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二十九节 突破口
    日爆发,下节大约两小时后更新。

    叶枫说的情真意切,却也多少无可奈何,有的时候的确如此,俞少卿虽然有选择,可是依照他的性格,他又没有什么选择。

    俞少卿听了只有苦笑,“我只是个蛮牛,叶少这么聪明的人,当然会有更好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这么做,却多少束缚了自己,你讲规矩,洪奇峰却不讲。你可知道,”叶枫淡淡道:“你来的途中,一直有两个人缀着你,目前正蹲在楼道,观察着你房间的动静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叹息一口气,“叶枫,你倒是聪明,只是他们做梦也想不到你会提前到我房间来等。”

    叶枫摇头,“这是小技巧,废话不多说,你先说一说当初的局面,我好好的想想。”

    “事情和我们在医院想像的差不多,出头是的洪奇峰,矛头是对准我俞少卿,曹子华置身事外。”俞少卿把当时的情形详细说了一遍,补充了一句,“你和我的猜测都没错,的确有人想借洪爷的死做文章,他们的矛头对准沈门,倒是让人有些不解。”

    叶枫认真听完俞少卿的描绘,嘴角反倒浮出一丝微笑,“洪奇峰把矛头对准了沈门,其实也可能是混淆视线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心中一凛,“你说洪奇峰得到沈门的支持,却故意装作反对沈门?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行?”叶枫摊摊手,“他借这招打击你后,然后可以宣布遗嘱无效,到时候再联系沈门也是不无可能。不过我想洪奇峰只是小角色,如果真如我猜测的话。五家的争斗不过才开始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五家争斗?”俞少卿拧着眉头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叶枫轻轻叹息一口气。“少卿,洪奇峰不过是先行小卒,却已经是导火的引线。沈门的常用手法是不怕乱,只怕不乱。他们现在显然已经不想完全合纵五家,而只需要在这场动乱中。浑水摸鱼,扶植一家做老大,就完全可以赢得他需要地本钱。这种手法,沈门用地轻车熟路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会扶植哪家?”俞少卿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“从目前地形式来看,洪家虽然是出头兵,但显然不够分量。达不到沈门扭转东南亚局面的需求。”叶枫对于这些显然也是轻车熟路。“白家更是不可能,他们和沈门早就怨恨百结,绝对不可能联手,马家到现在只出来个马海亮,用意不言而喻,他们对东南亚的局面不算热心。剩下最大的可能只有春。厉两家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的叶枫嘴角一丝微笑,好似讥诮。“沈门扶植地多半是这两家中的一家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愤恨道:“我不管五家争斗,也不管谁和沈门合作,我只关心,是不是洪奇峰杀了洪爷。我们在医院的时候,就知道别人会借这件事情做文章。如今看来,洪奇峰已经有很大的嫌疑(本书转载16k文学网)。他在洪爷死后,叫嚣洪爷的死是医疗事故,迟迟不把洪爷遗体带离医院,显然就是早有预谋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如此。洪奇峰当初地嚣张跋扈如今看起来,倒有点老谋深算地味道。”叶枫点点头,“可是正如他想要陷害你却苦于没有证据一样,你想要证明他是杀害洪爷的凶手。同样缺乏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就这么算了?”俞少卿用力一拳擂在床头上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。”叶枫笑着摇头。“少卿,其实你刚才说的完全不对,如果我们猜测是正确的话,杀死洪爷的那就不是洪奇峰,而是沈门下的手!”

    “沈门?”俞少卿虽然冷静,却还是吸口长气,终于苦笑,“你说地不错,洪奇峰只是一把刀,但我现在的能力。只够对付这把刀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看了眼大腿胳膊上还有腰间缠着地纱布,恨声道:“我已经准备,实在不行。就先杀了洪奇峰再逃命。其余的事情交给子华去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命比洪奇峰要珍贵,”叶枫淡淡道:“你的血也比洪奇峰的要热,用你地亡命天涯换取洪奇峰一条烂命,实在是再愚蠢不过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苦笑,“那你有更好的方法?”

