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三十节 授意
    日第二更,起点登录有问题,才恢复,爆发依旧,请支持,谢谢。

    叶枫听到俞少卿的陈述,眼中一丝感动,喃喃道:“他对我的帮助岂止这些,我当初只求一片树叶,他却给与我整个森林。”

    二人都是默然,显然都在缅怀那个老人。

    “根据我的资料,”叶枫从伤怀中回过神来,“洪奇峰为人其实并不聪明,而且向来都和蒋干类似,属于事后才知的那种。我去灵堂拜祭,如果按照你说他在内堂的表现,他绝对不会和我公然树敌。他不自量力的对我挑衅,甚至阻止我给洪爷上香,这实在是太糟糕的表现,也完全太不成熟,他和内堂的表现看起来完全是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一愣,皱眉苦想半晌,还是只能摇头,“叶枫,你到底想要说明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说明的是,”叶枫沉声道:“在灵堂的那个洪奇峰,才是真实的洪奇峰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还是不明白,“叶枫,那只能说明你太聪明,打人向来不留把柄,你动用庄局的力量,洪奇峰吃了个哑巴亏,不敢动你。”

    叶枫摇头,“我不是炫耀,我只是想说,内堂的洪奇峰表现的太精明,精明的好像事先安排的一样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心中一凛,失声道:“叶枫,你是说,洪奇峰所说的一切,不过是有人授意?”

    叶枫点头微笑,“不错。我的意思正是如此。洪奇峰表现不一,他本来不是这么聪明地人。他在内堂扣住洪爷的死不放,拿沈门的问题做文章,以他的智商。怎么可能如此地精明。所有地一切看起来都是静心安排,我想以他的头脑,显然到不了这种程度,所以我怀疑张子良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长吸一口气,“你是说,洪奇峰显然早已看过那份遗嘱,所以能够事先安排好说辞,这才让我无力招架?”

    叶枫点头。“不错,正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又惊又佩,“叶枫。不服你小子,可以又不能不服。为什么我在内堂亲身经历,反倒不如你小子看的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智商的确比你高那么一点点,”叶枫安慰的拍拍俞少卿肩头一下,“好在我这种人也不算太多,你大可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看起来想要拿刀捅死叶枫。最终还是道:“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想借张子良指控洪奇峰不可能,但是我们可以布局让他们露出马脚。”叶枫叹息道:“现在我们能做的是。你来引诱洪奇峰出错,全力的对付洪奇峰,我来对付洪奇峰背后地人。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叶枫走出俞少卿房间的时候,戴了幅墨镜。他化妆颇有技巧,也是这三年的心得。看到门口两个跟梢地扯着脖子查看出没人的动静,他倒不慌不忙地特意从二人面前路过,又借了个火。

    二人显然没有认出叶枫。有些不耐,叶枫叼着的香烟大摇大摆的从二人身边路过。心中只是想,跟踪俞少卿显然是洪奇峰的安排。并没有经过幕后。俞少卿虽然有些束手无策,但是这些路数看起来,都是叶枫再熟悉不过,现在他和沈门拼斗的除了心机和布局外。还有最重要地一点就是,制衡。

    上兵伐谋,其次伐交,其次伐兵,其下攻城。

    等到图穷匕见的时候,那也是胜负已分地时候,叶枫当然明白这点,老狐狸花铁树一直不露头,想要引蛇出洞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上次他在明,金梦来在暗。却让白城暗中帮忙摆了金梦来一道,让金梦来全军覆没。这次还是他在明,换成了花铁树在暗。却不再有白城帮忙,他如何对付花铁树?

    虽然花剑冰轻易的被金梦来炸死,叶枫却从来没有轻视过花铁树。

    花铁树能活到现在这个时候,就算吃的盐都不比叶枫吃的大米少多少,他越不出手,叶枫反倒没底,叶枫不想再等,可是他知道这时候拼地是耐性,他知道花铁树在等机会,所以他已经准备为花铁树创造杀他的机会。

    正寻思的时候,一个人轻轻在叶枫肩头拍了一下,叶枫头也不回,“千千,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是我?”千千的声音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“我猜地。”叶枫恢复了嬉皮笑脸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不知道,你刚才走神的功夫,我可以杀死你十次。”千千冷冷地

    “洪爷一死,这里已经波涛暗涌,你随时都有生命危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不知道,”叶枫转过身来,目光闪动,“如果不是你,这个时候别人靠近我,说不定已经被一枪打死?”

