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四十一节 一日三秋
    人谁无过?”叶枫处理完林通的事情,转过头望着张而能改,善莫大焉。我就给你一次机会,今天的事情,你显然不会说?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说,我不会说,”张子良只怕叶枫杀人灭口,听到他这样的说法,好像还有一线生机,大喜过望,迭声到,“我不说,我要是说出去,我就是孙子。”

    叶枫拿出一支录音笔来,向张子良晃了下,“刚才我们说的,我都做了记录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张子良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,”叶枫微笑道:“我们没好,你也一样,我知道你这种,吊销律师执照都是轻的,我捅出去,你被判个十年八年的也不成问题,当然不会是死刑。我牢中也有兄弟,到时候还能照顾你一下。”

    张子良脸色都有些发绿,知道叶枫的暗示。

    这些人一手遮天,有的时候,虽然判个十年八年,可是只要他们买通点关系,把他整死在监狱也是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“谢谢叶先生的照顾。”张子良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这个人最是公平,也给别人留有余地。”叶枫刚柔并进,口气和缓了下来,“其实我这次来,不过是要个公平。”

    “公平,怎么个公平?”张子良双目无神,心乱如麻。

    “你把八十万退给洪奇峰,怎么的,不愿意?”

    “愿意,愿意。”张子良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好,你把钱还给洪奇峰,然后你就什么都不用管。”叶枫冷冷道:“不过记得宣读第二份遗嘱,记得事先不要再给别人看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些?”张子良觉得难以置信,以为叶枫花费这么大的力气,也是想要修改遗嘱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止这些,”叶枫笑道:“但是眼前你只要做这些就行,以后再需要什么,我会和你联系。”

    望着张子良屁滚尿流的身影。叶枫眼中现出一丝讥诮,拍了下史禁的肩头,“那个女人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昏了过去。”史禁笑了起来,“这小子不经吓,让老大的一招杀鸡儆猴吓的什么都说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叶枫推开洗手间的房门,看到小丽还是和粽子一样的被捆在那里,浑身上下半丝血迹都没有,不由笑道:“你们现在做事情,越来越讲究办法。刚才就算我听那殴打声,也听不出破绽。”

    史禁双目放光,“还是老大教的好。下步我们怎么做?”

    叶枫沉吟下,“让他们继续留意观察洪奇峰,沈孝天,还有张子良的动静,一有接触。马上录下来证据给我,这个女人,这段时间不要露面,等到事态平息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诗经有云,一日不见如三秋兮,叶枫一直都是以为那是无病呻吟而已。

    可当他几天不见千千地时候。突然觉得有些不自在,感觉过去了很久。

    千千到了厉家几天,一点消息都没有,也没有和叶枫联系,这让叶枫突然变的没有什么信心。

    他从来不怀疑千千对自己的感情,就像自己不怀疑对千千的感情一样。

    三年前如果不是白晨蓓,他说不定已经和千千是夫妻。

    他对白晨蓓,更多的是一种震撼和内疚。他从来不知道。还有这样的女人,为了一个承诺,看了一张相片,就对他无条件的爱,他知道,那多半是母亲的影响。

    可是对于千千,他更多的却是由怜生爱,他在见到她地第一眼,看到她的纤若,看到她的胆怯。看到她望着自己地眼神,就油然生出一种保护她的感情。

    不过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强者。十多年来,一直无怨无悔的保护千千,可是蓦然回首的时候才发现,原来他错的厉害。

