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五十五节 谨慎
    随风声音一出,才发现自己已经是气喘如牛,声嘶力

    他虽然把叶枫打的很惨,可是叶枫一拳拳也是有如斧削锤斫,没有止歇。他能坚持站起来,只是因为他自幼习武,体质非同常人,可是叶枫呢,他是否还能站起?

    厉随风知道自己拳头的分量,凝望着伏在地上的叶枫,他的目光也是复杂千万,如果这人不是个纨绔子弟,如果这人不是叶家的人,只凭今天的表现,他早就和他厉随风成为了朋友。

    刚才二人拳脚相加,打的虽然惨烈异常,可是叶枫一直没有下狠手。

    二人近身肉搏,口眼咽喉无疑都是致命的要害,叶枫虽狠,可是他不阴损,他下手虽然重,可是厉随风却已经知道,他已经手下留情,他没有生死相搏。叶枫手下留情,他何尝不是如此!厉随风心中叹息,却终于踉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叶枫肩头耸动下,抓住泥土的手终于握紧,以手支地,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,“我是不是男人无需你来评论,来,厉随风,我只想告诉你,叶家的男人,没有一个是孬种。”

    叶枫踉跄前行,鼻血长流,英俊的面容看起来竟然也有些狰狞,厉随风不甘示弱,向前行走,却只觉得全身上下的力气一丝丝的消退。

    叶枫一腿踢出,竟然仍是法度森严,只是速度已经慢了很多,厉随风一把抓住,想要掀翻叶枫,却是禁不住力道,一个后仰,仰天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叶枫也是翻身坐到。突然放声长笑起来,“厉随风,你拳头够硬,我服了你。”

    他在打斗的途中,宁死也不求饶,这会儿厉随风摔到,他反倒示弱,厉随风听了为之一怔,半晌才道:“教门弹腿果然名不虚传,只不过这种无赖的打法。估计就算白老大也不会。”

    叶枫脸上鲜血纵横,却还是笑的开心,“管他什么无赖,能打倒人的腿法就是好腿法,不过我虽然服了你地拳头,却不佩服你的为人。”

    厉随风一愣,喘息道:“那要不要站起来再打一场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如此说法。显然再重新打过的念头并不强烈。

    叶枫喘息稍平,却是叹息一声,“厉随风,我今天和你都做了一件最愚蠢的举动,或许在你眼中,这是男人做的事情,可是在我叶枫眼中,实在是在愚蠢不过,我们这场架打的毫无意义。”

    厉随风终于再次站起。“人生总要做些无意义的举动,什么都奔着有意义而去,那还有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你站起是因为你对千千的爱,”叶枫长吸一口气。霍然站起,“我站起也是。”

    厉随风愣住。

    叶枫嘴角一丝笑容,“你是千千的大哥,你是她的亲人,我何尝不是!”

    厉随风心中一颤,再望着叶枫地眼神已经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“我爱千千,所以我不会离开她,”叶枫叹息一口气,“我只希望你能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真的爱她,就娶了她。”厉随风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叶枫缓缓摇头。转身离去,最后说了一句话,“很多时候。很多事情,并没有想像中那么简单,只是没有人能让我放弃千千,你也不能!”

    厉随风望着叶枫远去而又多少有些凄凉的背影,眼中已经少了分痛恨,多了分尊敬,无论如何,叶枫在他眼中,总算个男人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洪奇峰觉得自己最近很不男人。

    他终日惶恐不安,晚上夜不能眠,每次惊醒的时候,眼前好像都是洪爷怒视着自己,斥责自己的不忠不孝,分裂洪家。

    早上起床例行刷牙洗脸的时候,洪奇峰发现自己眼窝深陷,愁眉不展,强自挤出一丝笑容。今天是五家例行开的一次会议,主要讨论经济合作方面地问题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明说,可是众人都是心照不宣的知道,沈门的这块肥肉如何分配才是正事。根据所有的消息的表明,洪门再次尝试和沈门合作,可是看起来,很多人并不热情。

    洪爷在的时候,五家看起来都对这块肥肉感兴趣,洪爷过世后,厉家还是老样子并不表明态度,春家也是继续推搪,马海亮那小子不足一提,还不如自己有实力,白家呢,更是想都不用想。

