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二十二节 陈天龙
    今日爆发,下节大约在两个小时后更新。

    --

    春星石来的很早,实际上,他是其余四家来的最早的一个,他来到灵堂后,直接上香祭奠,缅怀静思足足用了五六分钟。

    这在一般人眼里来看,祭奠时间实在有些长,洪奇峰却只有高兴,这说明春家对洪爷的尊敬,也是说明春星石对他洪奇峰的重视。

    春星石是谁,那是如今春家的主事人,他亲自来到这里,已经是给洪家极大的面子。

    望了站在一旁还礼的洪奇峰一眼,春星石只是点点头,话也不多说一句,被人带到一旁静坐喝茶。马海亮是今天来祭奠的第二家,马公子虽然嚣张,在灵堂上倒还是毕恭毕敬,人死如灯灭,人都死了,他就算要找麻烦,也没有必要找死人的麻烦。

    对于马海亮,洪奇峰还是恭敬有加,以平辈执礼,因为洪奇峰觉得,这个时候,能够争取一个支持,还是争取一个支持的好。

    等到马海亮祭奠完静悄悄退下之后,迎客人高声报名,“白家陈天龙前来祭奠。”

    陈天龙这个名字报出来的时候,不但洪奇峰,就算是春星石都是微微有些意动,放下了茶杯,扭头望去。马海亮也是微微坐直了身子,扯着脖子向外看过去。

    他们多少都有些动容吃惊,只是因为陈天龙这个名字实在很让人吃惊。

    陈天龙在白家当然算是外姓,可是谁都不能不承认。这个名字在白家的影响之大,影响之广。除了白老大外,陈天龙几乎可以说是白家地第二号人物!

    他在白家什么事情都不管,但也可以说是什么都管,他的意思其实就已经和白老大不相伯仲。

    洪爷过世后,众人都在考虑白家会派谁来祭奠。毕竟白老大年事已高,而且久不理江湖地事情。

    最近几年的白老大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。常人相见一面都难,有人说白老大已经彻底归隐,移居海外,过着世外桃源的生活,也有的说白老大静极思动,多半筹划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。

    陈天龙是龙,白老大也是龙,二人虽然久不在江湖走动,可是龙毕竟是龙,谁都不敢当作是虫!

    陈天龙身边只带着两个手下。走进来的时候,面色肃穆。脸色凝重。

    他乍一眼望过去,好像也就和马海亮一样地年纪,可是第二眼望过去,又感觉他比洪爷都要苍老,那是一种很难形容的面容。如果真的要形容的话,只能说是魄力和青春。沧桑和动力的融合。

    谁看到陈天龙的时候,都不能否认他骨子里面有种彪悍,身体里面有着一种庞大的力量,他长的就算平凡,可是那种气势压过来,马海亮见了,早就乖乖的收起了尾巴,就算春星石望见陈天龙,都是心中暗自赞叹一声。

    难道白家真的静极思动,这才派陈天龙出面参加洪爷地葬礼?春星石想到这里。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陈天龙来到花圈环绕的灵堂前,望着镜框中地洪爷。脸上多少有了一丝表情,那是伤感,也是缅怀,他喃喃自语的说了一句什么,却没有一个人能够听清。

    洪奇峰也没有听清楚,但是这不妨碍他的兴奋,他当然希望来的人越多越好,陈天龙的到来,出乎他的意料。他本来以为,白家不理西南地事情,就算来人,也多半是敷衍,可能是那个白贤明,可是陈天龙的到来,谁都不认为白家会敷衍,那简直太给洪家面子。

    他洪奇峰如果能争取陈天龙的支持,那他什么人都不用怕,更不要说是俞少卿和曹子华。所以他望着陈天龙好像哈巴狗望见主人一样。

    陈天龙对于洪奇峰只是礼节上的点头,缅怀完毕,缓步的走到一旁,挨着春星石坐了下来,微微笑了下。

    马海亮却是觉得一股压力传了过来,屁股扭动几下,把凳子向后挪动下。

    “白老大可好。”春星石主动搭讪。

    “白老大最近很不错。”陈天龙脸上露出一丝笑容,他的声音听起来,低沉带有一种磁性,或者应该说是,很有感染力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他。”春星石轻轻叹息,“他如果有什么好事情,千万不要忘记我。”

    “他正在谋划一场震惊全世界的事件。”陈天龙的表情看起来有古怪,“而且已经快要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春星石看起来无动于

