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三十四节 恩怨难辨
    随风厉声急喝,用到叶枫身上,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

    叶枫皮糙肉厚,当然不会在乎不痛不痒的呵斥。

    “哦?不光彩的角色,我到不觉得!”叶枫听到人骂,反倒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二十二年前,厉家火起,我不知道沈门在这里扮演了个什么角色,”厉随风目光闪动,“我也不想追究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倒想追究,我想问问沈门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,又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叶枫针尖麦芒。

    “真的?如果你都不介意,我倒不介意说出来。”厉随风冷笑道:“二十多前,我们都怀疑,那场火其实和沈门有关,因为当初我爷爷站在白家那面,一直都和沈门不和,当初有人看到,金梦来就在那里出没,然后,厉家就发生了惊天大火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叶枫冷冷道:“我那时候不过几岁,难道你想把放火的责任推到我头上?”

    厉随风一怔,转瞬冷笑,“的确和你无关,但是你敢说,和你父亲无关?”

    “和他有什么关系?”叶枫面不改色。

    厉随风仰天笑了起来,等到正色望着叶枫的时候,半分笑容都无,“叶枫,你是聪明人,我不信你到现在还不明白我说的话!”

    “我不明白。”叶枫也是冷笑,“我只知道,如果没有我父亲,这个时候也就没有千千!有些人不知道感恩,只是知道记恨,这让我很失望。”

    厉随风放声长笑,满是悲愤,“的确,如果没有你父亲,可能没有千千,但是若不是你父亲当初抱走了千千,怎么会有我们兄妹二十多年不能相认!你父亲看似好心。却是好有心机,你们养育千千二十多年,如今看似好心的为千千找寻亲人,其实却是利用千千对你们的感激,换取你们需要的筹码。你不要说,金梦来当年的出现是偶然。你父亲抱走千千是偶然,你父亲别的名字不取,单取长生锁中的那个千千两个字是偶然,还有,你带着千千来到这里也是偶然?”

    叶枫终于沉默了下来,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让我说穿了心事?”厉随风凝望叶枫,“还是你问心有愧。无话可说?你们的确很成功,到了如今,千千。也就是我妹妹对你们感恩戴德,她为了不让你不高兴,宁可不认她地母亲,宁可不认她的大哥,宁可放弃寻找亲人!好的,我承认,你们赢了,你们处心积虑二十年,终于到了收获的时候。叶枫,开出你的筹码,我厉随风为了妹妹,可以答应你一切条件。”

    叶枫嘴角一丝苦涩的笑容,看似真地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千千却没有想像中的那么激动,“厉先生,我想你是完全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千千,你难道到现在还不相信我说的话?”厉随风眼中露出伤痛。知道千千对叶枫的一往情深,这是他一直担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不相信你说的话,我只相信我的判断。”千千低低的声音,望了叶枫,突然眼角迸出泪水。

    “千千。”厉随风大声喝了一声,“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千千伸手止住厉随风地下文,“厉先生,我想你们真的有些误解,我离开伯母,只是不想伯母伤心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不认母亲。她只能更伤心。”厉随风有些焦急,上前一步,一把抓住了千千的手掌,“千千,我可以答应你地一切条件,只求你醒悟过来,不要再被别人迷惑。”

    千千苦笑一声,“我也的确想找到亲人,我也的确想认纪伯母为母亲,可是很遗憾,我真的不是她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厉随风倒是一怔,“千千,你?”

