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五十二节 错过就是一生
    舒婷心酸的不是宋可超没有完成承诺,而是眼前的这离自己如此之近,可是看起来,又是十分的遥远。

    他没有给自己承诺,却已经制约住自己,自己也是心甘情愿的接受这种制约。她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,可是她想自己会等下去,就算祝福也好。

    “婷婷。”众人散了后,叶枫终于不再称呼许舒婷为许总,“现在开拓者的形势一片大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谈工作好吧?”许舒婷仿佛又回到了从前。

    叶枫笑了起来,“那谈谈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许舒婷不经意的问,看到叶枫的尴尬,突然笑了起来,“对了,叶枫,我问你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”叶枫有些失望,他更希望许舒婷求自己一件事情。他只是觉得,如果能为许舒婷多做一件事情,他会更加的心安。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过这种感觉,就是,”许舒婷拧起了眉头,努力想着什么,“就是一个陌生人,完全陌生的那种,在你面前出现的时候,你突然会有一刻,感觉特别熟悉,觉得他好像认识了很多年?”

    沉思中的许舒婷并没有注意到叶枫脸上的异样,还在试图表达自己的思想,“真的很奇怪,我今天就碰到一个人,他不经意说了一句话,我那一刻听到,竟然觉得很像我以前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那人是谁?”叶枫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叫柯宋,是个警官,你也认识的。就是上次在s城公园的时候。遇到地那个古怪人。”许舒婷突然发现叶枫地脸色有些异常,“叶枫,你怎么了。身体不舒服?”

    叶枫摇摇头,喃喃道:“他原来是个警察,怪不得,怪不得。”

    许舒婷并不知道叶枫早就知根知底,故意的迷糊,还在认真的点头。“是呀,我也没有想到,当初在公园地时候,看到他出手那么狠,我真的做梦也没有想到他是警察。还有这个人给我的感觉总是怪怪的,当初如此,今天也是一样,你知道吗。他今天过来,和我说的话简直莫名其妙。”

    “他说了什么?”叶枫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许舒婷脸一红,摇摇头,“不谈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他很像你以前的朋友?你说对他突然有种陌生地熟悉?”叶枫却是继续关心着柯宋。他当然知道柯宋就是宋可超,可是他不知道柯宋到底想着什么。为什么到现在还是不肯和许舒婷相认?

    “嗯。”许舒婷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他像谁?”

    “不谈了,好吗?”许舒婷有些哀求的眼神,“那个人已经死了,我不想再说。”

    叶枫一咬牙,沉声问道:“婷婷,我知道你以前有个男朋友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许舒婷点头,并不否认。

    “他在一次空难中失事?”叶枫不屈不挠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许舒婷满是惊诧。

    “伯母告诉我的。”叶枫只能撒谎。

    “原来这样,她怎么一直没有和我说。”许舒婷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发现你以前的那个男朋友没有死,你会怎么办?”叶枫转移了话题,却说到了正题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这么问?”许舒婷很奇怪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如果,”叶枫强笑道:“这个世上不是有着太多的如果?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那样,我会很开心,也会很高兴。”许舒婷轻轻的叹息一口气,“人能活着,其实已经很好。”

    叶枫微微愣了下,这个答案显然不是他想要得到的答案,“我是说,如果宋可超没死,你会不会……”发现许舒婷凝望着自己,眼眸似海,仿佛柯宋的咳嗽传染给了叶枫,他也不自觉地干咳一下,“好了,算我没说。”

    “说了就是说了,怎么能算没说,死了就是死了,怎么会有如果?”许舒婷轻轻的叹息,“叶枫,如果我父亲没有死的话,我也不用年纪轻轻的就撑起个厂子,很多人都是觉得创业很风光,我是个女强人,我却感觉到很无奈,我不想做强人。如果我不撑起这个厂子,我多半不会认识你,如果宋可超没有死地话,我想你也不会在开拓者。”

    觉得最后一句话有些问题,许舒婷解释道:“是这样,宋可超没死的话,他可能,所以你就,你明白吧?”

