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三十九节 法盲
    少卿默然,他当然知道叶枫的意思,他还年轻,这些小事,却是为以后留下极大的隐患。洪爷也是如此,当年没少挨刀,老了老了,每次夜深人静的时候,都是一个人挨痛,那种痛苦只有亲身体验的人才会知道。

    车子到了医院,叶枫安排这些虽然不是轻车熟路,可是大把的钱撒出去,上帝安排这一切却是轻车熟路。

    等到所有一切办好之后,俞少卿躺在床上,感觉梦一样。

    他这一辈子都没有住过这么豪华的医院,比起五星级宾馆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可他最终只不过说了一声谢谢。

    他不轻易说谢谢。

    叶枫对于病房还是多少有些不满,为俞少卿安排完所有的事情,包括验伤医生,这才郑重的对俞少卿道:“你现在的责任就是养伤,如果你还把我当作朋友的话,一周内不要动拳头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查明真相的时间并不多。”俞少卿显然没有忘记洪爷的死,“我可以不管马海亮,但是我不能不查凶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”叶枫拍拍他的肩头,“我会帮你办妥一切,到时候我还需要你来亲手手刃那个害死洪爷的人,你可要向我保证,出手的时候要健健康康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眼前一亮,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我骗过你吗?”叶枫笑着走到了杜桥的身边,“杜桥,我有没有资格命令你。”

    杜桥望了俞少卿一眼,“你是我大哥的朋友,你有资格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既然我有资格,那我现在命令你也在这里养伤,哪里都不许出去。”叶枫笑道:“少卿需要个照顾的人,你也应该为自己的莽撞赎罪。你赎罪的方法就是。好好的照顾少卿,一直到他康复,你有意见没有?”

    杜桥望了一眼俞少卿,摇摇头道:“没有。”只是他垂下头来的时候,眼中却闪过了一丝怨恨。

    很显然,他恨的不是叶枫地安排。人争一口气,他不能忘记被马海亮羞辱的场景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一个四星级的酒店前面,叶枫舒舒服服的躺在面包车里面,开车的是史禁,一旁是林通,宋公明并没有和他们在一起,叶枫最后还是放心不下俞少卿,留下宋公明继续开导杜桥。

    “老大。来了。”史禁突然低声道。

    三人把车子停到酒店对面不起眼的位置,史禁目光如电,紧紧地盯着路上的行人。

    不远处走来了一男一女。亲热的好像恨不得融为一体,史禁观察的久了,一眼就认出是张子良和那个小丽。

    叶枫所有的行动都是时钟一样的准确,却如怀表一样的隐秘。

    处理完马海亮的小打小闹,他已经开始对付洪奇峰地行动。洪奇峰有问题,这个不言而喻,可是黑道虽然和警方不同,但也要讲证据,叶枫现在需要的就是证据。也准备从张子良身上找出证据。

    花铁树一直没有出场,而且现在还在沈爷身边,这些叶枫都知道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在沈门,他知道的却比在沈门地时候还要多。

    花铁树是个老狐狸,和这个老狐狸斗就要充足的耐心,叶枫对这点心知肚明。如今f国的事情看起来已经落在沈门的掌握,叶枫知道,这个时候的花铁树并不着急。也不能着急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谈判的高手,知道谈判筹码的最佳运用。很显然,当初f国乱的时候,花铁树不惜任何代价也要联合洪门,但是现在f国的局势已经趋近稳定,这个时候反倒是洪门需要沈门,沈门虽然也需要洪门地帮手,但是这个时候,能沉住气的人才能争取最大的利益。

    叶枫也沉得住气,他知道所有的事情都要到了结束的时候。事情远非沉住气那么简单,大势所趋之下,花铁树很快的会发现他的估计错误,那个时候,也是到了他叶枫斩草除根的时候。

    他不出手则已,既然出了手,他不准备让沈爷和花铁树再有翻身地机会。

    洪奇峰这枚棋子虽然看起来微不足道,但是牵一发动全身,叶枫绝不会小看。

    “老大,他们去开了房,房间号码我已经知道,他们没有包夜,只是订了两个小时,这个张子良

    省。”史禁趁叶枫沉吟的功夫,已经把需要做的都

    凡事预则立,不预则废,这是叶枫一直告诉他们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再等一会儿。”叶枫笑道:“他们总要洗个澡,做下前戏,等到入戏的时候再打击他们,那时候他们是最慌乱紧张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史禁不能不佩服叶枫,“老大,你做这些真熟练,和条子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你们也不差,”叶枫忍不住的笑,“当初仙人跳抓邓莎的时候,不也是这个套路?”

