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五十节 审讯
    晨薇本来还有些期望,听到陈天龙的办法,有如霜打喃喃自语,“谁不知道,这也叫方法,谁不知道,他比你还老顽固。”

    陈天龙摇头,“这不是顽固,这是一种原则!白晨薇,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,解决问题的方法不是没有!”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方法?”白晨薇倒是不屈不挠。

    “以眼还眼,血债血还。”陈天龙凝望白晨薇的眼神让她惊凛,“白家流出去的血,只能用血来洗刷,除此之外,别无他法。”

    白晨薇在沉默中走出了会议室,陈天龙也在沉默中坐了下来,白贤明打破了难堪的沉寂,“天龙,叶枫的这步棋我们应该如何处理?”

    看到陈天龙并不说话,白贤明又看了一眼众人,这才说道:“说句实话,我也是一直秉承白家的训言,一直没有和叶家人打交道,可是我没有想到叶枫比我想像中要难以应付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陈天龙缓缓点头,“叶枫这小子和他老爸一样的奸狡,我们不能不妨。这小子用意很简单,就是妄想用钱来收买白家,得到白家的支持,这次才买通晨星集团收购百石的股份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怎么办?”白贤明叹息一口气,“如果毁约的话,按照合同规定,百石集团损失惨重。”

    陈天龙却是重重的拍了白贤明肩头一下,“生意当然要做下去,我虽然顽固,可是钱不能不赚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舒了一口气。心道赚钱就好。至于怎么对付叶枫倒是次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那白老大那面……”白贤明有些忐忑,其实对于和晨星的合作,他并没有想像中地抵触。刚才听了白晨薇一番话,更让他触动颇深。

    就算白晨薇都明白生意就是生意地道理。他如何不知道,他执着的拒绝叶枫,只是他心中遵守着一直以来的白家地规定。

    “白老大那面你不用犯愁。”陈天龙嘴角流露一丝诡异的笑容。“他只是禁止我们和叶家接触,并没有说禁止我们和晨星接触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晨星集团……”白贤明苦笑,心想你这换汤不换药。还不是一样。

    陈天龙摇摇头,“贤明,你放心,我会想办法让叶枫退出晨星,他敢和我们耍花招。这次我让他偷鸡不成蚀把米!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叶枫坐在审讯室地时候,很有偷鸡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警官,我说了多少次,我是被人砍。你们一直在盘问我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叶先生。我们警方不过是想更加详尽的了解案发现场,以期早日破案,”审讯叶枫地看起来更像个老狐狸,“叶先生。你再仔细想想,最近得罪了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得罪了什么人?”叶枫冥思苦想。头一回没有搞懂警方的用意,“我谁都没有得罪。”

    “你谁都没有得罪会有人砍你?”警官表情一丝讥诮,“那怎么没有人砍我?”

    叶枫有些诧异。“阿sir这么希望被人砍,你可不要念,这个东西都是好的不灵坏地灵,你真的出门被人砍,到时候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。”

    警官愣了下,望了一眼叶枫的笑容,竟然心中悸动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我到这里。是来投资,和百石集团合作,这个你可以询问秋梦白先生。”叶枫叹息一口气,暗想怎么律师还没有到,水浒三杰办事不利索,难道真的要出动庄局。

    可是这点小事也找庄局,显然杀鸡用牛刀。叶枫不认为这种事情还要找人帮忙。

    “好的,我这就去问他,麻烦你等一下。”警官站了起来,给叶枫倒了杯茶水,然后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叶枫端过茶水,目光不经意地向房间外看过去,突然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一个身影惊鸿掠影般闪过,进入了另外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许舒婷录完口供,只留下一个人在房间,多少有些不安,也不明白为什么每次见到叶枫,他都和打打杀杀牵扯到一起。

