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四十二节 何须解释
    红霞絮絮叨叨开始述说和女儿的感情,叶枫也只能装的在听。

    实际上,他从纪红霞的述说想起了厉随风的话,内心有些发苦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最亏欠的也是这个女儿,我知道千千小时候很苦,”纪红霞眼角突然现出一丝泪痕,女人的眼泪实在比自来水来的还要快,“可是这个女儿什么都没说,也没有对母亲诉苦,你猜她一直对我说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叶枫只能接过话题。

    “她一直对我说,叶伯父对她很好,叶枫对她很好,她这辈子,已经当你们是亲人。”纪红霞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叶枫的鼻子突然有些发酸,眼角也有些湿润,伸手拿起茶杯,喝了一口,感觉茶水苦中带甜。

    “我欠千千实在太多太多,”纪红霞又道:“没有哪个母亲不希望女儿的好,没有哪个母亲不把女儿当作掌上明珠一样看待,但是她本来应该享受母爱的时候,却只能在江湖漂流,我每次想到这里,心里都和刀 一样的难受,我愧对千千,我欠她二十多年的母爱,在她回到厉家以后,我要尽力的满足她所有要求。”

    叶枫叹息一声,“其实伯母,你不用太内疚,千千不是个小肚鸡肠的人,她从来没有怪过你,她只是担心你不会接受她,她以为自己不是你女儿的时候,更是只担心你会失望,而没有想到别的,她实在是个很善良的人。”

    纪红霞沉默良久,双目微闭,两滴泪水流淌下来,并不擦拭。

    叶枫心中惴惴,却不多话,他知道纪红霞一定有事情和他说。

    “母爱怎么来衡量,母爱怎么来替代?”纪红霞睁开眼睛。口气中一丝感慨,“我以前什么都做不了,可是自从千千认我的那一天,我就发誓,不会让千千再受到一丝委屈,我会全心全意的照顾她。能补偿一分是一分。”

    叶枫心中一沉,已经觉得不妙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喜欢我女儿,千千和你一直都是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。”纪红霞突然道。

    叶枫点头,并不否认。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,你现在在沈门已经大不如前,沈孝天已经取代了你的地位。”纪红霞又道。

    叶枫再次点头,目光闪动。

    “我更知道。你其实比沈孝天强了很多,沈孝天根本不是你的对手,”纪红霞沉声道:“沈公望老谋深算。既然沈孝天是他孙子,他的产业一定要交给孙子打理,你对沈孝天是个威胁,既然如此,沈公望一定会对付你。”

    叶枫愣住,半晌才道:“或许吧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东南亚f国出现了动荡,甚至开始影响世界金融秩序,”纪红霞凝望着叶枫,“老一辈都知道。沈公望在f国下足了本钱,但是形式却还是并不稳定,太多的人想要结束这场动荡,可是沈门显然已经压制不住,迫切地需要联盟,你来到这里,不是为了拉拢联盟,而是为了打散洪门和沈门的联盟。”

    叶枫眯缝起眼睛。眼中也是光芒闪动,缓缓道:“没有看出来,伯母对天下大势也有分析。”

    “厉家这些年在东南亚怎么说也算有些势力,”纪红霞继续道:“沈门如果得到厉家的帮助,你觉得是否可以化解东南亚的危机?”

    叶枫嘴角一丝微笑,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。”纪红霞目光转冷,“不但你知道,你父亲也知道,不然他也不会费劲心思二十多年,收养了千千。然后利用你来骗取她无知的感情。”

    叶枫眼睛霍然睁开,握紧了拳头,怒视着纪红霞。

    纪红霞虽然早有准备,可看到叶枫眼眸中的寒意,还是忍不住地震颤。

    “怎么的,我说错了?”