    “根据伯母的描述,你妹妹千千是在襁褓时期走失?”千千这一刻看起来很冷静。

    “的确如此。”厉随风点头,“千千,你那个时候,什么也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我懂。”千千苦笑,“你是说我被人利用,可是我童年的时候,其实有段时间并不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厉随风怒目望向叶枫,叶枫这次索性扭头望向别处的风景。

    “我记事地时候,很穷困,没有新衣服,没有新鞋子,没有长生锁,”千千低声道:“我是个小丫头,我是个流浪儿,我遇到伯父的时候,并非那个襁褓中的婴儿!我想,这不过是个美丽的误会。”

    厉随风愣住。

    千千这才望向叶枫,有些失落道:“叶枫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叶枫还是望着远山,半晌才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望着二人远去的背影,厉随风有些急迫,“叶先生,如果我刚才说的有些过火,那我郑重向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他,多少有些歉然,如果千千说的是真地话,那么刚才他对叶贝宫的指责倒有些过火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叶枫摊摊手,“厉先生,我理解你的心情。”

    叶枫的态度很诚恳,厉随风多少有些歉然,“叶少,虽然当年我妹的失踪或许和叶贝宫无关,但是这并没有证明千千不是我的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千千皱了下眉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我这么说多少有些武断,”厉随风沉吟道:“可是你也可能被人捡走再遗弃,成为流浪儿,我只求你回去和我母亲亲自说几句话,好不好,我求求你,就算你真的不是我妹妹,也让我母亲断绝了这个念头,好不好,我求求你!”

    厉随风活的三十多年,求字却可能第一次出口,虽然并没有渲染,却是情真意切,七尺的汉子满脸都是恳求,千千本来就是面冷心热的人,见状叹息一声,“我只怕你们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他们失望吗?”叶枫冷冷说了一句,“厉随风,你不要只顾及你母亲和你自己地感受,你知道千千找不到母亲,又是多么的失望。她知道纪红霞不是她的母亲,却还为你们着想,你想到的却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厉随风蓦然涨红了脸,“对不起,千千,真的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汉子似乎觉得惭愧,却已经当先向大厅走去,那里,纪红霞只是痴痴的望着千千。

    千千心中一颤,觉得自己如果有这样的母亲,那真是老天的眷顾,“叶枫,如果我不是厉家的女儿,你还会喜欢我吗?”千千没有举步,突然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叶枫愣了下,只能叹息,“到现在你还问这个问题?我喜欢你,只是因为你是千千,没有别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刚才为什么不解释,”千千轻垂螓首,语气郑重,“你这么聪明,当然也知道,我被伯父收养的时候,已经多少知道些事情,那时的我遇到你,别人都是笑话我土,只有你来维护我,你知道不知道,那时候的我,就知道你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只有你知道我是好人,”叶枫有些无奈,“你也听出他们对我的成见,我来解释真相,他们只认为是借口。你来解释,效果肯定更好一些。你没有让我失望,想到了更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算你有理。”千千噗嗤一笑。

    千千当先行去,叶枫却是紧皱眉头,显然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纪红霞显然才听了厉随风的解释,脸上有些失望,“千千……”

    “伯母,我想无论我是不是你的女儿,都会有你这样一位母亲而庆幸,有的时候,有些事情不能强求,只希望你能想的明白。”千千看到纪红霞的失望,心生不忍,她显然并没有她表面那样冷酷无情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也知道,我急了一些,提出的条件也过火了一些。”纪红霞轻轻叹息一口气,“无论如何,你拉着一个人去做亲子验证,都是强人所难的事情,叶先生,对于刚才我的态度,我深表歉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无所谓。”叶枫笑了起来,“好了,现在一切都解释明白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纪红霞突然摆手,“验血有些强人所难,可是我记得千千身上有个特征,那个特征很奇怪,我想千千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特征。”千千回答的倒爽快,知道纪红霞不是自己的母亲,她反倒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女儿一出生,左脚心就有一颗红痣,”纪红霞话没有说完,已经看到千千的脸色惨白,“千千,你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千千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想这是胎里带来的特征,”纪红霞凝望着千千,“就算二十多年过去,也不会消失,千千,你能让我看看你的左脚心吗?”

    “红痣在哪里?”千千颤声问。纪红霞一怔,转瞬大喜若狂,“脚心涌泉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