卿打开了饭盒地盒盖,笑了起来,“都是辣椒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喜欢吃辣?”杜桥终于挤出了一丝笑容,“我就是按照你的口味买的。”

    叶枫想要说些什么,俞少卿却是止住,缓缓摇头,“杜桥,你费心了,这几天也辛苦你了,我现在好多了,其实你也不用天天在医院陪我,出去走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俞大哥,”杜桥站了起来,“我家里来了电话,说有点事情,我要回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放下碗筷,“要紧吗,需要我们帮忙吗?”

    “是我妹妹要结婚。”杜桥笑道:“我这个当大哥地总要回去张罗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这样,这个我以前倒是听你说过。”俞少卿笑了起来,“我说你今天怎么魂不守舍,原来是妹妹要结婚,我看你有心事,是不是钱不够用,我手头有几万,你可以拿去应急。”

    杜桥眼中一丝感动,强笑道:“你这个当大哥的,对兄弟向来都是慷慨解囊,恐怕只比我穷。你那点钱,留着给自己找个老婆吧。”

    他不经意的一句话,叶枫听了只有感动,这些人显然并不富有,比起他们简直是天壤之别,可是他们的精神无疑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充实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你好像也是光棍一根,倒要取笑我。”俞少卿难得的开心一笑,“不过妹子大婚,礼总要送。”伸手拿出皮夹子,把钱全部取了出来,大约近千的样子,硬塞给了杜桥,“就这么多,不要推,推了就不是兄弟。”

    杜桥眼圈一红,伸手接过钱,塞到裤兜里,“俞大哥,我代我妹子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叶枫也笑着掏出几百块,“杜桥,都是朋友,一点心意,不成敬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大款竟然也给几百。”俞少卿有些瞋目结舌,“我这些钱可是一个月的生活费,你这点钱还不够喝一瓶酒吧?”

    “那个其实,”叶枫苦笑道:“我并没有你们想像的那么富有,再说这不过是心意,怎么杜桥没有挑剔,你反倒找我的毛病。”

    三人都是笑,杜桥地笑容却是多少有些勉强,俞少卿看了他一眼,“杜桥,快走吧,你要忙的事情还很多,早回一刻,能多帮点忙。”

    杜桥点头,起身走到病房门口,扭头望向俞少卿,说了一句,“大哥保重。”

    “快走,快走。”俞少卿连连挥手,“不就是回去筹备个婚礼,怎么搞的娘们一样。”

    杜桥勉强一笑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叶枫见到杜桥离开,这才说道:“少卿,你有没有觉得今天的杜桥有点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对劲?”俞少卿低头扒饭。

    “他忘记了带筷子,好像也没有吃过饭,而且他忘记了你现在不能吃辣椒,总之,他本来不是这么个粗心地人。”叶枫目光闪动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他妹妹结婚,可能也有难处。”俞少卿终于抬起头来,“可是像他这样的汉子,有难处很多事情也是默默的消化,不会给别人添麻烦。”

    叶枫点点头,“可是洪爷的悬案未决,他这种人,不像为妹妹结婚,忘记洪爷仇恨的人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叹息一口气,“叶枫,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你是怕他借口去找马海亮的麻烦?”

    “的确如此。”叶枫苦笑道:“难道你不这么认为,像他这种人,绝对不会把上次发生的事情忘记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