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三十七节 斗拳
    禁马屁拍的‘梆梆’作响,叶枫却是没有一丝得意之洪奇峰其实不用费力,他是做贼心虚,更何况现在是急功近利,迟早会露出马脚。现在困难的是,洪奇峰就算被砍成十段八段,幕后的人不会出头,因为在下棋人的眼中,这种人就是垫背,死多少个都不值得珍惜。”

    “幕后的人是谁?”宋公明头一回见到叶枫如此凝重。

    “如果知道是谁,那就不叫幕后。”叶枫嘴角终于露出一丝笑意,狡猾的有如修炼八百年的老狐狸,“他在使用缓兵之计,疑兵之计,我恰巧也想推延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拖延时间干什么?”宋公明又问,虽然知道肯定是得不到答案,可是接领导的话茬说话,那是手下的义务。

    叶枫果然没有回答,只是微微闭上眼睛,喃喃道:“我拖延的起,他们却是不行。如果等到那面图穷匕见的时候,就算不用我引,他们也要动手,这么说,这面的戏要做个十成十才好。”

    二十分钟的路程转瞬既至,叶枫下了车子,带着水浒三杰大摇大摆穿街走巷,来到一个看似废弃的厂房,径直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门卫看起来还想阻挡一下,史禁才要亮枪,叶枫塞过去一张钞票,门卫眼睛眯缝的不见,自然看不到四人。

    自然,三人又是一阵马屁,说叶枫处事英明神武,我们三人自愧不如。

    车上的叶枫早就观察好地形,进了厂子,直接奔一个仓库走去,到了门口,发现铁闸门拦路,望了一眼宋公明。

    宋公明闻弦琴知雅意,掏出一根钢丝,轻轻的插入的锁眼,倾听拨弄。不到十秒钟的功夫,暗锁已经发出‘啪’的一声轻响。

    这招叶枫也会,也在叶枫魔鬼培训教程之内,宋公明有小聪明,所以被培训专攻这些需要技巧的技能。

    史禁四肢发达,却是主练攻心和气势。出面交道威慑是他最近的业务,林通头脑简单,却是多练技击,也就是攻城的性质。

    当然三人经过培训后,和叶枫还是相差太远,叶枫足足练了二十多年地各种技能,不停的实践,他们也只有几个月的功夫。相差实在是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。

    可是就算如此,三人被培训后。再次出来的时候,内心也是空前自信。

    不怕虎一样的对手,只怕猪一样的队友,叶枫当然知道身边帮手关键时候地重要性,所以不惜代价,把他们送去进行最严格的培训。

    只是开锁这一项技能,宋公明掌握的已经最有效的方法,就算不卖**光盘,也是能以此为生。如果不是因为这样,三人也不会对叶枫死心塌地,神一样的崇拜。

    叶枫缓缓点头,径直推门进去,只是看了一眼,已经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水浒三杰虽然已经练到山崩于前不变色,看到里面的场景,比山崩还惨烈。不由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里面并没有什么宏大的场面,却有一个血一样的人。等到那个人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地时候,叶枫失声惊呼,“少卿?”

    四人鬼一样的进来,马海亮也是诧异无比,这是马家在这里的一个基地,马上要建厂地那种,所以他能出入自如,直接利用,可是叶枫他们怎么进来?

    马海亮在叶枫进来的时候。正轻松的坐在一处角落,高跷二郎腿,身边有着几个五大三粗的保镖,目光怜悯的望着场上。

    场上只有两个人,一个是俞少卿,另外一个却是个冷酷的人物,俞少卿浑身是血,嘴角鼻子身上胳膊大腿,到处见红,那人身上却是一滴血都没有,只是他望着俞少卿的目光中已经露出了一丝不安。

    马海亮的脚下却是卧着一个男人,全身被绑住,却是杜桥,艰难的抬起头望着俞少卿,嘶声道:“少卿,你走吧,我不要你救。”

    “好精彩,好精彩,黑市拳都没有这么精彩。”叶枫拍掌笑道,闲步走了进来,好像踱入自己地庭院,“马公子,我们又见面了,幸会幸会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进来的?”马海亮脸色一变,他是天不怕,地不怕,就怕叶枫说客气话。

