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三十二节 患得患失
    小青说的很直接,问题很尖锐,叶枫听着胆颤心惊。

    看着叶枫的目瞪口呆,陈小青有些诧异,“叶枫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叶枫咳嗽了一声,“小青,那个男人说不定有苦衷。”

    叶枫做梦也没有想到,许舒婷会把他们之间的事情说给陈小青听。

    不言而喻,许舒婷又是方竹筠,又是沈孝天的,就是提醒叶枫,陈小青什么都知道。

    可就算这样,叶枫对于许舒婷也没有什么反感,她是该说出来,因为她实在压抑的太久。

    “有苦衷?”陈小青柳眉倒竖,杏眼圆睁,“他如果爱一个女人,为了**和另外一个女人上床,这也是有苦衷,这也叫**?”

    “他,他,或许不知道当时的情况。”叶枫只能为自己辩解,希望无罪,“他说不定神志不清……”

    “神志不清?”陈小青看来想要在叶枫身上得到解释,没有想到得到这种答案,更是气愤,“你说他和另外一个女人有了孩子,一骗就是二十多年,两地做人家丈夫,这也是神志不清?”

    叶枫愣住,“小青,你说哪个男人?”

    “我说我爸,你以为我说你?”陈小青余怒未消,没有注意到叶枫满脸的苦笑,“我不到这里还不能发现,我爸竟然有三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三个女人?”叶枫吓了一跳,也不由自主的想起三个女人,不知道陈小青是不是含沙射影。

    “王芳芳你当然认识。”

    陈小青愤恨的表情让叶枫看了,胆颤心惊。“我当然认识。那是你地继母。”

    “地确是我的继母,”陈小青心中的郁闷看起来不吐不快,“可是谁又知道我地生母在新加坡。而且还没有和陈友信离婚。”

    虽然这个答案很出乎意料,可是又在情理之中,叶枫并没有吃惊,送老婆孩子到国外定居,在这面在找个老婆的有钱男人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“其实这个王芳芳也是我母亲为陈友信选的,因为她知道男人的需求。”陈小青直呼父亲的名字。显然对父亲深恶痛绝,“我却知道男人统统不是好东西,叶枫,我不是说你。”

    叶枫无法反驳,也不能反驳,并不为陈小青高看自己而高兴,因为听陈小青的否定,自己虽然是个好东西。但好像不是男人。

    “母亲为父亲选了一个女人,然后去了新加坡。”陈小青目光中有了悲哀,“她对陈友信可以说是仁至义尽,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地是。男人的贪欲真的永远无法得到满足,原来早在十多年前。他就在这里养个情人,而且还有个女儿,到现在都已经上了高中。我们母女都是原谅他的花心,却没有想到他利用我们的感情,再次欺骗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叶枫长舒一口气,虽然都是男人的事,可这个和他无关。

    突然有些苦笑,叶枫想起了一件事情,当初在陈家抢劫案件发生的时候,隐者曾经说过,陈友信有两个女儿,事后根据叶枫的消息,陈友信只有陈小青这一个女儿,他当时没有放在心上,只是以为就算上帝都有打盹地时候,何况是隐者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的是,隐者竟然连陈友信的私生女也算在其中,他事无巨细,算的清清楚楚,真地如别人眼中那样,不理世事?叶枫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说话了,是不是你们男人都觉得这样是天经地义?”陈小青叹息一口气,“叶枫,你很让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事情已经成了事实,”叶枫犹豫下,“或许你们能找到一个好一点的解决办法,”叶枫想着方法地时候,其实也为自己考虑好办法。

    “没有好的解决方法,”陈小青摇头,“我会鼓励我妈和他离婚。”

    陈小青和许舒婷走了之后,叶枫愣在当场,久久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许舒婷很平静的离开叶枫,好像二人之间不过是纯洁的男女关系,她甚至话都没有多说一句,仿佛这不过是一场寻常的见面。

    “叶枫,她们真不是我领来的。”千千多少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“千千,我想问你一件事情。”叶枫突然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父亲除了你母亲,在外边还有个情人,你怎么办?”叶枫心存侥幸。

    “我?”千千有些诧异,神色也有些黯然,“我父亲在哪里?”