    上次被人暗算,这次又被人追砍,突然心中有了悸动,只想冲出去告诉叶枫,让他能不能不要别人为他担心受怕,实在没钱的话,可以回开拓者工作。

    可她也知道显然不是这个原因,不由苦笑。

    房门响了一下,打断了许舒婷的冲动,抬头向门口方向望了一眼,发现不是方才问话的警官,许舒

    些发愣,等到她看到来人是谁的时候,那一刻,已经名。

    —

    “许小姐,不知道你还认识我吗?”来人径直走到许舒婷面前,微笑问了一句,声音低沉暗哑。

    “我不认识你,但是我见过你。”许舒婷终于平复了惊诧,奇怪问道:“你怎么会来这里?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她当初和叶枫在公园逃命地时候,遇见的柯宋。

    以他当时地举动,许舒婷只以为他可能是打手一类,可是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,柯宋竟然穿着警服,拿着文件。

    “我叫柯宋,这是我的工作证件。”柯宋向许舒婷亮了下证件,这才走到对面的桌子旁坐了下来,“许小姐,没有想到我们又会见面。”

    “是没有想到。”许舒婷点头,“我从来没有想到,警察也可以随便打人。”

    柯宋脸色微变,知道许舒婷说及的是什么,“我想当时有些误会。”

    许舒婷有些好奇,“柯先生,我很好奇当初你为什么用那种暴力方式解决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其实说穿了很简单,”柯宋咳嗽一声,“当初我是个卧底。”

    许舒婷愣了一下,“那很抱歉,我不应该让你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她的口气看起来和正常人一样,柯宋听到,心口却如刀剜一样。

    他来见许舒婷当然不是巧合,他知道许舒婷到这里后,犹豫了很久是不是要见她一面。

    从f国回来的柯宋一直都很迷惘,他有很多选择的机会,选择堂堂正正做人的机会,可是他还没有选择。

    很多人看他的眼神都以英雄看待,对他的渲染更是神乎其神,说他卧底两年,卧薪尝胆,一举捣毁了一个国际贩毒组织,破获了世界看来都算是数的上的贩毒交易。

    虽然这件事已经板上钉钉,荣耀非常,他也因此可以谋取了一个不错的职位,可是柯宋并不喜欢。

    他突然发现做卧底的时候,他虽然痛苦,可是毕竟有个希望,他卧底生涯结束了,好像人生目标也随之结束。

    该死的人一个没死,该抓都在逍遥自在,所有的一切看起来还是照常运行,他的任务开始是从金梦来身上入手,抓住沈门犯罪的把柄,可是如今看来,简直好笑的如同一场闹剧。

    他不敢去见许舒婷,可是今天碰到许舒婷的时候,他终于还是忍不住的来见她。

    “其实已经无关紧要,”柯宋的表情很平静,“我已经不是卧底,我的卧底生涯已经结束。”

    “那,恭喜你。”许舒婷犹豫一下,飞快的望了柯宋的双眸一眼,发现他也在望着自己,扭过头去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柯宋回了一句,一时忘记此行的目的。

    许舒婷竟然也没有说话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宁静,静的让人心悸。

    “柯警官,如果没有事的话,我想我应该可以回去了吧。”许舒婷终于打破了沉寂,“我的朋友都在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朋友?”柯宋嘴角一丝苦涩,“是谁?”

    “有很多。”许舒婷笑道:“你们警方把我们一口气带来,不会到这时候还要问我吧?”

    “听说许小姐要在这里办厂?”柯宋突然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错,你怎么知道?”许舒婷有些诧异,她绝对没有对警方说及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实际上,她来到这里,说的最多的就是叶枫,她坚持来到这里,只是为了证明叶枫的清白。

    她亲眼看到叶枫被砍,她觉得要为叶枫辩解,要为叶枫做哪怕小小的一点事情,所以她一直说着几个歹徒当街砍杀叶枫,却把叶枫一板凳打晕个歹徒的事情绝口不提。

    她不记得自己说过要办厂,那么这个柯宋是如何知道?

    “我,”柯宋咳嗽了一声,“我是听你同伴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这样。”许舒婷舒了一口气,有些苦笑。沈阳嘴上虽然有把门的,可是哈里波董可是满嘴跑火车头的人,她说出开拓者和金迪,还有勤诚信在这里联合办厂也是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二人又是沉默。

    再次打破沉默的却是柯宋,“许小姐,如果你们要在这里办厂,是不是意味你要长期留在这里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