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二十四节 嫌疑
    三更,求点月票,下午继续更新。

    洪爷死了,死于谋杀。

    护士死了,也死于谋杀。

    杀了护士,显然为了掩盖洪爷死的真相,所有的事情看起来一加一等于二一样简单,在洪奇峰看来,就算小白脑残人士都应该明白。

    “我不明白。”一个声音响了起来,多少有些小白的样子,脑残的问道:“你到底说什么,麻烦你说清楚一些。”

    洪奇峰扭头一看,见到马公子一脸迷惘的样子,恨不得拿起板凳拍死他,他虽然知道这个马公子比较小白,可是没有想到他这么白!

    “虽然警方还不知道,也没有往这方面想,因为我这些推测没有对他们说,洪爷教导过我们,江湖的恩怨,就要用江湖的手段来解决,牵扯到条子,那只能被外人看笑话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缓缓点头,显然认可他这句话,洪门的确有私立刑堂的习惯,门内的事情,向来由门规来解决。

    “但是现在已经很明显,那个护理是收了别人的钱财,这才给洪爷注射了违规药物,导致洪爷死亡。可凶手显然是怕事情败落,这才要杀人灭口,可他还是不够聪明,他如果够聪明的话,倒应该等一段时间动手,但是他杀了专业护理,反倒让人起了疑心。”洪奇峰说到凶手的时候,一直冷眼望着俞少卿。

    俞少卿拧着眉头,只是望着洪奇峰。并无畏惧,因为他问心无愧。

    马公子这才有些明白的样子。“你是说,有人迫不及待地想要洪爷死,所以收买了专业护理,给沈爷注射了一种药剂,这才导致了洪爷的死亡,事后又杀人灭口。这才被你细心地发现?”

    他把洪奇峰的话重复了一遍,洪奇峰却没有不耐,相反倒有些高兴,“不错,我的意思正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凶手是谁,难道是你,不然你怎么这么清楚?”马海亮一句话差点把洪奇峰的鼻子气歪。

    “有点头脑的人都不会这么说,”洪奇峰冷冷道,对于别的当家,他倒可能客气一些。但是对于这个马海亮,他不觉得这小子能比自己强到哪里。“我只是怀疑有人妄图想在洪爷病危地时候控制洪爷,事败后这才暗算了洪爷。也或许他的遗嘱立的不符合某人的心意,这才让那人气急生了杀意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春星石很有些吃惊,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洪爷临终前想必也看穿了某人的用心,却被某人成天贴身保护,无法向外界求救。这才立下了这么份遗嘱。”洪奇峰说着某人的时候,一直望着俞少卿,指的是谁不言而喻,就算是曹子华都听的入神,忍不住望了俞少卿一眼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最后洪爷去世几天内,一直都是俞少卿,杜桥和项涛几个人在身边。

    俞少卿目光闪烁,却是保持沉默,很显然。这个时候的他莫名其妙的卷入漩涡,保持沉默是理智地方法。但是别人会让他保持多久?

    “张律师,我想问你一件事情,洪爷立下遗嘱的时候,神智是否清醒?”洪奇峰突然道。

    张子良毫不犹豫道: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立下遗嘱地时候,除了你,又有谁在洪爷的身边。”洪奇峰又问。

    “其实立遗嘱的时候,只要当事人一人即可,不需要太多的人在身边。”张子良犹豫下,看了一眼俞少卿,“当初洪爷在病床上立下遗嘱,这位俞先生在他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明白了。”洪奇峰如同化身成为律师一样,气势磅礴,“现在我想俞先生是不是需要给我们解释一下?”

    他口气突然转换,由少卿转为了俞先生,十分的疏远。曹子华也听出了他地疑问和诘责,脸上也露出疑惑的表情。很显然,洪奇峰现在已经公开怀疑俞少卿控制了洪爷,而且杀死了洪爷。

    “解释什么?”俞少卿舒了一口气,握紧了拳头,却没有别人想像中的冲动。

    这下就算陈天龙都是忍不住的看了俞少卿一眼,暗自点头,这个年轻人显然不是白痴,也不是没有听懂洪奇峰的意思,但他还能保持如此的冷静,那实在是很少有人能够做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人要是受到了冤枉诘责,第一反应当然是辩白,却不知道这个时候,辩解向来分量轻了很多,更容易被人攻击,不白之冤和跳到黄河都洗不清很多时候就是讲的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“俞先

    很聪明,”洪奇峰加重聪明两个字,暗示着什么,“来反对我们和沈门的人接触,这点众人皆知。可是有些人却是不满,最近频频和沈门的人走地很近,据我所知,俞先生最近和叶枫走的很近?”

