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五十四节 斗殴
    叶枫说的光明正大,厉随风听到了只有愤怒。

    “叶枫,你不觉得自己很卑鄙?”厉随风怒声道。

    “卑鄙?”叶枫喃喃自语,“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高尚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卑鄙的利用千千对你的感情,却不敢给与千千一个承诺,难道你们叶家的人向来都是如此?”厉随风嘲讽道:“从你老子叶贝宫开始,就救不了你母亲,山盟海誓抵不过一个沈爷的儿子,你叶枫也是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厉随风显然在激怒叶枫,一眼瞥到叶枫握紧的拳头,厉随风又道:“你不能给千千幸福,最好的方法就要放弃她,离开她!你叶少虽然风光,带来的却永远都是灾难!叶枫,你看看,自从你来到这里后,到底发生了什么,洪爷死了,洪家在你的参与下分崩离析,白家陈天龙对你不满,街头指使手下砍你,接下来的你以为会是谁,马家,春家,或者厉家?”

    叶枫目光闪过一丝痛苦,并不辩解。

    “嫁入沈门的人,从来不得善终。”厉随风又道:“白雪柔当年就是因为叶贝宫的懦弱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叶枫眼中闪过熊熊怒火,“厉随风,我可以容忍你对我的说三道四,但是请你尊重我的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尊重不是施舍,”厉随风冷笑道:“叶贝宫想要人尊重,首先要有让人尊重的资本,你叶枫也是一样。”

    叶枫毫不犹豫,一拳挥出,‘砰’的一声响。已经重重的击在厉随风地脸颊。

    厉随风踉跄后退。嘴角一丝血丝。叶枫却是一怔。

    要知道习武之人,都是反应敏捷,厉随风功夫绝对不弱。叶枫一拳挥出。只是示警,却是没有想到结结实实地打到厉随风地脸上。

    “叶枫,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没有出手?”厉随风也不抹去嘴角的鲜血。直起了腰板,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叶枫冷笑道:“我只知道。今天你一直想要和我动手,好的,我接招。”

    “我答应过千千。绝对不会向你主动出手。她说过,叶枫不会向厉家地人出手,她以为我们不会打起来,但是她显然错了。”厉随风长吸一口气。“如今誓言已破,叶枫,我还是那句话,要不离开千千,要不马上娶了千千。不然地话,今天击倒我,厉随风说的一切你都可以当作放屁!”

    两个男人凝望只是片刻,突然一声低吼。不约而同的出手。

    叶枫左拳一晃。右拳横击,这本来就是他百无一失。虚虚实实地拳法。没有想到厉随风不知道反应迟钝。还是根本不打算躲闪,后发先至。已经重重一拳击在叶枫的脸颊。

    叶枫一拳打在厉随风胸口,却被重拳击退了两步,力道已衰,退了几步,啐了一口鲜血,只觉得半边脸有些发麻,不由心中凛然。

    厉随风刚才一拳看似勇猛没有章法,却是深得后发制人地道理,只是他一出手,叶枫已经知道,他不见得是厉随风的对手。

    行家一伸手,就知有没有,草莽之中,多有武功精湛之辈,洪门之中,武术的传承更是源远流长,厉随风身为厉家中人,虽然不露武功,可显然已经绝非等闲之辈。

    “我只希望你不要两拳就倒下。”厉随风冷笑一声,再次挥拳。

    他地动作绝不花俏,却是极为实用,一拳击出,后拳再发,一招一式,刚柔并进。

    叶枫如果是欣赏,绝对会鼓掌叫好,可是身临其境,却是说不出的难挨。

    侧身闪过两拳,第三拳却是再也无法抵挡,叶枫双手合圈,并在胸口,硬挨了一拳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大响,叶枫倒退了两步,只觉得胸口发热,几乎想要吐血,厉随风却是冷冷的望着叶枫,说不出地轻蔑,“叶枫,你就这两下子,难道只指望我妹妹一直救你?”