    他没有保护千千,(web用户请登陆www。1k.cn下载格式小说,手机用户登陆wap.1k.cn)一直都是千千无怨无悔地保护着他。

    失忆的三年,她一直无怨无悔的守在自己身边,默默的守候一个可能永远不会醒转的恋人,叶枫人非草木,岂能无情。

    千千有如水对鱼,阳光对万物一样,无声无息的融入你地身心,在的时候,让你感觉不到她的重要,但是在失去的时候,蓦然才会发现她的不可或缺。

    习惯了千千的注视,习惯了千千的浅笑,习惯了千千的佯怒,习惯了千千地忧心,叶枫突然发现,这一点

    习惯有着他总是忽略地丝丝柔情,浓浓地心意。

    他不怀疑千千对自己地感情,可是他有点担心千千说服不了纪红霞。

    强悍地有如他叶枫一样,婚姻也是不由自主,他为自由付出了血泪地代价。那千千呢,才回到厉家地千千,单薄的双肩是否能承受住来自家族对沈门的误解和偏见。

    来到厉家别墅前地时候,叶枫调整了心情,他觉得所有地一切,不应该让千千来承担,他叶枫也要尽一分心意。

    他希望厉家能看到他的诚意,沈门和洪门,几十年地纠葛,是到了了结地时候。而不是继续延续。

    记忆不是为了延续仇恨,而是为了不重蹈覆辙。叶枫不想延续这段仇恨。他接近白家,固然是因为沈门地缘故,可是他潜意识中,难道不是想由他来出面,缓解这段仇恨,虽然从白贤明那里看起来,任重道远,但是叶枫想让所有人看到他的决心,接受他地真诚。

    大门铁将军一样的横眉立目,对叶枫没有丝毫感觉,全然没有了第一次来的主动热情,敞开心扉。叶枫并不介意,下了车,按了下门铃,然后开始等候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十多分钟地样子,一个管家模样地人才走了出来,看了一眼叶枫,“你找谁?”

    “我找厉千千。”叶枫不卑不亢,又有些后悔,千千什么都好,就是不太喜欢现代化地东西,她没有通讯工具,也一直不给自己打电话,难道出了什么事情,想到这里的叶枫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“你找小姐?”管家贼一样的看着叶枫,“她不在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叶枫轻轻皱眉,却为千千的融入和被接受而高兴,最少管家说起小姐的时候,态度有那么一刻的高兴,“她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好像我没有向你通告地义务。”管家白眼一翻。

    叶枫点点头,“那纪红霞,纪伯母在吗?”

    “在。”管家不肯多说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那请你传一下,说叶枫想见她,谢谢。”叶枫竟然到现在都没有发火。

    管家撇撇嘴,却还是走进了别墅,叶枫不知道他是去通报,还是去睡觉,可是他只是屹立在铁门前,抿着嘴唇。

    这次没有过多久,管家再次走了出来,脸上多少和善些,“请进。”

    把叶枫带到了客厅,管家送上一杯茶后,只说了一句话,“麻烦你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叶枫冲了三壶茶水后,纪红霞才施施然的走了出来,还是面纱罩面,歉意的笑笑,“让叶少你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叶枫心中一沉,知道事情有些难以处理。

    纪红霞始终称呼他是叶少,固然是客气,也是在点明他的身份。比起上次而言,纪红霞显然又客气了很多,但是也冷淡了很多。

    交易筹码已经易位,如果叶枫不让千千认她的母亲,他知道也不是难事,那个时候的他,显然更有谈判的余地,但是他不想,也不屑,他拿任何来交易,也不会拿感情来交易。

    路是他自己选的,就算艰难,他也会走下去,无怨无悔。

    “上次过来看望伯母后,其实一直想来拜会,”叶枫维持客气地笑,“但是一直都很忙,今天才有空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,很忙?”纪红霞不冷不热,“忙于勾心斗角吗?”

    叶枫笑容不变,多少有些僵硬,“伯母真的会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纪红霞端起一杯茶,喝了一口,也是轻轻的蹙眉,显然也和叶枫一样,想着如何开局。

    “千千呢?”叶枫有些关切的问。

    “千千不在这里,”纪红霞说了一句,觉得口气有些生硬,缓和了一下,“她去见爷爷了,她有很多亲人要见,也有很多人想见她,叶少,这次无论如何,我都是要感谢你的盛情。”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?”叶枫喃喃自语,有了苦笑。

    纪红霞若有深意望了叶枫一眼,“叶少,你应该知道,千千是我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,没有谁会否认。”叶枫觉得茶叶有些苦。

    “我只有这一个女儿,”纪红霞缓缓道:“在我心中,我看她实在比掌上明珠还珍贵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