    上次没有被凌迟,可是对于马海亮来说,远比凌迟还要恐怖,这小子笑容满面,杀人不眨眼,从他平淡

    的描述,马海亮竟然觉得,这小子杀的人绝对比自己

    “当然是走进来的,没有想到马公子脑袋不好使,眼睛也不好用。”叶枫看了俞少卿一眼,暗自叹息。这个人才经过三刀六洞,就能和别人再打,简直是铁打的筋骨,可是很显然,伤重的俞少卿不是对面那人地对手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俞少卿见到叶枫进来,眼中终于露出一丝喜意,不等说话,马海亮已经仰天打了个哈哈,“俞少卿,我们的预定的规矩还算不算,如果你说不算,我大不了当作你放屁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约定?”叶枫皱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他的手下竟然敢得罪我,我只是给他个教训。”马公子见到叶枫带了三个人进来,那三个正是作弄他的人,心中乱颤,知道这些人向来都是虎狼之辈,生性残忍,最可怕的就是他们身边总是埋伏着狙击手,这次四人赶来,说不定会在外围埋伏多少人。如果得罪了叶枫,那些人冲进来把自己打成筛子也是大有可能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的马公子心中发寒,却还是故作镇静,“道上的总有道上的规矩,俞少卿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俞少卿握紧了双拳,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“我和俞少卿约定,他手下得罪我,我总要给他个教训。这次如果不出手,那下次别人不要骑到我脖子上拉屎?”说到这里的马公子,望到了叶枫地笑,不由脸红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就让俞少卿和你请的拳手打拳,打赢了就放了杜桥?”叶枫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叶少真的聪明。”马公子也拍了两下巴掌,却总觉得不如叶枫拍的响亮。

    杜桥伏在地上,勉强抬头,却已经满是羞愧,嘶声道:“你们都走,你们都走。”

    “那打输了呢?”叶枫又问。

    “打输了当然向我斟茶认错,”马公子咬牙道:“这个条件好像也不苛刻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苛刻。”叶枫扭头望向俞少卿,“是和他说的一样?”

    俞少卿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马公子虽然嚣张,却是一点没错,江湖上的事情本来就要用江湖的规矩来解决。

    “你还准备打下去?”叶枫又问。

    俞少卿不等回答,拳手却已经冷笑道:“洪家拳不过如此,俞少卿,我听说你很能打,没有想到见面不如闻名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的脸一下子变的死一样的惨白,眼睛却变得血一样的红。

    握紧的拳头忍不住的发颤,不是因为怕,而是因为愤怒。

    “当然继续打下去。”俞少卿凝望着那个拳手,几乎一字字的迸出这几个字,“叶枫,这次的事情要我自己解决,你若出手帮我,我就当场死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此言一出,就算叶枫都变了脸色。俞少卿看起来虽然文静柔弱,翩翩少年,骨子里面却有一股刚烈,就算是叶枫,都是不敢小瞧,而且知道他话即出口,绝没有不算的道理。

    俞少卿笑容有些惨烈,却已经挺直了腰板,右手抬起,左臂下垂,“出手吧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在洪家只是外姓,可是在他眼中,谁都不能侮辱洪家,洪爷没死的时候不能,死了之后更不能。

    他是洪家的男儿,不能让洪家受辱,所以他能忍受洪奇峰的挑衅,可如果洪家有一丝受辱,他就算死,也要用血来洗刷。

    有人会笑他愚,有人会笑他傻,可是他不在乎,迟迟不见拳手出拳,俞少卿突然道:“叶枫,我求你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叶枫对于这头牛,也实在想不出什么方法,可是他不能不佩服俞少卿,他和司徒空一样,虽然文质彬彬,但是一腔热血涌出,只能让人叹服。

    “我若死了,只求你查出杀洪爷的凶手,杀了他后,烧纸通知我一声。”

    话一说完,俞少卿已经窜了出去,挥拳痛击拳手的脸颊。

    拳手一凛,听说俞少卿竟然有生死相搏的意思,心中微寒,却是不惧。

    刚才和俞少卿过招,这小子的确是个练家子,而是招式巧妙,可是满身带伤,脚步都是蹒跚,又如何能够打人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