    俞少卿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陈天龙却是目光闪动,“叶枫是谁?沈门地那个叶枫?”

    要是别人询问这个问题,洪奇峰会直接无视,可是陈天龙出声后,洪奇峰只有毕恭毕敬,心中嘀咕,心想叶枫难道有很多。不过转念一想,叶枫这两个字的确是再寻常不过,国内没有几十万,最少也有几万叫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“陈当家说的不错,叶枫的确就是沈门的代表人。”

    陈天龙脸上闪过一丝厌恶,骨子里面表现出来的一样,哼了一声,“原来就是那个纨绔子弟!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洪奇峰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陈天龙缓缓点头,再不多话,可是这一问一答之间,已经给众人一个答案,俞少卿的确和沈门的人走的很近。

    在场的除了五家代表,其余的人都是洪家的人,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鄙夷的目光都已经望向俞少卿,只差没有口水喷上去。

    “洪爷严禁我们和沈门的人接触,可是这时候有人公然违抗,他显然知道洪爷已经老迈,以为完全控制住了洪爷,进而掌控洪家。没有想到洪爷为了洪家着想,这才立下了这么个规定。”洪奇峰脸上露出一丝悲痛,“我想这是洪爷临终前,受制于人,能为我们洪家做到的极限。某些人没有想到洪爷会立下这个规矩,大出意外,虽然看起来他得到的也不少,但是最终第二份遗嘱他也显然没有看到,或许看到了,对他分配不公,这才让他恼羞成怒,下黑手暗算了洪爷,并且杀人灭口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的洪奇峰,一直用某些人代替凶手,可是在场众人,没有一人不知道他指的就是俞少卿。

    “我洪奇峰虽然身为洪家的人,可是最近被某些人把握住大权,不能举动,发现疑点后也是不敢伸张,”洪奇峰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,突然跪到了春星石几人的面前,“几位当家,我无力惩办叛逆,只能借洪爷尸骨未寒之际,请你们援手惩罚叛逆。我想,”洪奇峰咽了下口水,“洪爷尸骨未寒,定在这个不合规矩的时候宣布遗嘱,定要我们几人在场,而且要让五家也要在场,我想他老人家用心良苦,也知道奇峰本事低微,这才求几位当家主持公道,还请春爷,陈爷,纪当家明察。”

    洪奇峰此言一出,合情合理,就算一直看戏般的厉随风都是大皱眉头,怀疑的目光望向了俞少卿。

    很显然,洪爷一定要这个时候宣布遗嘱,肯定有他的用意,难道真的如同洪奇峰所言,俞少卿已经控制了洪家,挟天子以令诸侯,这才逼迫洪爷不得已,要出此计除掉俞少卿?

    “俞少卿,你到现在一句不说,可是觉得良心有愧?”洪奇峰满脸悲痛,看起来想要上前痛打俞少卿一顿,以解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俞少卿长舒一口气,向四周抱拳施礼,“几位当家,俞少卿不才,如今二十有七,如果算来,跟了洪爷也有十三年。”

    “越是身边的人才是最难防范,”洪奇峰冷冷笑道:“很多人处心积虑无非为了洪家的财产,因为他知道洪爷重义也重亲情,绝对不会把所有财产交给狼子野心的人处理。”

    他口口都是用代词虚指,并不点出姓名,可是句句扣住俞少卿不放,春星石凝望着洪奇峰,微微皱眉。洪爷在时,这个洪奇峰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族人,就算春星石也没有注意到,洪家竟然也有如此老辣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你口口声声说是某人,”俞少卿眼中终于现出一丝愤怒,“不错,洪爷临终的一段时间一直都是我在他身边,洪爷立遗嘱的时候,也是我在他身边,洪爷对我信任,本来是我的荣幸和骄傲,可是没有想到竟然被人当作攻击的借口,可是我想洪奇峰你忘记了一点,洪爷过世前晚,我并不在洪爷的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怎么证明?”洪奇峰冷冷笑道。

    俞少卿一怔,“什么怎么证明?”

    “我想问你,洪爷昏迷前那晚,你身在何处。”洪奇峰沉声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