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二十节 寻亲
    枫的感觉一向很准,也很少无的放矢,说到他们稳操候,叶枫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。

    千千听的却是皱眉,突然道:“叶枫,如果花铁树真的要对付你。不如我去对付花铁树,给他一个警告,或者杀了他?”

    叶枫倒是吓了一跳,一把抓住了千千,“你怎么会有这个念头?”

    “我总感觉,一切事情都是他在暗中搞鬼,我有些担心你在明,他们在暗,你会中了他们的暗算。”千千担心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要见的不是花铁树,而是另外一个人。”叶枫见到千千的急切,眼中一丝感动,终于叹息说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洪爷有一天晚上和我长谈,就提及过你。”

    千千终于想到最初的话题还没有继续,“洪爷说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说你是个好女孩,让我珍惜。”叶枫说道。

    千千有些脸红,又有些窃喜,更多的却是遗憾和伤感,“可惜老爷子死了,他是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除了说你是好女孩外,还和我说了一件事,”叶枫终于下定了决心,“千千,你记得他曾经派人来请你,你还和他们起了冲突?”

    “当然记得,我当时还伤了他的手下,只是洪爷最后没有追究。”千千突然有些奇怪,“可是他找我过去,好像什么又没有说。”

    “他只是不敢确定,他这段日子一直在查证。”叶枫低低的声音。“你还记得他曾经说过一句话,他说他死了后。让我带你去见他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我不在场,但是你对我说过。”千千有些奇怪,“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说,他为什么说死了后让我去见他,活着见不是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他让你在他死后去见他,其实不是祭奠。也不是信什么魂灵地说法,而是知道有个人肯定会去,他其实不过想让你见一个人。”叶枫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“这个人你今天已经见过。”叶枫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厉随风?”千千终于想到了一回,心中一凛。

    叶枫点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让我见厉随风,”千千举起拳头警告,“你可不要说洪爷想要给我做媒,把我推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舍得推你出去,我只怕你会自己走。”叶枫脸上又有了一丝古怪,“洪爷对我说,厉家二十多年前。曾经有过一次动荡,在那次动荡中分崩离析过一次。而且厉随风的母亲纪红霞丢失了一个女儿。”

    看到千千地眼睛越睁越大,叶枫摊摊手,淡淡道:“看来你也猜到了,不错,洪爷很怀疑,你就是厉家的女儿!”

    “叶枫。你不是开玩笑吧?”千千吃吃问道,“今天不是愚人节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骗你。”叶枫握住千千的手,“其实洪爷自从和我说了你好像是厉家的女儿后,我就已经开始认真的调查,实际上,根据我的调查,纪红霞和你真地很像,她说不定是你母亲。”

    千千挣开叶枫的手,“我不信。”

    叶枫反倒一怔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长的像的人多了。”千千垂下头来,“你还像路边的那个乞丐呢。难道说你和他是兄弟?”

    “乞丐怎么会有我帅,”叶枫忍不住的好笑,也有些诧异,没有想到千千听到消息会有这种反应,他只以为千千会担心,没有想到千千会否认,“千千,我并非无的放矢,经过我的调查,二十二年前,厉家的确丢失一个女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纪红霞长的又和我比较像,是吧?”千千冷笑,“长地和我像的有很多,怎么就一定认为我是厉家地女儿。”

    叶枫见到千千的冷笑,大为不解,“千千,你听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听,我不听!”千千甩手,“叶枫,这不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千千,你冷静一些。”叶枫终于沉声喝道:“没有谁会硬生生把你推给厉家,也不会有谁强迫你去认亲,但是你这么否认现实总是不对。”

    突然看到千千眼角滚落的泪水,叶枫愣住,“千千,你哭什么?”