    洪奇峰想到这里的时候,有些叹息,其实洪爷的遗嘱对他而言,就是一张白纸,活人都管不了身后事,更何况是死人,按照沈孝天和他的合作计划,第一步就是先要诬陷俞少卿,架空曹子华,扶植他洪奇峰作为洪家地主事。

    他洪奇峰地位一稳,什么洪爷的遗嘱还不是空的,在别人眼中好像微不足道的会议,在他洪奇峰眼中,实在非比寻常。

    因为这次会议地参与与否,代表着他洪奇峰和曹子华谁来主事洪家。

    洪奇峰振作了精神,整理了衣着,又把沈孝天教的台词过了一遍,这才信心踌躇的准备出门。

    他才打开房门,就看到两个警察站在面前,心中‘咯噔’一下,却还是露出笑意,“你们找谁?”

    “请问你是洪奇峰先生?”当先的警察倒是客客气气。

    “我是。”洪奇峰脸色不变,心头狂跳。

    “现在有件案子请你协助调查,请你和我们走一趟。”警察还是客客气气。

    洪奇峰心中一凛,“我想先打电话给我地律师。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沈孝天坐在房间里面,笑容满面,好像遇到了一件十分好笑地事情,等到晏南走进来的时候,这才止住了笑,“事情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昨天我们已经把匿名信递给了警局,”晏南有些疑惑道:“今天早上,洪奇峰已经被警察请去问话。”

    “洪奇峰什么反应?”沈孝天想想就想笑,他知道那个时候洪奇峰的表情肯定很好看,只是可惜,他不能身临其境。

    “他当然很慌乱。”晏南也笑了起来,“不过沈少,我有点不明白的是,为什么你要让我发封匿名信给警局,告诉警局洪亮是非正常死亡?”

    “这招就叫嫁祸江东。”沈孝天舒了一口气,“洪亮死了,他的看护死了,就算是神仙,其实也查不出谁是凶手。我们转移警方的视线到洪奇峰身上,他是清白无辜的,最多不过是有点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那沈少地用意是?”晏南更是疑惑。

    “洪奇峰显然不会怀疑我们。”沈孝天笑了起来,“叶枫一直在找洪奇峰的罪证,只是可惜,这个罪证永远找不到。我们只要适当的透**消息出去,你说洪奇峰会不会恨死叶枫?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晏南恍然大悟,“洪奇峰这下被警方怀疑,威信大跌,就算证明不了他是凶手,我想他也当不了洪家的主事,那时候地洪奇峰就算是疯狗,说不定会咬谁一口……”

    沈孝天笑了起来,“晏南,你越来越聪明,想地一点不错。对了,白家那面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叶枫买通晨星集团,收购了百石企业百分之三十的股份,这招看起来是和白家拉拢关系,只是可惜,”晏南笑道:“白家并不领情,那个陈天龙更是找小弟去砍叶枫,想给叶枫个教训。白晨薇为叶枫说话,触动陈天龙的逆鳞,他大怒之下,已经把白晨薇驱逐出了云南,沈少,看起来白家和叶家真地仇恨很深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沈孝天点头,“这些年来,白家从来不和叶家联系,那个白老大更是刚愎自用,放言我爷爷不死,谁敢和叶家联系,就要砍手砍脚,这个老顽固倒是帮了我们大忙,不然的话,我们真的难办。”

    “沈少,现在怎么办?”晏南又问,“五家现在最少两家和叶枫为敌,其实,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晏南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沈孝天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觉得没有必要这么麻烦,”晏南用手比划一下,“我们的敌人是叶枫,我们可以找几个兄弟做了他,那不是一了百了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叹息一口气,缓缓摇头。

    “沈少,你还在顾及师徒之情,可是他显然不把你看作是徒弟。”晏南不解道。

    沈孝天抿着嘴唇,“我和他早没有什么师徒之情,可是我还要靠这个维持平衡。现在对付叶枫,我们并没有十分的把握,晏南,我不是不信你,而是我亲眼看到,金梦来那么周密的计划都没有杀了叶枫,我不想以身犯险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