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二十七节 立誓
    洪奇峰从来没有想到叶枫会用这招,很卑鄙,却很管用。

    他在暗自咬牙,却拿叶枫无可奈何,等到庄局长一走出灵堂,洪奇峰连连冷笑:“叶枫,你懂不懂道上的规矩!”

    道上的规矩就是,江湖的事情要用江湖手段来解决,你可以找帮手,但是不能扯上条子,不然只能被人家厌恶和痛恨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叶枫竟然摆手,“我不懂,我什么都不懂。我不是道上的,我是守法公民,所以也不必遵循道上的规矩。我今天来看洪爷,只是因为我是叶枫,只是因为我和洪爷是朋友!”

    他的朋友两字掷地有声,就算春星石听到也只能叹息,他到现在才明白为什么女儿会喜欢叶枫,因为无论怎么看,叶枫已经是少有的那种男人。

    叶枫说的言语平淡,但是口气凿凿,铿锵有力,朋友两个字说出来,俞少卿更是双目发光,热血上涌。

    他一直以为叶枫都是有些投机取巧,以势压人,可是今天叶枫敢单刀赴会,已经是莫大的勇气。

    叶枫找庄局来压阵,俞少卿不觉得鄙视,只是觉得钦佩,这招他做不出来,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叶枫总能在正确的时间,用正确的方法,做最省力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轻易的击倒洪奇峰,看似取巧。可是俞少卿自认如果是洪奇峰,也未见得能挡住叶枫地连环技击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不想动手。”叶枫凝望着洪爷的遗像,一字字道:“我到这里,只是想在洪爷地灵前说几句话……”

    没有人再阻止他,就算是洪奇峰也放弃了和他作对的念头。洪奇峰其实有些后悔,他本来已经在气势上压倒了俞少卿,再痛打一顿。说不定已经得到预期的效果。只是他在得意之下,想把叶枫一块放倒,可以让他意料不到的是,叶枫几乎没有怎么动手,他洪奇峰已经溃不成军。

    他和叶枫根本不是在一个档次上的对手。

    马海亮望着叶枫的目光却是再复杂不过,按理说叶枫整过他,而且没少和他作对,他应该是憎恶叶枫才对,只是看到叶枫平淡从容,他竟然不敢再把叶枫当作敌手。他也竟然一直没有敢找回这个梁子,他对叶枫有种深层次地恐惧。他只想息事宁人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知道,洪爷的死是有人暗算。”叶枫的一句话就让众人诧异不已,叶枫伸出食指,放到唇边,用力一咬,伸出手来。滴了一滴鲜血在香前,“我叶枫今日在此滴血焚香,立下誓言,无论谁是凶手,叶枫追到九天十地,也是绝对不会放过!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的叶枫,霍然转身,头也不回离去,留下一脸愕然的众人,心颤不已。

    在场人多。却没有谁再出声,仿佛都在震撼叶枫立誓那一刻。谁都看出叶枫的决心,这么说,杀洪爷,他应该没有参与!

    千千影子一样的跟着叶枫,纪红霞才要跟出去,却被厉随风一把拉住。

    大门轻轻的关上,轻的仿佛刚才没人来过一样。洪奇峰却知道这股羞辱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“俞少卿,你和这个沈门的叶少果然是朋友,”洪奇峰脑筋一转,只想拿沈门做文章,“他虽然说不代表沈门,可是这不是说说就可以否认地事情。”

    看到俞少卿的默然,洪奇峰羞辱转化成了愤怒,“叶枫刚才嚣张不可一世,谁都挡不住,可是俞先生地一句话就让他退走,这是不是说明你们早有接触,你莫要不承认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俞少卿终于怒吼一声,霍然抬头,冷冷的凝望洪奇峰。

    洪奇峰望着俞少卿眼中的冰冷,竟然忍不住倒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洪奇峰,你一直在洪爷的令前鼓噪不休,不就是想让我俞少卿百口莫辩。”俞少卿直呼其名,“那好,我承认!”

