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四十七节 牵线
    -

    叶枫打铁趁热,又是叹息一口气博得同情,“白先生,我这个人公是公,私是私,无论如何,我在生活上的情绪和不满,都不会带到工作上来,白先生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他说的是自我检讨,可是里面的含沙射影说白贤明意气为重,在场的人无一不知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大众都是有些同情叶枫,觉得白贤明有些不对,石敢已经泰山石敢当般的站了起来,“叶先生说的一点不错,白总,我觉得无论如何,他爱国的一颗心还是好的,我觉得这次合作,对公司有利。”

    “你住口!”白贤明一声厉喝,石敢吓了一跳,陈天龙却是一把握住白贤明的手臂,缓缓摇头,“贤明,坐下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白贤明这才意识到失态,瞪了白晨薇一眼,气呼呼的坐下,秋梦白看起来也是面无人色,却还是笑道:“白先生,这次晨星的代表是我,叶先生不过是个股东,他不在这里担当任何职务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说什么?”白贤明闷哼一声。

    秋梦白掏出手帕擦擦汗,没有想到白贤明愤怒起来,六亲不认,“这也是说,合同规定,叶枫不会担当职务,不会对公司的事务指手画脚,他只负责投资,盈利了呢,新加坡占三成,百石占六成,他只占一成。这个条件,我都觉得很优厚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片哗然,都是望向了白贤明,目光的含义不言而喻,这个叶枫,硬是要得。简直就是现代版的雷锋嘛,他实在爱国,可是看起来国不爱他,白贤明更是想把他开除国籍。

    “我们同意晨星集团的条件。”陈天龙沉声道。

    众人一片哗然,转瞬大喜,齐齐的鼓掌。

    “天龙。”白贤明有些愕然,压低了声音,“你忘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天龙摇头,“我没有忘,我有解决地办法。贤明,现在你无法拒绝,你拒绝,理亏的是你。”

    白贤明叹息的一口气被掌声所淹没,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一块石头绊倒两次,他实在有点低估叶枫脸皮的厚度,可是看到手下兴奋的表情。白晨薇拍的手掌都有些发红,心中又是一动,莫名的叹息一口气,不知道自己做的到底是对还是错。

    秋梦白的汗终于不流了,他可能也做梦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大的阻力,见到对方口风松动,笑容满面,“那好,合同我想都已经准备好了。作为晨星地法人代表,我只等着签字。”

    众人从来没有见过生意谈的这么顺利,想像中,对方提出的条件优厚。要求的条件也是苛刻,见过无数个寸土必争的斤斤计较,从来没有见到对方送上门的馅饼。

    合同很快拿上桌面,秋梦白只是看了一眼,找到签名的位置,大笔一挥,签了大名,这才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白贤明拿过了合同,却是看了很久,把众人地一颗心都要吊到嗓子眼的时候才提笔。签下了大名。

    他放下笔的那一刻,潮水般的掌声响了起来,所有百石企业的职工都是激动莫名。

    百石企业现在迫切需要这笔资金。叶枫的钱送的实在是相当到位,有几个公司的白骨精已经考虑晚宴准备说什么。

    秋梦白和在场的员工逐一握手,叶枫跟班一样地握手,等到握到的白贤明身边的时候,白贤明只是哼了一声,却只和秋梦白礼貌的蜻蜓点水般地一握,对叶枫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叶枫伸手出去抓了个空,想要缩回来的时候,却被一只大手握住。

    陈天龙冷冷的望着他,压低了声音,“我知道你是叶枫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你是陈天龙。”叶枫嬉皮笑脸,只是表情有些僵硬,那一刻手上竟然青筋暴起。

    陈天龙的手上看起来传来无穷无尽的力量,直想捏碎他的手骨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在我面前耍花招。”陈天龙低声道:“我不会让你得逞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叶枫开始吸着冷气,真的觉得一只手就和在钳子里面,白晨薇却是发现了异状,过来拉了下叶枫,“叶枫,你怎么了,感冒了?”

