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四十九节 无话可说
    人听到叶枫的解释,都是忍不住的想笑,警察却是扳“你拿个凳子休息,他拿着扳手拧螺丝,你以为我会相信?”

    另外一个警察看到有些僵局,过来打了个圆场,“无论如何,协助警方调查是每个市民应尽的义务,请你们几个当事人和我们回去录下口供。”

    叶枫终于站了起来,伸手拍拍沈阳的肩头,“沈阳,看来我们两个走不掉了。”

    沈阳有些苦笑,“能和叶总你一起录口供,也是我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王军臣看到警察的时候,早就把板砖垫在脚下,这种武器也是隐避,显然他也是深得其中三味

    他隐藏了武器没有让警察发现,听到录口供竟然也走了过来,“叶总,我和你们一块去,这是什么世道,砍人的不犯法,被砍的反被抓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去。”许舒婷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“我也去。”哈里波薰抢着报名,参加选秀一样。

    叶枫只是苦笑,却是向着白晨薇的方向望过去,发现佳人已去,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秋梦白却走了过来,压低了声音,“叶少,晨薇去找叔叔了。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白晨薇看起来很愤怒的样子,推开会议室的时候,咣当一声大响。

    里面的人都是吓了一跳,扭头看过来,都是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晨薇,你怎么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薇薇,你在云南旅游?”

    “小丫头,怒气冲冲的。是谁欺负你?告诉我们。我们替你出头。”

    白晨薇见到会议室的人,反倒愣了一下,因为所有地人她竟然或多或少地认识。三姑六婆,叔叔婶子之流的竟然还有几个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这做什么?”白晨薇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白贤明脸沉如水,陈天龙也是一样,只有那些叔叔婶婶面露笑容,看到陈天龙和白贤明的阴沉,逐渐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贤明最近地企业要有大发展。我们不过是来祝贺一下。”叔叔婶婶的脸色有些异样,不算自然。这里百石企业的员工竟然一个都没有,宛如白家的一个家族会议。

    白晨薇没有想到太多,只是径直走到了陈天龙的面前,直接问道:“陈叔叔,砍叶枫的几个人是不是你派出去地?”

    会议室内一片寂静,目光却是齐刷刷望向陈天龙。

    “晨薇,坐下。没大没小。”白贤明已经沉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没大没小。”白晨薇面红耳赤,“你们都是我的长辈,我尊敬你们,可是现在什么年代。爷爷都鼓励我们走出去,你们还要搞什么一言堂?”

    陈天龙摆摆手。“是我找人砍的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你的不对。”白晨薇据理力争,“叶枫到底做错了什么,你要找人砍他?”

    陈天龙冷笑道:“他没有做错什么,他只不过太嚣张,我这一辈子,就是看不惯嚣张的人。我要让他知道,做人还是低调些的好。”

    白晨薇愕然,转瞬大声道:“我看不出他丝毫嚣张,我只知道,他是真心想和白家和解,陈叔叔,你难道不知道,叶枫是白家的外孙!”

    会议室转瞬一片寂静,一根针掉下来都能听见。

    “白老大从来不认这个外孙。”陈天龙冷笑道:“白老大也立下了规矩,他的子女不许和叶家人有任何关系,难道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,不过我知道没有多久,你们都是大人物,很多决定都是不会让我们这些小辈知道,”白晨薇丝毫不惧,“可我不是爷爷地子女,我是他的孙女,所以我可以和叶枫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陈天龙愣住,有些啼笑皆非,他倒从来没有想到,白晨薇竟然会找这个漏洞和自己辩解。

    “叶枫过来和白家做生意,就是不把白家看在眼中。”陈天龙脸色飞快的阴沉下来,“他想说明什么,是不是想说明他叶家有钱,是不是想说明白家如果没有他叶家,就已经活不下去?白家什么都可以没有,就是有骨气!”