    叶枫苦笑,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这世上根本没有如果,这些假设也不成立。

    婷凝望着叶枫,眼眸中有了丝少见柔情,她从来没有待叶枫地时候,她不想让叶枫知道自己地心思,可是她那一刻,却想认真和叶枫说几句话。

    “有时候,错过了一次,就是错过了一生,”许舒婷终于道:“现在的事实是,宋可超的确死了,我也的确真实地碰到你,而且,和你成为了朋友,很要好的朋友。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这么想,但是我地确是真心的当你是朋友,今天我为你做事,只是因为你是我的朋友,而不是因为别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以前曾经无数次的幻想,如果宋可超没死那有多好,可是每次梦醒之后,留下的只是永久的心痛。我也曾经无数次的想,如果宋可超没有死,现在的许舒婷已经嫁人,已经安心当个贤妻良母,可是每次工作的时候,我都是感觉到那种刻骨的孤单。我习惯他在我身边,那已经是一种惯性,一种依赖,一种难以言传的不舍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梦醒了,醒来虽然痛,但是我已经慢慢的接受了这种现实,我不想再去幻想,再想把自己束缚到以前的痛苦,我不想再去假设,他真的能活着,我会为他高兴,因为一个人活着,那已经比什么都好,但是他就算活着,我和他,已经回不到从前,我刚才说过,错过了一次,有的时候,就是错过了一生!”

    夜色微浓,微风轻柔,叶枫有些呆呆的望着许舒婷,不想再问,也不敢再问。

    —

    “今天你没事就好。”许舒婷突然笑了起来,“叶枫,你去忙你的事情吧,开拓者要在这里开个新厂,以后还请你多多指点。你如果以后有空闲,欢迎你常到娘家来。”

    “娘家?”叶枫忍不住的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娘家。”许舒婷忍不住的笑,“你是开拓者出去的员工,开拓者就是你的娘家,娘家人其实都很喜欢你,你要经常来看看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。”叶枫抿着嘴唇,不知道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突然间内心有了一丝警觉,叶枫突然握住了许舒婷的手,带她闪到了路边。

    ‘嘎吱’一声响,一辆黑色轿车已经停到二人的身边,几乎是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许舒婷花容失色,以为又有人想要叶枫的性命,才是刀砍,现在又是车撞。扭头一望,发现车窗徐徐落下,一个人探出头来,望了叶枫握住许舒婷的手一眼,沉声道:“叶枫,有空吗?”

    叶枫多少有些诧异,“厉先生,你有事找我?”

    开车的正是厉随风,叶枫不明白厉随风这个时候找他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厉随风点点头,话都不想多说一句。

    许舒婷松开叶枫紧握的手,“叶枫,我还有事,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望着许舒婷的背景,那一刻的叶枫有些木讷,半晌才转头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响,车门已经打开,“上车。”厉随风说话简单明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别人,多半会犹豫一下,叶枫却只是一笑,直接钻入车子。

    轿车里只有厉随风一人,不等叶枫关上车门,厉随风已经一踩油门,车子风驰电掣的开了出去。

    厉随风只是开车,话也不多说一句,叶枫也只好闭嘴,这段时间的接触,他也多少了解厉随风这个人,他要是不想说话,就算你用铁钎去撬,也不能让他说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车子开的越远,前方的道路越是荒凉,行人渐渐稀少,车辆更是不见。

    叶枫嘴角还是一丝笑,厉随风从观后镜看到,也是不由自主的叹息,这个叶枫,是他见过最难缠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下车。”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后,厉随风头也不回的吩咐。

    叶枫耸耸肩,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厉随风不答,当先跳下了车子。

    叶枫叹息一口气,知道无论什么地方,对他而言,显然都不是个好地方。

    四周荒山野岭,虫鸣蛙叫,微风轻拂,吹的树叶刷刷作响。

    一轮明月挂在当空,漠视苍生,浮云遮月,转瞬被风吹散。

    叶枫望着明月的时候,厉随风正望着叶枫这个人,“你不问我为什么找你到这个鬼地方?”

    嗯,召唤下月票,兄弟们,第二张月票消费出来的,帮忙投下吧,嘿嘿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