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三十三节 疑案
    虽然厉随风对自己敌意不减,可是叶枫也能听出他对千千的柔情。

    叶枫眼中露出一丝感慨,却终于端正了态度,不再嬉皮笑脸,因为大厅中站着一个女人,仍是黑纱罩面,正是纪红霞。

    在纪红霞面前,叶枫也觉得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丈夫娘看女婿,越看越顺眼,可是纪红霞却显然看叶枫并不顺眼。

    “她为什么总是戴着面纱?”千千不问厉随风,却问叶枫。

    叶枫明显感觉厉随风的身子僵硬一下,心中一动,握紧了千千的手,压低了声音,“她可能有什么难言之隐。”

    千千身子一颤,再次望向纪红霞的眼神已经有了不同。

    纪红霞望见千千,快步走上前来,一把握住千千的手,呼了一声,“千千。”

    她这声呼唤的极为低沉,声音微颤,手掌也是忍不住的颤抖,只是这一声,就已经显得真情流露,无法遮掩。

    叶枫有些苦笑,他虽然不是个生意人,却比生意人更明白奇货可居的道理,如果千千是筹码的话,依照他以前的性格,按照千千对他的依恋,他绝对会漫天要价,等待生意上门,而不会主动将千千送上门来,只是现在的他,却只是想着,千千会不会接受这个母亲。

    他竟然头一次没有从厉家身上想到利益方面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伯母,你好。”千千一句话让纪红霞镇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千千,请坐。”纪红霞也感觉到自己的失态。望了叶枫一眼,“这位是沈门地叶少?”

    如果是别人,叶枫多半会讥讽她是间歇性遗忘,因为他们毕竟在灵堂已经见过一面,只是这位可能是岳母。叶枫也只能含笑说,“伯母,你叫我叶枫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,叶少。”纪红霞一指桌面。“请喝茶。”

    叶枫微微皱了下眉头,从称呼中已经听出纪红霞对他的排斥,却还是笑容满面,“我不渴。”

    纪红霞望了一眼千千,终于忍不住道:“千千。我想让你看一件东西。”

    千千望了叶枫一眼,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叶枫摊摊手,觉得这层窗户纸没有捅破之前。有着说不出的别扭,“其实纪当家,这次我来拜访,是想商量一下生意方面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厉随风的表情那一刻很古怪,“叶少,今天我们不谈生意。”

    “那谈什么?”叶枫沉声道。

    纪红霞一挥手。一个佣人已经拿了本相册走了上来,相册磨地有些陈旧。看出来经常有人翻动。

    翻开相册的第一页,纪红霞颤抖的双手倒转相册,推到千千面前。“千千,你看。”

    千千只是看了一眼,就是愣在当场,照片黑白分明。很有年代,上面是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婴儿。婴儿咧嘴微笑,可爱异常。那个女人如果不加说明,竟然完全是千千的翻版!

    “这是?”千千抬头望了纪红霞一眼,看到她眼中地渴望和期待,一颗心也是不由大跳起来。

    她怕回家,只是怕和叶枫分手,可是这不说明她不想念父母,多少次依稀梦里,眼角泪水浸湿枕巾。多少次母亲的面容模糊迷离,无法看清,她却从来也没有想到过,自己和母亲竟然如此的相像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女儿,也叫千千。”纪红霞抿着嘴唇,眼角却已经晶莹剔透,伸出手来,缓缓的想去摸千千地脸颊,“二十多年前,一次意外。我丢失了自己的女儿,她若是还活着。恐怕也和你一样。”

    千千垂下头来,只是微微一缩,她这个时候也早就认为,自己就是那个千千,可是她不敢确定,也怕真的美梦成空。

    “伯母,你女儿怎么丢地?”

    “那年好大的火,好大的雪。”纪红霞眼眸一闭,两颗泪水终于滑落下来,湿透纱巾。

    “当初厉家莫名的起火,火势汹涌,”纪红霞睁开眼睛,一道凌厉的目光扫过叶枫,“谁都不知道如何火起,那是厉家永远的一场疑案。”

    叶枫心道,你总不会以为是我地放的火,陡然心中一寒,难道是沈门放地火,不然父亲怎么会恰巧捡到千千,那说明父亲当时在场?

