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二十六节 祭奠
    更完毕。求月票。

    洪奇峰见到叶枫点燃祭香,不由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叶枫对他说的话置若罔闻,明显不给他洪奇峰面子,不给洪奇峰面子的,无疑也是不给洪家面子,不给洪家面子,显然也不给其余四家面子。如果推而广之的话,那就是不给洪门面子。

    所以他二话不说,已经代表五家出手,一把向叶枫推去。

    叶枫动作不停,望都不望洪奇峰一眼,缓步走上前去上香。

    洪奇峰一步上前,已经落在叶枫身后,蓦然一怔,还要挥以老拳,突然木偶一样愣在那里,一动不敢动。

    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刀已经架在他的脖子之上,千千一语不发,神色冰冷。

    洪奇峰暗自悔恨,心道自己好了伤疤忘了痛,上次在医院的时候,已经中了千千的暗算,这次怎么还是毫不防备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小绵羊一样的站在那里,往往让人忽略她的危险和恐怖。

    叶枫不急不缓的上香鞠躬,默哀良久。众人看着洪奇峰僵尸一样的站着,不由好笑又诧异,纪红霞却是嘴唇微动,低声道:“随风,你妹妹长大了。”

    厉随风心中好笑,又有些酸苦,心道是不是妹妹还是难说,母亲已经迫不及待的夸奖。在洪门中女人不少,掌权的却不多。

    纪红霞能在厉家有一席之地,实在是个极有手段的人物。可是就算这种人物,也有遗憾。

    厉随风当然知道母亲遗憾什么。她遗憾二十多年,只是为了少了一个女儿。

    纪红霞死死地盯着千千,就算是千千都感受到她的注视,缓缓地扭过头去,望见纪红霞,微微错愕。再见到厉随风,突然手臂一振。

    洪奇峰差点晕了过去,发现千千手臂有些抖动,更是不敢稍动,长刀的锋利他早就见识过,不要说杀人,杀猪也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叶枫上香默哀完毕,这才缓缓的转过身来,好像才看到千千的长刀,叹息一声。“千千,洪爷灵前。不要无礼。”

    千千点头,收刀,干净利索。

    在场众人中练家子不少,能看到她把刀藏在哪里的,寥寥无几,更是骇然。谁都看不出这么个娇滴滴的女子。本事竟然不让须眉。

    纪红霞更是一霎不霎地望着千千,目光激动。

    洪奇峰却是倒退一步,厉声喝道:“叶枫,你简直太放肆,你真的以为沈门无所不能?”

    他鼓动的本事颇为了得,只是一句话,在场洪家的人都是低哼了一声,上前一步,隐约有合围的架势。

    叶枫转目望了一眼,目光突然落在陈天龙的身上。闪过一抹诧异,飞快抹去。“什么时候,给人上香祭奠也变成了放肆。洪爷尸骨未寒,你对宾客如此,恐怕洪爷泉下有知,也不会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张口洪爷,闭口洪爷,”洪奇峰连连冷笑,“洪爷两个字也是你叫的?”

    “哦?”叶枫对于洪奇峰的咄咄逼人,倒是毫不介意,“我不叫洪爷那叫什么?”

    洪奇峰一滞,脑筋转的不慢,“洪爷谁都叫得,凶手叫不得。我知道某人和洪家的俞少卿阴谋,害死了洪爷,还上这里上香示威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叶枫挥挥手,示意他走上前来,揉下耳朵,“我最近耳朵不好使,你大声一些。”

    洪奇峰伸手一挥,众人围上前来,自己走上一步,“叶枫,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,俞少卿有杀害洪爷地嫌疑,你叶枫也有!”

    他话音才落,叶枫已经一记耳光煽了过来,洪奇峰做梦也没有想到,众人的威逼之下,叶枫竟然还敢出手。

    ‘啪’地一声响后,所有人都愣在那里,叶枫却是手动不停,反手又是一记耳光,再加上一脚,洪奇峰本来也会两下,却是猝不及防,一屁股坐在地上,才想鲤鱼打挺站起来,就被叶枫一脚踩住腰部,无法用力。

    “叶枫,反了你,你敢在这里动手。”洪奇峰不能起身,却已经厉声喝道:“兄弟们,关门。”

    叶枫来后,灵堂上已经没有外人,大门‘咣当’合上,众人才要上前,叶枫却是笑了起来,蹲了下去,一把枪顶在洪奇峰的脑袋上,淡淡道:“你再叫一声,信

    在洪爷灵前打爆你的头?”