    然觉得他在开玩笑,“那他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在法国品尝美酒,”陈天龙表情还是平静,隐有笑意,“他正在考虑,怎么缩短美酒的发酵期,让八二年的拉菲能和青岛啤酒一样普遍。”

    “那实在是个伟大地工程。”春星石终于也笑了起来,转瞬收敛了笑容,毕竟这个场合笑起来,是失礼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洪亮和你还有白老大交情都不错,”春星石摇摇头,“我以为你这次不会笑。”

    陈天龙摇摇头,“谁都会死,你我也一样,这个洪老头哭也哭过,笑也笑过,人生一辈子不外如此,我们在哭,说不定他躲在棺材里面偷偷在笑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观点真有点新颖。”春星石本来不是这么多话地人,对陈天龙显然是个例外。

    陈天龙终于叹息一口气,“死是生的开始,只要活的有价值,死的有意义,人生已经不枉一场,我想就算洪老头泉下有知,他也希望我们能笑着送他,哭哭啼啼的送别,他会骂。”

    春星石若有所思的望着陈天龙,“你真的是洪亮的知己。”

    “厉家纪红霞,厉随风前来祭奠。”迎客人突然高声报到。

    春星石微微一怔,扭头望过去,脸上有些诧异,“我以为只有厉随风会来,没有想到纪红霞也到了,洪爷这次死,也算隆重。”

    陈天龙扭头望了一眼,看到纪红霞目不斜视的走进灵堂,径直的来到牌位前,沉默起来。

    灵堂弥漫一种略显压抑的气氛。

    纪红霞戴着墨镜,黑纱罩面,戴着一个小巧的帽子,斜斜的很是雅致,看她的身段,还是婀娜多姿,服饰打扮却是中年女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的帽子几乎遮掩住半张脸,上香祭奠的时候也没有摘下,这多少有些不礼貌,可是在场的众人,竟然没有一个出声斥责。

    纪红霞祭奠完后,径直的走到春星石几人的面前,说了一句差点吓的马海亮跳起来。

    “看来五家的代表都到齐了。”

    她这句话实在再正常不过,但是她的声音极为的暗哑沉重,好像破锣发出的声音一样,再加上她的面容都被罩住,乍一看的美人听起来,竟然好像地狱的厉鬼。

    马海亮听到过纪红霞的大名,知道这是厉家的女强人,很多时候已经宛如厉家的主事,可是他却没有见过纪红霞,也从来没有想到这样的一个美人竟然有着破锣一样的嗓子。

    “基本都到齐了。”春星石轻轻叹息一声,目光中竟然有了惋惜。曹子华已经走了过来,低身施礼,都是洪门内部的礼数,也只有洪门中人才能看懂。

    “洪家上下很感激几位的到来,还请移步到内厅一叙。”

    几人都是点头,缓缓站起,跟着曹子华走到灵堂后的内厅。

    他们来祭奠洪爷是一个目的,当然可以顺便解决些其他的事情。

    洪奇峰望见几人走进内厅,舒了一口,招呼几个手下,吩咐了善后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会的功夫,又点了几个人拖家带口的走进内厅。

    春星石几人正在客气的说话,马海亮只是噤声,有些惭愧。无论怎么来看,马家这次来的人,显然单薄些,他不要说比起其余的几个人,就算是洪奇峰,他也只能平辈论处。

    几人显然也是这么认为,所有一直把马海亮当作空气看待,这让他忐忑的心情多少有些恼怒,可是只要一看到陈天龙有如电闪的目光望过来,就是忍不住的心悸。

    陈天龙的目光很敏锐,很犀利,也有一种冷意,马海亮只能琢磨,这个人到底杀了多少人,才能养成这种气势。

    内厅不小,装几十个人不成问题,春星石几人都是带着两个手下,坐在内厅中显得空空荡荡。可是看到洪奇峰拖家带口的孩子妇女都带了进来,都是有些愕然。

    “春爷,纪当家,陈爷,我知道我这样不合规矩,但这是洪爷的吩咐。”洪奇峰的称呼有着很强的江湖气息,他一把洪爷搬出来,春星石皱了下眉,“洪爷吩咐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一个西装革履的走上近前,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,拿出了一堆证明,“我是远华律师事务所的张之良律师,这是洪亮先生写给我的委托信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