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四十节 杀鸡儆猴
    枫越不恼怒,越是闲聊,张子良反倒心中越没底,见闲,张子良终于忍不住的问道:“叶先生,我们井水不犯河水,不知道你今天找我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懂法呀。”叶枫一句话差点让张子良吐血,“我其实过来,想请教张先生一个法律问题。”

    小丽听到这里,心神大定,强笑着站了起来,“原来你们是来咨询法律问题,那你们慢慢聊,我不耽误你们聊天。”

    “死八婆,坐下。”林通终于说了一句话,他最恨贪钱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”小丽咕咚一下坐倒在床上,突然大声哭了起来,“不关我事,和我无关,真的不关我事,和我无关,我不认识他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突然变大了起来,隐有报警的意思,叶枫皱了下眉头,“林通,让她闭嘴。”

    林通毫不犹豫的一把把小丽拎了起来,小丽嚎啕大哭变成了厉声尖叫,“你要做什么,救命,救命,呜……”

    林通手脚麻利,一捆胶带已经缠了上去,封住了小丽的一张嘴,然后冷冷道:“你要是不想我把你鼻子也捆上,你最好老实一些。”

    小丽的眼中终于现出了惊恐,连连点头,张子良却是暗骂这个小丽头发长见识短,自己好不容易控制了局面,却被她一手破坏。

    根据他浅薄的歹徒心理学来讲,这个时候,不能引发歹徒的暴力倾向,不然很可能引火上身,所以故作镇定的说,“我也不认识她,几位大哥,不用给我面子。”

    史禁不给他面子,一记耳光煽了过去。“你小子是不是男人?和你上床的女人你不认识,你做鸭来的?”

    叶枫皱了下眉头,“史禁,你怎么能这样对待张律师。”

    张子良感激的眼神望向叶枫,觉得还是读书人讲道理,叶枫后一句话让他差点当堂吐血。“这样会留下伤痕,张律师可是个懂法讲求证据的人,就算要打,也要想办法不留伤痕才好。”

    这一会儿的功夫,林通已经把小丽手脚绑了起来,嘴也封上,粽子一样的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叶枫望了粽子一眼,“我最讨厌不听话地人。你们两个把她带到洗手间去,注意,不要太血腥。太暴力,对女人要温柔一些。”

    二人点点头,已经把小丽拎到了洗手间去,‘砰’的一声关上房门,然后就是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张子良扯着耳朵倾听,一颗心砰砰大跳,感觉到就要跳出嗓子眼的样子,可是偏偏什么都听不到。

    两个男人,一个女人在洗手间中听不到的寂静。实在比凄然的呼救更容易让人产生遐想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大响突然从卫生间传了出来,仿佛敲在地张子良的胸口,张子良用手捂住胸口,那一刻感觉仿佛敲在自己的胸口,神色痛苦。

    叶枫的一举一动看似平静无奇,却是点滴的给张子良施加压力,这声大响几乎击溃了他防御的底线。

    刚才一直都是寂静,自从这声大响传了出来后。乒乒乓乓的声音就再也没有停息的时候,听这种声音,非常类似竹板打到闷肉地感觉,叶枫却已经开始了话题,“张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张子良惊恐莫名,脑海中已经闪出一幕很血腥的画面,两个男人为了发泄,正挥舞着手中的钝器击打着一个被蒙住口鼻地女人,场面很血腥,也很刺激!

    “我说过。想要请教你一个法律问题。”叶枫的表情倒很平静。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张子良捂住胸口,强力压制住就要被激的出血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来到这里,是侵犯你们的**权?”叶枫认真的问。

    “算是吧,不过如果当事人不追究,一般不会有刑事责任。”张子良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“那么把当事人的遗嘱,未经公开,却向另外的人泄露,那算是什么罪名?”叶枫漫不经心的抛出这个问题,有如抛出了一个炸弹。

    张子良一下子面无人色,强笑道:“叶先生你真的会开玩笑,我不明白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明白?”叶枫笑道:“那我说地清楚一些,未经洪爷的允许,你得到八十万的酬劳,把洪爷的遗嘱给别人看,我不知道是什么罪名?”