    “当时千千还在襁褓之中,并不记事,家里又没人。”纪红霞望着千千,眼中温情万千,“我当时第一个先把千千抱了出来,然后再冲进火场再去救公公,”说到这里的纪红霞有些凄然,“可我从来没有想到地是,我救出了公公,烧坏了脸,却不见了女儿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简略,众人多少都明白了当时地情形,厉随风低低的声音,“母亲的脸就是那次被烧伤,一直没有康复。”

    千千心中一颤,想要伸出手去,却又放下。

    纪红霞望着千千,凄然道:“二十多年来,我纪红霞得到了太多,失去也不少,但此生却始终有一个遗憾,那就是欠女儿二十多年的母爱。每次想到这里,我都只觉得内疚,只要找到女儿,我不惜任何代价。”

    叶枫撇撇嘴,“纪当家,千千的确和你年轻时候比较像,但是和你像的人也不少。其实说句实话,千千是孤儿,我也一直想帮她寻找亲人,可是也不能你丢了女儿,她没了母亲,就把你们安在一起吧?”

    纪红霞不理叶枫的捣乱和否定,只是望着千千,“你也叫千千?我记得我女儿丢失的时候,腕子上就有个长生锁,上面写着千千两个字。”

    千千点点头,心中一颤,这个名字可是叶贝宫起的,这已经不能能巧合来形容,“我没有什么长生锁,在我记事以后,伯父就叫我千千。”

    “伯父,叶贝宫?”纪红霞转头望向叶枫,目光中隐有憎恶,“叶少,你怎么看这个事情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看。”叶枫觉得有些麻烦,“纪当家,实话实说,你二十多年前丢个女儿,你认为千千长地和你像,所以你就认为千千是你的女儿,但是人家没有长生锁,这个有些武断吧?”

    “千千。”纪红霞一把抓住千千的手,“其实证明你是否是我的女儿,不必长生锁!如今科技发达,只要做下dna验证,就可以证明,只是,你肯吗?”

    纪红霞殷切的目光望着千千,带着点哀求,她是厉家的主事,如此用哀求的口气对一个人说话哀求,实在破天荒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肯,”叶枫连连摇头,做着恶人的角色,“都像你这样,觉得千千是自己女儿就要验证一次,那千千有多少血可够你们验证。”

    “叶少,你要什么条件?”纪红霞终于扭头望向叶枫,发现阻力不是千千的抗拒,而是叶枫地胡搅蛮缠。

    “总要给千千点报酬才行。”叶枫善意的提醒,好像个势利小人。

    千千却已经站了起来,“伯母,对不起,我想你搞错了,我不是你地女儿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三人都愣在当场,千千却已经拉住叶枫的手,低声道:“叶枫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千千?”纪红霞霍然站起,茫然不解,“你难道这么人心,不肯实现一个母亲多年的愿望?”

    “我怕我实现不了。”千千已经向门外走去,“伯母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叶枫看起来也有些愕然,跟着千千向门外走去,“千千,你……”

    一直走到门口,千千回头望了一眼,见到纪红霞还是痴痴的望着自己这面,手足无措,不由有些歉然,却还是毫不犹豫的走出了别墅。

    纪红霞并没有拦阻。

    “叶枫,”千千终于舒了一口气,“我知道你是为我好,可是我并不喜欢认亲里面夹杂一丝功利色彩,不然我宁可不认。”

    叶枫叹口气,“我并非刁难,我只怕太顺利,反倒让他们怀疑我的诚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千千不解。

    叶枫不等答话,一个人已经站在了二人的面前,冷冷的望着叶枫,“叶先生,我想和你单独谈谈。”

    厉随风目光有些愤怒,望着叶枫的眼神有些鄙夷。

    “还谈什么?”叶枫摊摊手,“千千不能听?”

    “我想听。”千千望着厉随风,“厉先生,有什么我不能听的?”

    厉随风长舒一口气,望了千千一眼,沉声道:“叶先生,你不觉得在这件事情中,你扮演的角色很不光彩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