    女儿心,海底针一点不假,叶枫就算绝顶聪明,这个时候也被千千古怪的反应所迷惑。

    千千苦笑带泪,“叶枫,我终于明白你今天为什么说话很古怪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其实你早就认定我是厉家的女儿,这才说出我要自动离开你,因为你对我说过,”千千

    :“厉,春,洪,白,马五家,厉家一直都是最难啃很可能是你最大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如此。”叶枫轻轻的叹息。

    “叶枫,我不想成为你的敌人。”千千突然扑到叶枫的怀中,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叶枫愣住,终于明白了千千的心意,用力抱紧了千千,心中只剩下感动。

    他这么聪明的人,却没有想到,千千拒绝的不是亲人,而是拒绝和他站在对立面。

    “如果一定要成为你的敌人,我宁可当作没有找到亲人。”

    千千地泪水雨水般的打湿了叶枫地衣襟,“叶枫,我对你说过,就算全世界和你为敌,我也要站在你这面。如果我认了亲人,我不能让他们伤心,他们如果真的是你的敌人,我宁愿从来没认过亲人,你懂不懂……”

    千千说的很乱,叶枫只有抱她抱的更紧,眼中也是晶莹闪烁,喃喃道:“千千,我懂,对不起,对不起。不过我想你说错了一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错了什么?”千千不肯抬头。

    “你如果真的是厉家的人,说不定对我有好处。”叶枫苦口婆心,“你想想,我如果是他们的女婿,他们怎么还会和我为敌?”

    千千噗嗤一笑,却又沉默,半晌才道:“我只怕他们棒打鸳鸯,有的时候,家族中爱情完全是为利益服务,这点,你我都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叶枫只能沉默,他不能不承认千千说的的确很对,他也很担心如果说服不了厉家,说不定会和他们反目成仇。

    成仇显然比成功要容易很多,叶枫只能叹息,不明白为什么人人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二人无语的拥抱,良久这才分开,叶枫突然怔了一下,因为不远处的厉随风正望向这里,脸沉如水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打扰你们几分钟。”厉随风见到二人分开,终于缓步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打扰的实在不是时候。”叶枫掏出手帕,为千千擦去眼角的泪水。

    千千有些害羞,却还是再次看了厉随风一眼,她没有想到厉随风这么快的又会出现。

    上次看到厉随风,千千是以对待敌手来看待,这次再看厉随风,知道他竟然有可能是自己的大哥,心中的感觉自然不同。

    她终于明白厉随风看待自己的眼神为什么和洪爷和叶贝宫一样,那里满是亲情和期待。

    厉随风的目光终于从千千的脸上移开,“叶少,我想和你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”叶枫摇头,紧紧握紧了千千的手,“我和千千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可不可以请你们一块谈谈?”厉随风眼中闪过一丝光芒,竟然还是心平气和。

    “那倒可以考虑一下。”叶枫望向了千千,“千千,你有空吗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千千低低的声音。

    厉随风脸上闪过一丝喜意,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三人坐在咖啡厅的时候,都是良久无语。

    厉随风的目光从二人脸上移来移去,终于问道:“叶少,我可以问问这位姑娘姓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她姓什么?”叶枫笑道:“我想总不会姓厉吧?”

    千千垂头,厉随风却是脸色微变,突然叹息一声,“其实这位姑娘真的和我妹妹很像。”

    叶枫忍不住的摇头,心道你妹妹失踪了二十二年,失踪前不过是个婴儿,你说千千和你妹妹像那才是有鬼,“那我们倒是很荣幸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妹妹二十二年前就已经失踪,”厉随风留心观察千千的表情,发现她的无动于衷,多少有些失望,“她失踪的时候,还是个婴儿,但是当初谁都说,她和我妈长的很像,这位姑娘其实长的很像我母亲年轻的时候,所以我见到第一眼,就很有亲切感。”

    “小时候像,长大了不见得像。”见到千千不说话,叶枫只能维护千千的权益。好像含辛茹苦养大了个孩子,突然发现亲人来找那份的抵触和不屈不挠。

    “可是她的嘴角,也就是左边,有颗很小的痣,我们都叫美人痣。”厉随风望着千千的嘴角,那里的确有颗小痣,却为千千如玉般的脸上,添上几许生动俏丽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