    陈天龙望了白晨薇一眼,终于放开手掌,“没什么,我只是和他亲热一下。”

    叶枫甩甩手,又望了陈天龙一眼,鼻子‘哼’了一声,“晨薇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“走,去哪里?”白晨薇有些好笑,“肯定还会有宴会。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有些不舒服,”秋梦白却已经当先说道,连连抱拳,“有些感冒,今天只是赶过来签约,宴会就算了,反正来日方长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有些诧异,却是不好说什么,秋梦白礼节不缺,已经当先的走了出来,叶枫却是紧跟其后,白晨薇犹豫一下,回头向白贤明笑了下,“叔叔,我和叶枫他们去玩。”

    三人走出了会议室,出了百石企业,又被几个记者抓住,抓贼一样的拍照,一个记者已经问道:“秋先生,作为即将入主百石企业的外资企业,请问你对百石以后地发展有什么想法。”

    秋梦白望了叶枫一眼,大声道:“我们晨星很看好这次合作,争取一年内进军国外汽车产业,三年内,百石绝对会上市,好了,今天就说这些,过几天我们会专门开个新闻发布会,希望你们到时候参加。”

    等到逃脱了记者的围追堵截,秋梦白终于抹了一把冷汗,苦笑道:“叶少,我今天的表演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—

    “very,good,”叶枫一挑大拇指,“梦白,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秋梦白冷汗又冒了出来,“叶少,你可千万别和我客气,你就算说我两句,我都没有这么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这么夸张,贱骨头。”白晨薇笑骂一句,扭头望向叶枫,“叶枫,你救我一命,我帮你一个忙,自此两不相欠,天各一方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地白晨薇,却还是不移动脚步,叶枫笑道:“你们两个都是功不可没,为这次我和白家关系走近一步立了大功,今天我请你们吃饭,可不能推,推了我可不会再请。”

    二人都是笑,等到走到一个大排档坐了下来的时候,这才面面相觑,“叶枫,你就请我们吃这些?”

    叶枫笑着摊摊手,“我的钱都用来收购股份了,不请你们吃盒饭已经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如我请,”秋梦白忍不住道:“我想白小姐恐怕不习惯在这里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,我就喜欢这里的氛围。”白晨薇摇头,“我吃那些高档餐厅吃的有些腻歪,觉得还是这里的味道更好。

    “谁都不要和我抢着买单,”叶枫一挥手,颇为豪放,“谁抢我和谁急。”

    秋梦白暗自苦笑,心道就这档次,三个人放开了肚皮吃,能吃个两百块钱已经算是奇迹,跟你抢简直的太没有面子的事情。

    心中嘀咕,嘴上倒还客气,“叶少,让你破费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破费,不破费。”叶枫也有些脸红,“你们随便点。”

    三人先要了箱啤酒,点菜的功夫,秋梦白忍不住道:“叶少,你和白贤明到底是怎么回事,我只是按照你的吩咐,还有晨薇帮忙,可我看他的样子,好像要吃了你一样。”

    白晨薇却是轻轻垂下头来,幽幽道:“唉,一言难尽。”

    秋梦白搞不懂和白晨薇有没有关系,吓了一跳,只是说,“那就不要说了。”

    白晨薇看了叶枫一眼,叹息道:“叶枫,这次我可是尽力,可是结果如何,就不是我能预料到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叶枫默然,半晌才道:“无论如何,都要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我?”白晨薇有些伤感,“你其实更应该谢谢我姐姐才对,在国之前,我竟然一点不知道这件事情,后来我回去后,以死要挟,这才让我母亲吐露点当初的事情,可笑的是,我姐姐死了三年,我竟然到最近才知道事实的真相,我一直以为那不过是一场意外。”

    秋梦白保持沉默,他当然知道这里涉及到了太多的隐秘,他能装作不知道,还是置身事外的好。

    有的时候,知道太多显然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叶枫苦笑道:“晨薇,其实这件事情你不要责怪家里人,根据我的消息,其实在很早以前,白家已经和不在黑道,弱化了洪门的概念,更是将更多的人向白道转移。白家现在的老一辈,很多人已经不希望白家的后代知道更多的事情,你应该是被决定屏蔽消息的一代,你不知道,对你来说,只能说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---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