    千千一愣,“吹牛。”

    —

    叶枫一笑,不对这个问题过多地讨论,“厉随风他们没有找你?”

    “你好像很希望他们找我?”千千看起来有些不满,“这样你就为我找到家人,可以名正言顺的再也不管我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叶枫只能叹息,“如果你真地不希望他们找你地话,那为什么你昨夜一晚无眠?”

    千千俏脸一红,“你又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叶枫淡淡道:“因为我也是一晚无眠。”

    二人沉默起来,彼此感动,千千突然道:“你猜我刚才看到了谁?”

    叶枫摇头,“我又不是神仙,怎么去猜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人你认识。”千千又道。

    “我认识的人可以从这里排到玉龙雪山。”叶枫虽然调侃,却是看着千千的脸色,发现她的表情多少有些古怪,知道这个人多半不简单,不然千千也不会如此提出问题。

    “是个女的。”千千提醒。

    “女地?”叶枫皱了下眉头,“这个范围也不小,我认识的女的也可以从这排到玉龙雪山。”

    “敢情你认识的都是女人?”千千大为不满,举起拳头要打,“你不要顾左右而言其他,这个女地是谁,我可以让你猜三次,你如果认真猜,肯定能猜中。”

    千千是女人,也打了下马虎眼,她的问话显然也是一种考验,女人显然在叶枫心目中有着很重要地地位,而且可能在叶枫的心目中排名前三。

    但是具体排名第几,还是要等叶枫自己来说出来。

    很多女人都是如此,喜欢耍些小聪明,千千也是女人。

    叶枫心中一动,微笑道:“你碰到的当然不是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。”千千忍不住笑了起来,“我碰到我自己,那就有鬼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嘴上在笑,可千千心中多少有些感谢,很显然,叶枫说话做事向来滴水不漏,她让叶枫猜测女人是谁,实际上考验那些女人在叶枫心目中的地位,叶枫开口先说不是千千,看似蠢笨小白,却已经向千千暗示了一点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千千在他叶枫心目中还是占有重要地地位。

    “方竹筠在这里,难道你碰到地是她?”叶枫沉吟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千千摇摇头,对于这个结果并不意外,她当然知道方竹筠在叶枫心目中的分量,“竹筠姐很忙,哪里像我一样,闲的在路上逛街。”

    叶枫再想,犹豫道:“那是纪红霞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想到是她?”千千有些奇怪,“不是她。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在灵堂前看到她看你的眼神,很激动,很慈祥。”叶枫突然叹息一声,“就算我爸看我也从来没有那么激动慈祥过。”

    千千轻轻握住叶枫的手,“叶枫,你和我一样,都是没有母爱,你好可怜,所以想到纪红霞?”

    叶枫愣了半晌,没有想到千千从自己的回答得出这么个答案,“不是方绣筠,不是纪红霞,”用力一拍脑袋,“我真的有些笨,那一定是春若兰。她的老巢在这里,你碰到她实在是再正常不过。”

    看到千千望着自己的眼神,叶枫本来信心十足突然变得心里没底,“不是春若兰?”

    “是许舒婷。”千千终于自己说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叶枫明显的一怔,哦了一声,半晌才道:“她到了云南?”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许舒婷到了云南,而且在慈善晚会他在人头攒涌中,他一眼就发现她地踪迹,可是为什么千千让他猜测的时候,他竟然丝毫没有想起许舒婷?

    那是许舒婷不够分量,还是因为那个坚强有自尊的女人,在他心底埋地实在太深?

    千千仔细观察叶枫的表情,半晌才道:“许舒婷不是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叶枫心中一动,“她和谁一块来的?”

    “她和那人很亲热,”千千淡淡道。

    叶枫的脸色多少有些异样,或者可以说是心里泛酸,“那人是谁,难道是柯宋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