    张子良咳嗽一声,自己都觉得声音有些发裂,“叶先生,我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洗手间房门一声大响,史禁已经疾步走了出来,脸上有了一丝惊惶,俯在叶枫的耳边,低声道:“老大,林通那小子一时失手,好像那女人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不大,张子良隐约听到,又看到史禁的裤腿衣襟红色点点,有股血腥味,不由心寒,一时间头脑一阵空白,很显然,他们杀了小丽!

    这帮人下手不留情面,他们杀了小丽,他们杀人不眨眼。

    这个念头不可遏止的升了上来,张子良已经惊恐地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不小心。”叶枫皱了下眉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史禁看起来有些惊惶,“要不要叫救护车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叶枫表现的极为冷静,“出去找个麻袋,要快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史禁惊惶的向外边走去,叶枫却又把他叫住,“史禁,把身上的血擦一下,记得不要慌张,不要让条子看见。”

    史禁点点头,急匆匆的走,却是一头撞在门框子上,慌乱的打开房门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叶枫这才回过头来,露出了笑容,“一点误会,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,张先生你不要害怕,我们都是文明人,好好的谈。”

    张子良的声音暂时丢失,半晌才找了回来,连滚带爬的下床,眼泪不可抑制的流淌,“叶先生,求你不要杀我,你不要杀我,你只要不杀我,我什么都说。”

    叶枫皱了下眉头,“没事我杀你干什么,我来到这里,只想咨询你一个法律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全说,我全说,”张子良虽然是个律师,也处理过一些案子,毕竟那离自己太远,这次碰到杀人不眨眼地人物,心理底线瞬间崩溃,“我没有对不起洪爷,我只是把他的遗嘱给洪奇峰看了眼,我念的是洪爷的遗嘱,我一个字都没有改,我向老天爷发誓,我如果说谎,天打五雷轰,我没有对不起洪爷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对不起洪爷?”叶枫淡淡的笑,“我记得洪爷的遗嘱说过,只有五家在场的时候,你才能宣读遗嘱,不知道你向洪奇峰宣读遗嘱的时候,其余四家在不在场?”

    张子良心中一凛,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哭诉,“叶先生,麻烦你饶过我这一次,我承认,我是一时财迷心窍才做出这种事情,可是我宣读的遗嘱真的是洪爷立下的,没有一丝篡改,我觉得这样做,虽然愧对洪爷的信任,可是,可是我真的没有篡改遗嘱,不信你可以去找公证处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如果没有公证处的话,你就可以任意篡改了,是不是?”叶枫冷冷的笑。

    张子良一怔,不能不承认叶枫说到他心里去。原来洪奇峰当初找到他的时候,的确是想修改遗嘱,不过遗嘱显然并非张子良一个人说的算,公证处还有备案。这样的话,如果家属有怀疑,可以提出查看公证处的备案,但是这种情况毕竟少见,洪奇峰为了稳妥起见,还是没有修改遗嘱。

    张子良贪财,却是胆小如鼠,生怕泄底,所以最多的底线是给洪奇峰事先看了下遗嘱,只是这样一下,他就能得八十万。

    虽然张子良也算个白领,但现在死一个人才陪个二十万,举手之劳的八十万对他而言,实在是难以抗拒的诱惑,这才让他违背了律师准则,叶枫说的很冷,却正中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,我知道错了,我知道错了,只求你给我一个改正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房门‘砰’的一声响,史禁拎个麻袋走了进来,林通也**的从卫生间走出来,裤子湿了大片,但是红色的血还是无法抹去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叶枫不满问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杀了人,我杀了人。”林通神色慌张,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“杀个人有什么了不起。”叶枫吐了一口痰,差点飞到张子良身上,“我问你怎么搞的一身水,你穿衣服洗澡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林通连连摇头,“我想洗去血迹。”

    “洗个屁。”叶枫轻车熟路,“一会儿出去买身衣服,把身上的连同那个,那个一块烧了,鬼都找不到。”叶枫向洗手间一指,张子良心中一颤,知道他说焚尸,更是惊惧,这个年轻人看似斯文,怎么杀人不眨眼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