    叶枫长舒了一口气,双拳一错,淡淡道:“我没有倒下,你可以等一下再骄傲。”

    他这一句话说完,人已经豹子般跃起,双拳劈头盖脸的打了下来。

    厉随风冷哼一声,双手一拦,化开了叶枫的来势,身形一错,已经到了叶枫的背后,大喝一声,一掌拍向叶枫的后背。

    叶枫早有准备,头也不回,一脚踢出,正中厉随风地小腿。

    厉随风微微一怔

    ,眼前竟然失去了叶枫的行踪,只觉得腿上一痛,踉步。

    叶枫后踢俯身,一招扫堂腿使出扫到厉随风小腿后,动作不停,两个健步窜了出去,高高跃起,双腿连环踢出,正中厉随风的胸口。

    ‘扑扑’两声响后,厉随风竟然屹然不动,叶枫身子落了下来,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伸手轻轻拂去胸前的尘土,厉随风觉得也是热血翻涌,却是不动声色。叶枫这两腿踢的巧妙快捷,他竟然也是躲闪不开,本来他要是借力后退两步,也不会如此剧痛,只是一想到妹妹,厉随风只是硬挨,他不想在叶枫面前示弱,叶枫把他当作强悍的对手,他何尝不是如此认为。

    “教门弹腿果然名不虚传,”厉随风缓缓道:“只不过经你使出来,只是白家的耻辱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叶枫笑起来,“耻辱的两腿好像也有人躲避不开。”

    厉随风一声低喝,纵身上前,挥拳直击叶枫的胸膛,叶枫冷哼一声,身形不动,一腿已经踢了出去。

    厉随风左手护住肋下,右手不停,乒砰两声响,厉随风身形一晃,转瞬稳住,叶枫已经倒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屁股坐在地上,叶枫并不着急起身,长吸一口气,只觉得痛入骨髓,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厉随风竟然采用这种一换一的打法。

    “很痛吗?”厉随风冷声笑道,大踏步的上前,一脚踢了出去,叶枫捂住胸口看起来已经喘不过气来,活动都有些困难,等到厉随风一脚踢出,却是疾伸双手,扣住他的脚踝,大喊一声,竟将厉随风凌空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—

    ‘咕咚’一声响,厉随风重重摔到地上,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以手撑地,叶枫缓缓站起来,沉声道:“的确很痛。”

    二人斗口不停,却是各逞心机,显然都是极力的争取先机。

    厉随风人一倒地,已经翻身站起,干净利索,话不多说,闪身前来,转瞬已经到了叶枫的面前,一拳挥出。

    叶枫不躲不闪,也是一拳打了出去,击中厉随风的拳头,‘砰’的一声响,吸了口冷气,只觉得指骨就要断裂。

    反手去抓厉随风的手腕,一腿却是无声无息的踢了出去,正中厉随风的小腿。这次厉随风竟然晃也不晃,勾手扣住叶枫的腕子,左肩斜顶,就要把叶枫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叶枫一怔,人已到了半空,双手抓出,却是扯住厉随风的衣袖,‘刺啦’一声裂帛的声音后,叶枫人没有甩出,已经向地上落去。

    厉随风一脚踏出,叶枫已经直接滚到,双手扣住厉随风的双腿,再次喝了一声,二人滚到尘埃,叶枫并不起身,压住厉随风的胳膊,挥拳痛击他的脸颊。

    厉随风也不躲闪,反肘重锤叶枫的胸口。

    二人滚做一团,已经没有了什么高手的风范,我打你一拳,我还你一掌,竟然有如野兽一样的厮杀。

    叶枫眼角青肿,嘴角流血,只是咬牙顶住厉随风的痛殴,时不时的回击两下,也让厉随风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他本来一直都是崇尚劳心之人,也向来很少有这种近似流氓无赖的打法,他向来都是运筹帷幄,决胜千里,一直都以为劳力已经落入下乘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的叶枫,竟然头一次不再动脑,只想动拳击倒对面的这个敌手。

    只要是人,总有一两次犯牛脾气的时候。

    叶枫也是人,更是男人,他无论如何都觉得,这次不能退,就算厉随风重重一拳打到他脸上的时候,他竟然内心都会舒服一些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是贱骨头,只是因为他觉得,他做的一切是为了千千,他这么想的时候,已经有了坚持下去的动力。

    嘭嘭砰砰的几声响了后,二人终于松开了手脚,向相反的方向滚了过去。

    厉随风滚出几米,终于停了下来,双手撑地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一张脸满是血痕,衣冠不整,一双眼眸却是死死的盯住躺在地上的叶枫。

    叶枫和死了一样。

    他躺在草地上,只是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厉随风脸色微变,沉声道:“叶枫,你若是个男人,不妨站起来再和我打过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