    “好一句有骨气。”白晨薇连连拍着巴掌,“陈叔叔,我不明白,什么时候,有钱也变成了一种坏事。穷人有骨气,难道富人就没有骨气,如果按照和你做生意就是看不起你的论点,那你根本不用做生意,也不配做生意。你真

    气,那好,你们不是恨沈门,你在生意上击垮他们,立在一旁,吃葡萄不到说酸,说人家沈门也是不过如此,我只知道一点,说有钱人没文化地都是没钱的人!”

    “你,你说什么?”陈天龙脸色阴沉的有如暴雨,“这里我们说话,怎么有你这种晚辈放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们不需要我们放肆,请你们给我一个信服的理由,”白晨薇并不退让,“我姐姐死了,死了已经三年。这三年来,我一直以为她死于意外,我也一直天真的以为,白家什么都是对的。可是我就在前不久才知道,原来姐姐是为了叶枫而死,一个在你们眼中不承认的外人,一个一心想要和你们和解的外人。叶枫有什么错,他做了什么对不起白家的事情?就算他老子有问题,就算你们有天大的恩怨,那是你们的事情,你们有什么权利剥夺我们下一辈的知情权,有什么权利阻止我们来相见相识,还有相爱?!”

    会议室一片默然,陈天龙冷冷的凝望白晨薇,竟然不再发话。

    “我其实并不认识叶枫,”白晨薇的眼中突然闪出一丝泪光,“我只以为他是个奇怪的人,可是在他救我的那一刻,我才知道,他爱姐姐多么深。他为了我,不惜自己的性命,他为了姐姐,更是出生入死的置之死地,他这样的人,难道不应该得到谅解?”

    “你错了,”陈天龙冷冷的截断白晨薇的话,“如果不是他,你根本不必被绑架,如果不是他,你姐姐也不会死。”

    白晨薇愕然半晌,黯然摇头,“我承认,我姐姐的死让很多人伤心,我也承认,我被绑架,或许真的和叶枫有关,可是如果一个人,肯为了我,肯为了改正一个错误,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,我会原谅他!”

    白晨薇说的斩钉截铁,众人无不动容,就算是白贤明神色都是有些改变,只有陈天龙还是冰冷的表情,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“他为了白家,现在可以称的上是委曲求全,他几番忍受叔叔的责骂,并不还口,这样的人,他想说明什么?这样的人,他很嚣张?如果这都是嚣张的话,那好,”白晨薇摊摊手,“那请陈叔叔你告诉我,什么才不是嚣张。”

    —

    “我不想和你解释。”陈天龙良久才道:“可是我告诉你一点,白叶两家的仇恨,岂是你一个丫头片子能够化解,晨薇,我知道你年轻,容易被人蒙蔽,我不怪你……”

    白晨薇突然放肆笑了起来,“我不知道我哪里容易被蒙蔽,我也不知道我哪里需要谅解,陈叔叔,你不觉得你的说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。”陈天龙终于忍不住的勃然大怒,“我当你是个晚辈,做错事情可以原谅,你不要得寸进尺!好,我不和你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只怕你无话可说!”白晨薇毫不退让。

    “来人。”陈天龙再也按捺不住,一声断喝。

    众人一阵寂静,不敢劝说,因为陈天龙虽然在白家算是个外姓,可是一举一动都在白家影响力巨大,在白家之后,除了白老大,说话一言九鼎的就是这个陈天龙。

    房门推开,两个人已经走了进来,向陈天龙施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把白晨薇带到白老大身边,没有我的允许,不许再回云南。”陈天龙一脸严霜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二人毫不犹豫,走到白晨薇身边,“白小姐,请。”

    白晨薇巍然不动,“陈天龙,我不服。”

    “我何须让你服。”陈天龙冷笑,“我陈天龙做事,岂是你这些小辈能够看的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看不明白,”白晨薇环视了一眼四周,“我看不明白你的刚自用。”

    陈天龙冷冷的凝望着白晨薇,沉声道:“你还年轻,你没有经过血泪的教训,我陈天龙如此的做法,只是避免白家更多无辜的鲜血,你若是不服,想要反对我,有一个方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方法?”白晨薇倒是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“去找白老大说服我,”陈天龙笑了起来,只是眼中一丝笑意都没有,“白老大如果说我陈天龙做错,我会毫不犹豫的负荆请罪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