    “当然会有,”叶枫沉声道:“我本以为你从灵堂回来,多半会找到突破口,没有想到你竟然有这个最差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是有突破口,”望着叶枫的不急不

    少卿终于振奋精神,他终于发现自己比起叶枫还是大“叶枫,你对付沈门,沈公望如此的人物,还能保持不骄不躁,只是一个洪奇峰,我就已经心烦气躁,看起来是大不如你。”

    “拜托你不要再拍我的马屁,”叶枫终于苦笑,“为什么你小子每次的马屁让我听起来,都是高兴异常,总想要帮你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说的是实话。”俞少卿正色说了一句,憋了半晌,却又捧腹,只是牵扯到肋下的刀伤,忍不住又是龇牙咧嘴,“本来我已经绝望,感觉到孤军奋战,不过好在有你!”

    —

    俞少卿止住笑地时候,脸色变的凝重,“毫无疑问,李群和赵荣升都在撒谎,当初他们骗我寻找一夜大口九,我倒没有多想,眼下看起来,那时地他们,已经在洪奇峰地示意下对我欺骗,让人对我产生怀疑。”

    叶枫点头,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们从李群和赵荣升下手,或者直接询问大口九当晚的真相,会不会有所突破?”俞少卿沉声问,“只要他们能证实我的清白,揭穿洪奇峰的阴谋,我想我反客为主不是难事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肯定会帮你?”叶枫沉吟。

    “那倒不见得。”俞少卿犹豫一下,苦笑摇头,“大口九和我没有交情,可就算有交情,反倒会变成让洪奇峰反咬我一口地把柄。李群和赵荣升都是墙头草的性质,就算我找到他们,说服他们说真话,但再见其余的几个当家,我实在很怀疑他们会不会再咬我一口。”

    叶枫终于笑了起来,“你其实一点不笨,怪不得你想要杀了洪奇峰,再亡命天涯解决事情,因为你早就看出来,这条路行不通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在等待你的突破口。”俞少卿认真望着叶枫,“我知道你肯定有办法!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一直都在寻找项涛。”叶枫叹息一口气,“你显然很信任项涛和杜桥二人?”

    俞少卿点头,“我相信他们和信任我的拳头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洪爷过世后,其实就想找到项涛,问一些事情,但是发现他突然失踪,项涛这个人话虽不多,但是我相信你的眼光。”叶枫沉声道:“如果项涛真的和你是兄弟,那现在看起来很明显,项涛不是逃走,而是死了或者被别人囚禁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长吸一口气,握紧了拳头,“你说的不错,这么看来项涛肯定死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透出痛苦之意,牙关咯咯作响。

    “项涛失踪,显然对你不利,”叶枫点头,“当然,他也可能没死,不过是被洪奇峰囚禁,如果活的项涛能够供出你是主谋,毫无疑问,你长八张嘴也分辨不清,项涛没有出现,只能说明到现在为止,他还没有出卖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他在哪里?”俞少卿皱眉,“项涛身手不弱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在找。”叶枫拍拍俞少卿地肩头,“少卿,相信我,只要他还活着,只要他还在本城,我就有信心找到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眼下怎么办?”俞少卿皱眉,“所有的线索都是停滞,我们拿洪奇峰不是无可奈何?”

    “其实你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人物。”叶枫微笑道:“张子良有嫌疑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俞少卿反倒一愣,眼前浮出了那个带眼睛地中年律师,“张子良在内厅表现的中规中矩,而且是个律师,和洪奇峰也是针锋相对,他会有什么嫌疑?”

    “洪爷立遗嘱的时候,你在洪燈~火書城獨家手打首發爷的身边?”叶枫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”俞少卿肯定的点头,“当初洪爷立下遗嘱的时候,只有我,张子良在场。张子良念的遗嘱正是洪爷当初所立,丝毫不差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俞少卿有些黯然,“叶枫,洪爷对我说过,沈门不可靠近,那是个泥潭。但是你叶枫是个人物,可以深交。不要说我把你当作朋友,只凭洪爷这句话,如果叶枫你有需要,我俞少卿也是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。你既然叛离沈门,洪爷的遗嘱显然对你没有约束,他老人家处心积虑,就算临死前还记得你曾经的帮手,还你的人情。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洪奇峰却拿这点作为攻击我的理由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