    史禁老脸一红,“老大,那是什么时候的陈年黄历,亏你还记得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事情,我一辈子都记得。”叶枫眼中露出一丝悲伤,想起了什么,缓缓闭上眼睛,“工具都准备好了?”

    “准备好了。”这次是林通回答。

    叶枫微闭双眼,不知道为什么,竟然想到了白晨蓓,所有的一切看起来,都是诡异地错综复杂,可是到了揭露真相的时候,却还是逃不脱权钱和亲情,千千那里劝解的如何,叶枫突然有些想念。

    “可以出发了。”叶枫睁开眼的时候,嘴角带了一丝微笑,喃喃道:“这出戏还没有到**,那对男女我想却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下车,静悄悄的走到张子良定下的房间前,叶枫拿出铁丝,捅了两下,房门已经无声无息的打开。

    他这一手看起来轻而易举,干净利索,比起宋公明而言,快捷很多。

    两个手下来不及羡慕和拍马屁,已经跟着他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‘砰’的一声,林通用力的关上房门,‘啪’的一声,史禁打开了屋内的大灯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的惊叫声瞬间响起,贯彻了房间。

    女人的潜力无限,这个小丽的叫喊也直接还可以和高音喇叭媲美。

    床上不出意料的躺着一对男女,手忙脚乱,男的拿起女人的乳罩就往腿里套,女人却是拿起男人的内裤戴在胸前,惊慌无比。

    ‘咔嚓’一声响,闪光灯晃了一下,史禁笑着晃晃相机,拿出一张立得照片,伸到张子良面前,“张先生,照片效果还满意吗?”

    叶枫却是自己拿个凳子过来,舒舒服服的坐了下来,说了一句,差点让史禁喷饭,“临检,把身份证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张子良看到三人不着警服,显然不是警察查房,反倒镇静了下来,终于把裤子穿在身上,摸了眼镜带上,“你们是谁?”等到看清楚是叶枫的时候,终于忍不住的惊诧,“是你?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叶枫微笑的望着张子良,“深夜拜访,如有打扰,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“叶枫,你懂不懂法?”张子良看到他是个文明人,忍不住的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叶枫一只手放在耳边,做听不清状。

    张子良才要把脑袋凑过去大声说一句,突然想起了洪奇峰的惨状,心中一凛,竟然在床上退了一屁股,“叶先生,我觉得你严重侵犯别人的**权,我保持对你投诉的权利,当然,如果你知道违法,我也可以撤销投诉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懂法,”叶枫叹息了一口气,“麻烦先生教我。”

    小丽终于找到了衣服穿起来,胆怯的望着突如其来的三人,不敢稍动。

    叶枫虽然看起来很文明,其余的两个看起来,尤为凶悍,尤其那个拿相机的那个,刚才不停的拍照,实在让人心中塞个苍蝇一样难受。

    “我,我其实可以容忍公民偶尔的犯错,而且不予追究。”张子良望着淡静自若的叶枫,想起了来的庄局长,还有叶枫在灵堂前说的一番话,心中忐忑不安起来。很显然,这小子大有来头,不然当着一帮黑社会也不会出入自如,更不会能得到和庄局长喝茶的荣幸!

    叶枫有来头,张子良虽然不知道他的背景,对于这点却是心知肚明。灵堂上的时候,他虽然没有发言权,却是亲眼目睹打倒了洪奇峰,没事人一样,这小子今天找上自己,显然发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予追究?”叶枫晒然一笑,“那多谢你的宽容大量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