    洪奇峰没有再叫,汗水已经流淌下来。

    黑洞洞的枪口顶在他脑门上,看到叶枫嘴角带笑,眼中却是一丝笑意也没有,洪奇峰那一刻,竟然丝毫不怀疑叶枫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叶枫,这是洪爷的灵前,请你自重。”谁都没有想到说话地竟然是俞少卿。

    春星石叹息一口气,喃喃道:“洪家的人丢人,反倒要外人来挣脸,这个俞少卿,真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叶枫并不意外,懒洋洋的收起枪来,“少卿,你说错了,我和洪爷是朋友,我当然不会放肆,我只是替他教训这种不成器的子侄。我想洪爷大量,就算还在,也不会怪我。”

    洪奇峰终于缓缓站起,退后两步,死死的盯着叶枫,“叶枫,今天你能活着走出去,我洪奇峰的名字倒着写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你的名字恐怕只有倒着写,”叶枫倒是毫不在意,“洪奇峰,我叶枫既然敢来,当然有出去的打算,你洪奇峰想要留我,首先拍拍胸膛看看,有没有这个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叶枫,你就算全身是铁,能打几根钉。”洪奇峰冷笑道:“洪家上下不畏死,你一把枪能有几颗子弹?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一个手下突然推门进来,低声在洪奇峰耳边说道:“洪老大,有人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都挡在外边。”洪奇峰手臂一挥,“这里是洪家的事,与外人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和外人无关?”门外突然走进来一个胖子来,看起来比张发财差不了多少,只是他一身警服,红光满面。

    洪奇峰一愣,“庄局长?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一愣,说话声音也小了很多,谁都没有想到警局也会出人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庄局长很胖,看起来很好说话,谁都知道,庄局长可以说是这里的土皇帝,一手遮天,一直和洪爷有联系,谁都没有想到叶枫竟然请地动庄局。

    洪门就算执行家法,也只能处在暗地,没有谁会在警察面前嚣张,毕竟这是国家机器,而且看起来,这个机器很犀利。

    庄局长看了叶枫一眼,缓缓点头,对于旁人都是望也不望,走到洪爷的遗像前,神色黯然,伸手取香,点燃祭奠,弯腰施礼,一切仪式办完,这才转过身来,皱了下眉头,“老洪尸骨未寒,你们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庄局,”洪奇峰目光闪动,“洪爷地灵前,谁都不敢放肆,我只是想问一句,从情从法,灵前带枪是什么罪名?”

    庄局的目光从陈天龙脸上一闪而过,落在洪奇峰的身上,“谁带枪,是你?”

    洪奇峰毫不犹豫的一指叶枫,“是他。”

    庄局的目光落在叶枫身上,隐有笑意,“叶枫,你带枪了?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一愣,没有想到庄局长和叶枫如此的熟捻。

    “我带了,不过,”叶枫伸手把枪拔了出来,丢在地上,‘啪’的一声响,并不沉重,“是把玩具枪,带枪犯法,不知道带玩具枪也犯法吗?”

    他此话一说,洪奇峰一愣,转瞬臊的脚后跟差点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叶枫一把玩具枪竟然吓的他动也不动,他本来想当场告叶枫一个私匿枪支的罪名,就算抓不住他,也让他吃瘪一回,没有想到最后吃瘪的竟然是他自己。

    “带玩具枪当然不犯法,只是没有想到,你这么大的人,竟然还是这么好玩。”庄局拍拍叶枫的肩头,很是亲热,“叶枫,洪老头去了,我心情不好,陪我去喝茶。”

    众人又是愕然,叶枫却是司空见惯,“庄局,我还有事,麻烦你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在门外等你。”庄局竟然毫不犹豫,缓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从来到去,竟然谁都不理,可是众人也是不好说话,庄局长毕竟是官方的代表,不想造反的话,谁都不能抹他面子。

    谁都没有想到,一场剑拔弩张的局面竟然被这么轻易化解,无声无息。

    庄局喝茶的邀请简单,可是代表的含义谁都明白。

    谁不放叶枫出去,就是和庄局作对,庄局在外边等候,就算是洪奇峰也不能再为难叶枫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