    “你承认什么?”洪奇峰心中一喜,众人一片哗然,春星石皱了下眉头,以为俞少卿终于忍不住洪奇峰不停的挑衅,丧失了理智。

    别人或许不明白,可像春星石这些老奸巨猾(1k小说网电脑站)的人物,如何不明白洪奇峰地用意。

    洪爷死后,权力之争不可避免,无论洪爷到底是谁害死,可是洪奇峰今天的一番话,已经在洪家造

    ,洪奇峰在权力之争中已经抢先一步,俞少卿就算今已经是声望大跌,没有了威信。

    “我承认我是外姓,我承认洪爷的死,我没有尽到保护的责任,罪过我是不可推卸。”俞少卿双眸闪亮,凝视着洪奇峰,“我也承认项涛是我兄弟,他的下落不明,我虽然不明所以,但是兄弟有错,我这个当大哥的就应该承担。我更承认,叶枫是我兄弟,他自从帮助洪爷找到高爷后,让他们兄弟和解,我俞少卿就认了叶枫这个兄弟,这是谁都不能改变的事实。”

    众人不再哗然,只有默然。俞少卿沉稳干练,沉默的时候多,激动的时候少,虽然洪奇峰一口咬定洪爷的死和俞少卿有关,可就算洪家地人,除了洪奇峰的亲信,也是多有不信。。

    高明远一直都是焦急旁观,他想替俞少卿辩解,却知道自己说话太没有分量,听到俞少卿地这几句话,高明远忍不住的老泪纵横,喃喃道:“洪大哥,你有这样的弟子,死而无憾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用力一拍胸膛,洪声道:“叶枫是沈门的人也好,他是洪门的人也罢,他是不是叶少我都不在乎,我只在乎他帮洪爷了却了心愿,只凭借这一点,我俞少卿就把他当兄弟!”

    洪奇峰不为所动,只是连连冷笑,“不错,你一直把他当兄弟,所以你伙同你的兄弟害死了洪爷。”

    他句句扣住洪爷的死,就算是春星石都是皱眉,很显然,洪爷的死是个迷案,俞少卿很难辩白。

    “春爷,”俞少卿突然一拱手,“眼下看来,我俞少卿就算没有害死洪爷,可项涛失踪,洪爷被暗算,护卫洪爷的人手是我安排,项涛是我兄弟,这些因素加在一起,无论如何,我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!”

    春星石只是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无可推卸,也是不想推卸。”俞少卿腕子一翻,手中赫然出现一把明晃晃的牛角弯刀。

    洪奇峰吓了一跳,又倒退了两步,厉声喝道,“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俞少卿不理洪奇峰,只是抱拳望向陈天龙,“陈当家,洪门最重兄弟之情,结拜之义,自创建一来,良莠不齐,像我今天的事情也不少见。”

    陈天龙一直都是默然,听到这里终于开口,“你说的丝毫不错,俞少卿,洪爷之死,你的确有责任,但是现在并没有证据说你杀了洪爷。奇峰说的虽然过火,我想也是一时激愤,谁都想找出杀害洪爷的真正凶手。”

    姜还是老的辣,陈天龙几句话已经拨乱反正,两不得罪,却多少算为俞少卿辩解一下。

    “多谢陈当家。”俞少卿眼前一亮,精神一振,“洪门结义,重在朋友之义,兄弟之情,可是人心叵测,总有兄弟反目,朋友成仇的事情发生,这里面有意气用事,也有误解的时候,可是当事人往往沉冤难雪,抱恨一生。”

    陈天龙目光闪动,露出一丝惊诧,想要说些什么,却是忍住。

    春星石却已经接道:“少卿说的的确不错,意气用事害人,误解陷害多有。”

    洪奇峰却是紧闭双唇,并不吭声,春星石和陈天龙发话的时候,没有他质问的余地。

    仇恨的种子他已经埋下,迫不及待的表现只会起到苗助长反作用。

    “洪门祖辈有感如此,生怕洪门兄弟抱恨终生,所以制定了一个规矩,就算当事人有莫大的嫌疑,但是没有证据证明,他也有洗冤的方法……”

    此话一说,灵堂寂静一片,洪奇峰脸色微变,洪家的人有些却不知道这个典故,只是窃窃私语的议论,陈天龙目光闪动,却是叹息一声,“你说的一点不错,的确有这个法门。”

    春星石目光有了赞赏,就算纪红霞听到,都是暂时忘记了千千,目光一凝,注视到俞少卿的身上,“随风,这个俞少卿是个人才。”

    厉随风叹息一声,“我觉得洪爷的死,和他并没有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纪红霞若有所思道:“有没有关系不着急下结论,谁能查出洪爷的死才是大有关系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