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三十八节 苦战
    到俞少卿的拳头堪堪递到自己眼前的时候,拳手这才就已重重踢在俞少卿的伤腿上。

    拳手显然精通打人之法,知道打在伤处更是惨痛,让人难以承受。

    俞少卿行动缓慢,被他一脚踢中,横着飞了出去,‘咕咚’摔倒在地面上,肩头耸动两下,竟然没有站起。

    马海亮已经大笑起来,拍着巴掌对拳手说道,“不错不错,今天你若是打倒了俞少卿,回去我给你的报酬加倍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要不我上。”林通见到俞少卿栽倒,心中不由叫了声好汉子,一方面有感俞少卿的坚韧,另一方面却想看看自己的本事。

    叶枫轻轻摇摇头,只是望着地上的俞少卿,他当然知道俞少卿已经有些抗不住,可是依照他的脾气,别人帮他就是害他,这个时候别人的出手,只能让他一番苦战付之东流。

    马海亮看了眼叶枫,脸色渐渐变的难看,一旁看戏也有些不爽,俞少卿的血性他是意料不到,得罪了叶枫,显然更不明智。

    俞少卿肩头耸动一下,渐渐双手支地,竟然又站了起来。他嘴角满是鲜血,也不揩拭,转过身来,一步步拖着向拳手走过来。

    场上没有人发出声响,就算杜桥都停止了呼喝和阻止,他双手握拳,指甲已经深陷到肉中,牙关已经咬出鲜血,双目赤红一片。

    啪嗒,啪嗒的拖步声音,没有节奏,只有阴冷,没有衰弱,只现坚强。

    俞少卿一步步走起来,好像都已经用了全身的力气,每一步看起来他都要倒下,可是他离拳手却是越来越近。始终没有倒下。

    拳手眼中终于有了不安和惶恐,比俞少卿功夫好的他见过,但是像俞少卿这么不怕痛不要命的人,他是第一回见到。

    不等俞少卿靠近自己,拳手低吼了一声,一脚又踢了出去。

    手是两扇门。全靠脚打人,拳手虽然称为拳手,但是不意味他脚下功夫不行,相反,他的脚法更能给敌人致命的杀伤。

    这一次他取的仍是俞少卿的伤腿!

    他不信,俞少卿不怕痛,他不信,俞少卿是铁打地人。

    他一脚踢了出去。已经十拿九稳,快捷如电。

    水浒三杰都是忍不住的闭上双眼,想着俞少卿被踢飞的惨状。叶枫没有闭眼,只是目不转睛的望着俞少卿,他知道俞少卿绝不是这么轻易倒下去的人。

    可是俞少卿突然倒了下去,他在最不可能的情况下倒了下去,拳手地一脚甚至没有挨到他的身子,他已经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只是如此一来,拳手却是一脚踢到俞少卿怀中。

    俞少卿扑身下去,拳手的一脚好像送到他怀中一样,他双手电闪般伸出。铁箍一样扣住拳手的脚踝,突然厉喝一声,然后别人就听到刺骨的‘咯吱’声响起!

    拳手一声惨叫,已经被俞少卿凌空掀起,重重的摔倒在地上,他倒在地上,只是捧着脚踝,脸上汗水冒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的脚踝竟然被俞少卿活生生的扭断。

    叶枫脸上动容。低声喝道:“好手法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全力掀翻拳手,却是合身一扑,已经向拳手压了过去。拳手一惊,顾不得痛,合身向一旁滚去,俞少卿重重地摔在地上,脸上痛楚的变形,却还能伸手拉住拳手的衣襟。

    拳手心中大寒,回肘反挫俞少卿地胸膛,另外一拳却是痛击俞少卿的脸庞。

    俞少卿不躲不闪。任由他一拳打在脸上,趁拳手一顿的功夫,却是爆喝一声,双手再次扣住拳手的肘部,用力的一错。

    ‘咔嚓’一声响后,伴随着‘砰’的一声大响,一声惨叫,俞少卿打个滚翻到一旁,拳手的一只胳膊竟然又被俞少卿扭断。

    马海亮霍然站起,面色苍白,水浒三杰悚然动容,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比起俞少卿的狠,比起俞少卿的拳法,他们才发现,自己半年前地功夫,实在小孩子过家家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拳手断了脚踝,胳膊,俞少卿却不放过,他才离开拳手,却又滚了过来,压住拳手完好的胳膊,一拳重重的挥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拳手连血带牙的吐了一口,不等俞少卿再次挥拳,拳手已经惨声叫了起来,“我输了!”