    叶枫苦笑,心想其实这不用回答,正常的女儿都会和陈小青一样。

    千千是个孤儿,自己竟然这么问她,实在是再荒唐不过。

    见到千千的黯然,想到她二十多年,不知多少次想起自己的父母,叶枫心中陡然涌起一阵冲动,“千千,你今天有事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干什么。”千千摇头。

    “去厉家。”叶枫目光灼灼,再无犹豫。

    —

    从洪爷口中得知千千和纪红霞长的相像,而且父亲的确是从玉龙雪山附近捡回来的千千,这就让叶枫已经百分百的确定,千千的确是纪红霞的女儿。

    叶贝宫捡到千千到底是巧合,还是刻意,这个叶枫已经不想去想,他这几天一直在挣扎,他挣扎不是为了别的,而是因为厉家对于他们沈门向来没有什么好感,对于叶枫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千千如果认祖归宗,那和他在一起,已经不是千千一个人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再见到千千的黯然,叶枫突然觉得自己一直都有些可耻,更有些卑鄙,他只想着不离开千千,想着两家的纠葛,对于千千的回归患得患失,他何尝想到过千千的感觉!

    “为什么今天去?”千千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叶枫牢牢的抓住千千的手,“千千,伸头一刀,缩头一刀,我想无论如何,无论你是不是厉家的女儿,我们都要面对现实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本以为千千还和上次一样,多少会反对排斥,没有想到千千竟然点头,毫不犹豫的说,“好。”

    厉随风已经把联系方式给了叶枫,其实就算他不给,叶枫也早就知道他们落脚的地方,当然,他还是装模作样的拿出名片,郑重其事的给厉随风打个电话,美名其曰的称为私人拜访。

    他打电话的时候,很遗憾沈孝天不在身边,不然看到他的一张脸上的表情多半有趣。

    放下电话的时候,叶枫笑了起来,“他们一会儿就会派车过来接我们。”

    千千愣了下,“其实我们自己去就行,何必麻烦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麻烦他们,是给他们面子,他们亲自来接我们,是给我们面子,这种麻烦就是礼节。”叶枫哲人一样的说,千千突然低声道:“叶枫,如果我被赶出了厉家,你们还会接纳我吗?”

    叶枫一怔,心道敢情你不想去认亲,而是去拆台,看到千千期盼的目光,半晌才苦笑,“千千,你放心,叶家永远欢迎你。”

    千千舒了一口气,喃喃道:“那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知道车子很快就到,可是叶枫没有想到三辆豪华的轿车几乎以一百八十脉的速度冲过来。

    厉随风下车的时候,几乎无视了叶枫,只是望着千千,嘴角一丝笑容,真诚带有激动,“千千,欢迎你来厉家。”

    别人都是爱屋及乌,厉随风看起来爱屋却恨不得把屋檐的麻雀赶尽杀绝,偏偏麻雀还不识趣的问,“难道不欢迎我?”

    厉随风冷冷的看了叶枫一眼,眼中一丝古怪,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叶枫搞不明白似乎当然欢迎还是当然不欢迎,却已经拉着千千的手钻到车子里面。

    千千垂头,嘴角却有一丝微笑,只是望着叶枫的那只手。

    那只手握的从来没有过的坚定。

    厉随风也望着那只手,不过看他的表情,只想拿把快刀斩下叶枫的那只手,可当他目光掠过千千的时候,还是轻轻的叹息一口气,坐到了驾驶位,竟然亲自开车。

    三辆豪华轿车畅通无阻的前行,到了一座别墅前面,铁门无声无息的划开,里面喷泉假山,青草红花,竟然颇为雅致。

    叶枫下了车,终于松开了千千的手,望着四周的景色,叹息一口气,“来到这里真的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叶先生喜欢的话,可以经常来。”厉随风又望了一眼千千,沉声道。

    千千听到这话,终于笑了起来,抬头望向了厉随风,轻声道:“真的?”

    厉随风望着她如花的面容,柔弱的身躯,怜爱之情油然而生,“千千,只要你高兴,你的朋友,就是我的朋友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