    “我想千千已经解释的很明白。”叶枫长舒了一口气,放松了全身。

    “她是解释的很明白,我也确信她的确是在记事后被叶贝宫收养,”纪红霞冷笑道:“但是这并不证明,当初的事件和叶贝宫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叶枫皱了下眉头,“我不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认为世界上有这么巧的事情,叶贝宫地心思我是永远的自愧不如,”纪红

    道:“我突然有个很可笑地想法,当年千千被那人偷落红尘,那人虽然丢了千千,却是一直关注千千地下落,等到她记事的时候,才去刻意收养她,让千千对他感激莫名,那人又可以把自己置身事外,一举两得!叶少,不知道我的猜测,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叶枫保持沉默,只是目光中却有了一丝悲哀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解释,你是不是觉得问心有愧,还是知父莫若子,”纪红霞眼中夹杂着痛恨和揶揄,“叶少,抑或是,你也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侮辱任何人地好意,”叶枫叹息一口气,“但是我请你不要强迫别人和你一样黑暗,我不反驳你地话,只是因为我不屑。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不屑。”纪红霞连连冷笑,“叶少,你真的很聪明,我以为你会解释,我以为你会给你那个伟大的老子辩解。”

    “我何须解释,”叶枫淡然道:“我问心无愧。”

    纪红霞愣住,有些诧异地看着叶枫,仿佛在重新审读这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问心无愧四个字看起来简单,可是经过叶枫说出来,却有着不容置疑的信念,纪红霞不知道是什么支撑他如此的想法,可是她却知道,这个年轻人无疑是最难对付的那种。

    有句话说的好,有信心不一定会赢,但是没有信心一定会输,虽然老套,但是越老套的话就越有道理,她从叶枫身上看到前所未有的信心,这让她的信念多少有些动摇。

    “叶枫,以往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。”纪红霞一挥手,想要抹去一切。

    叶枫嘴唇动了两下,却还只是笑笑,他已经很少有这么客气地时候,这些只是为了千千。

    他知道,千千的困难比他还要大,所以他不能自乱阵脚,他记得千千说的一句话,叶枫,相信我,相信我们的爱,他已经把这句话铭刻在心,他相信千千,甚至超过相信自己!

    “我刚才说了下你现在的形式,你和沈门的恩怨不可调和,甚至到了不是你死,就是沈爷亡的地步,厉家如果全力支持沈门,叶枫你会输的很难看,可是厉家如果一心支持叶枫你,我想沈公望也会死地很难看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叶枫还是笑,笑显然是他遮掩心中情感的武器,他高兴的时候会笑,困难的时候也会笑,他只要是在笑,他就认为自己还有希望。

    “厉家可以支持,全力的支持你,”纪红霞突然说道:“我可以发动厉家帮助你,甚至可以帮你调停白家,和你一块联手。”

    “哦?有这么好的事情?”叶枫听起来并不兴奋,“我知道这种好事向来后面跟着个条件,而且是个很难办到的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确很聪明,”纪红霞目光露出了赞赏,“我只有一个条件,而且对你来说,应该很容易达到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妨说出来听听。”叶枫看起来很有兴趣。

    “离开千千,对千千说,你不爱她。”纪红霞一字字道:“只要你亲口对她说一句,你叶枫不爱千千,厉家必会全力以赴的助你对付沈门,还有那个沈公望!”

    说一句话,解决个天大的难题。解决一个困扰叶枫很久地难题,这看起来很容易,又像是很简单。

    “对千千说,我不爱她?”叶枫喃喃自语,嘴角一丝讥诮,似乎陷入了两难的地步。

    纪红霞也不说话,只是她眼中很有自信,也认为叶枫不会反对,因为这个条件实在很优厚。

    爱情在很多人眼中看起来至高无上,在更多人的眼中不过是个工具。

    “我想问你一句话。”叶枫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纪红霞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“你为了不想我和千千在一起,不惜开出个让我很心动的条件,”叶枫淡淡道:“难道在你心目中,我叶枫真的如此不堪,甚至连和千千在一起的资格都没有?”

    “叶枫,大家心里都明白,何必说出来。”纪红霞叹息一口气。“我不介意。”叶枫笑,“我只想问个明白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