    俞少卿铁拳握的青筋暴起,牙关紧咬,凝望着拳手的双眸,一字字道:“洪家拳如何?”

    望着眼前血画的一张脸

    分辨不出五官,拳手一股寒意背脊冒起,“洪家拳闻面,我输地心服口服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惨然一笑,摇摇晃晃的站起,扭头望向马海亮,寒声问道:“马海亮,现在你是不是可以放了我兄弟!”

    叶枫听到俞少卿兄弟两个字出口,不知道为什么,心中又是升起一阵激动。

    每次俞少卿说出兄弟两个字的时候,他都觉得热血沸腾,他很少再有这种感觉,虽然从理智上来看,俞少卿做的并不理智,可是这个时候,理智已经是个笑话。

    此刻的俞少卿已经摇摇欲坠,看起来随时都要倒下去的样子,刚才他也如此,只是倒下去的却是别人。

    听到俞少卿的喝问,马海亮看了一眼叶枫,现在的俞少卿看起来坚持不了多久,但是规矩定了,在叶枫面前破坏,就有可能被他插手。

    “当然,你赢了,你有权利要人。”马海亮一抬脚,示意手下给杜桥松绑。

    杜桥才一松绑,就已经向马海亮一脚踢了过去。

    马海亮却是早有准备,退后了一步,杜桥一脚踢空,转瞬和马海亮的手下扭打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杜桥住手,难道丢人还不够!”俞少卿踉跄走了一步,差点摔倒在地,厉声喝了一声。

    刚才因为侮辱激发了他前所未有地勇气,可是如今的他虚弱的却想要躺下来好好的睡上一觉。

    听到俞少卿的呼喝,杜桥双拳握紧,却终于退了回来,扶住了俞少卿,声音哽咽,“俞大哥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虽然年纪不大,可是他的兄弟对他都是心服口服,因为他把兄弟看的比什么都重要,兄弟们看他自然比大哥还亲切。

    “洪爷说过,兄弟间不需要对不起。”俞少卿凝望着杜桥,“杜桥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“马公子,我们可以走了吗?”叶枫笑着望着马海亮。

    马海亮有些心虚,“当然可以,叶少,我郑重向你声明一点,这件事情我没有错。”

    杜桥霍然扭头,“那你说的话就是放屁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错了吗?”马海亮对于杜桥显然没有那么客气,“洪家完了,洪爷才死,你们就已经开始迫不及待争夺财产,真的让外人笑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杜桥怒目圆睁。

    俞少卿却已经一把抓住他的手腕,沉声道:“杜桥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杜桥咬着嘴唇,看到俞少卿浑身是伤,终于叹息一声,“好,不过马海亮你记得,今天的梁子我迟早要找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马海亮对于杜桥的威胁并不放在心上,蚂蚁威胁大象不算是威胁,只能说是可笑,“我只希望,下次你找回来的时候,不要再被别人打的鼻青脸肿,也不要拉着别人做垫背。”

    杜桥愤然,却再不回头,只是眼中一抹怨毒出现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几人走出了仓库,俞少卿终于舒了一口气,软软的向地上倒下去。

    水浒三杰都是抢先出手,几乎是在同时扶住了俞少卿。

    “好汉子。”史禁忍不住的称赞,“老大,这是你兄弟?”

    “我的朋友。”叶枫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几人钻进车子,竟然也不觉得拥挤,俞少卿半坐半躺在椅子上,倒有些惭愧,“叶枫,弄脏了你的车子。”

    叶枫看到他身上的鲜血透出,并无凝结,淡淡道:“你的血比这车子要贵,兄弟不需要说对不起,朋友之间也不需要见外。史禁,去医院,找最好的病房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。”俞少卿叹息一口气,“叶枫,我欠你的实在太多,说句实话,今天我就欠了你一条命,如果不是你及时赶到,我就算击败那个拳手,我也怕走不出这个仓库,马海亮不是个守信的人。”

    叶枫只能叹气,“你现在还年轻,你现在还能挨的动刀子,你才过了三刀六洞,就敢大打出手,我不能不佩服你的狠,可是你今天这样子,不好好的治治,我只怕你再过几年后,每天都要忍受今天的痛苦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