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十九节 高人
    我没有手机。”叶枫闭着眼睛说瞎话,一秒钟上下几起来手机也买不起,“厉先生,我这个人信命,以后和你能碰上就碰上,随缘吧。”

    见到叶枫的傲慢,厉随风竟然并不发火,伸手拿出了一张名片,双手交给叶枫,“叶少,这上面有我的联系方式,如果叶先生有兴趣,可以和我联系。”

    厉随风的态度只能用谦顺来形容,叶枫却是很嚣张的伸手接过名片,看了一眼,随手放到口袋中,牵着千千的手走出了医院。

    众人都是双目发直,想不明白为什么刚才有如母老虎的一个女人,这会儿竟然变成和小猫一样乖顺。

    叶枫和千千走出医院的时候,千千终于忍不住的问,“那个厉先生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他是洪门厉家的人,洪门老一辈基本都已经淡出江湖,中年骨干都是在上流社会,如今出头拼杀的都是以年轻人为主。”叶枫介绍道:“他叫厉随风,可以说是厉家如今风头最劲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他武功很好。”千千沉声道:“我可能打不过他。”

    刚才几次交手,虽然千千看起来踢了厉随风一脚,给了他一肘,其实却是心知肚明,厉随风只是没有还手而已。

    叶枫的脸上突然有了一丝很古怪的表情,千千恰巧抬头望到,“叶枫,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和他动手,”叶枫终于道:“我刚才其实一直在旁边观察。他对你并没有恶意,一丝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我也这么感觉,”千千很奇怪,抬头望向叶枫,“叶枫,为什么我第一次见到厉随风,他对我就很有好感?”

    叶枫很好的掩饰住自己地表情。郑重道:“虽然我们不能太相信童话,但是很多时候,一见钟情也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千千愣了一下,明白了叶枫地意思,忍不住的想踹他,“你不会说厉随风喜欢我吧?”

    叶枫点点头,“大有可能,我想他是爱屋及乌,因为喜欢你,所以今天拼命的讨好我。以前的这种场景,这小子骄傲的和公鸡一样。你不知道。今天我看到这小子吃瘪,有着说不出的开心。”

    叶枫仰头笑了几下,有如夜枭,看到千千盯着自己,多少有些尴尬,“怎么。你觉得我说地不对?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说的不对,而是你这个人有些不对,”千千盯着叶枫,“叶枫,你有心事,你以前开玩笑绝对不是这个口气。更何况,你难道不知道,任何人喜欢我,我都可以不当一回事,但是你要想要离开我。大可不必用别人做幌子。”

    叶枫愣住,他从来没有想到千千感觉竟然是如此敏锐。

    “让我说中了?”千千观察着叶枫的表情。眼眸一霎不霎。

    叶枫只能摸鼻子,“我不是想要离开你,我只怕你会离开我。”

    千千眼中闪过一丝疑惑,“叶枫,你到现在说出这些话,那是前所未有的事情,你知道我对你的感情不会变。除非你让我走,不然我不会离开你,我离开你还有一种可能,就是我死了。”

    千千伸手轻轻抹了下脖子,眼中竟然有了泪痕,“你难道到现在,还不明白我的心?”

    叶枫忍不住的动容,伸手握住千千的柔荑,“千千,你想的太多了,其实洪爷临死前的一个晚上,曾和我单独谈过一次话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千千有些诧异,“那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他是个老人,也是个心地善良地老人。”叶枫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痛恨,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“等等,叶枫,你今天实在有点怪。”千千忍不住又问,“你说他是心地善良的老人,可是为什么眼中有一股杀气,叶枫,你想杀人?!”

    “看来我真地什么都瞒不过你。”叶枫苦笑,“我可以瞒过父亲,却瞒不过千千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瞒不过伯父的,知子莫若父,”千千再次摇头,“叶枫,伯父是我见过最聪明的人,他的聪明已经是一种境界,而非你表现的手段,他很多事情不说,只是他在装糊涂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叶枫轻轻叹息一声,“不要再说我父亲,到现在我不妨告诉你,洪爷不是寿终正寝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千千也是忍不住的握紧暗藏地软刀,难以置信的问,“你是说洪爷是被人害死。”

    在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证明这点,千千,你来了这么过来,不过是要查一些事情。”叶枫眼中闪过一丝怒火,“无论是谁害死了洪爷,他都要用血的代价来偿还。”

    叶枫和洪爷接触不过是几天,但无疑已经成为忘年之交。

    他接触洪爷,开始不过是想拖洪爷下水,可是知道洪爷的病情后,他打消了这个念头,只想以晚辈的身份和洪爷谈谈心。

    这种没有心机的方法,反倒博得了洪爷的信任,洪爷给与了叶枫难以想象的答案,也为他乱如麻的猜测整理出头绪,他从洪爷这里,得到地不但是答案,而且还有很多感悟,他从来没有想到过,这样的一个老人,垂危地时候,竟然也有人迫不及待的陷害。

    “他们怎么害死的洪爷?”千千忍不住的问,“俞少卿不是说洪爷一直都是昏迷。”

    “具体如何我还不清楚,”叶枫摇摇头,“但是昨晚为洪爷注射药剂的护士突然下落不明,他的专业护理也是突然跳楼,只是从这两个迹象来看,洪爷死的就很有蹊跷。”

    “谁想杀洪爷,为什么要杀洪爷?”

    叶枫目光一丝赞赏,“千千,你问的问题很关键,可这也是我正在考虑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洪奇峰。”千千对于那个洪奇峰并没有什么好感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”叶枫苦笑摇头,“千千,我不是神仙,不能掐指一算得出结论,我需要是观察总结,然后再分析。”

    “看起来很没有头绪,”千千苦笑,“叶枫,你知道,我不擅长这种分析。”

    叶枫的眼中再一次露出了古怪,“你不需要这些分析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千千没有听清。

    “其实所有的事情看起来没有头绪,”叶枫沉声道:“但是你只要留意这件事情后,谁受到伤害,有谁受益,倒推回来,百无一失。在我看来,毫无疑问,洪爷的死只是一个引子,里面暗藏玄机,如果他们只是想要杀洪爷的话,他们已经做的很好,因为就算是我,都没有怀疑洪爷的死另有蹊跷,洪爷就算不被他们害死,也活不了几天。他们杀了洪爷,却把护士从楼上推了下来,目的显然只有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目的?”千千有些头大,仿佛又回到了f国,一团迷雾。

    “向我们示威,引起我们的怀疑,”叶枫认真想了下,“不对,不对,俞少卿有些不妙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又扯到了俞少卿?”千千觉得真的麻团一样。

    “最近一直在洪爷身边的只有少卿,杜桥几个人,晚上陪护也是他们,虽然知道洪爷迟早会死,但是他们忠心耿耿,只想多陪洪爷片刻。”叶枫脸色微变,轻轻叹息一声,“我想我已经明白了他们的用意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用意?”虽然事不关己,千千却被叶枫的推测吸引,忍不住的追问。

    “俞少卿一直都在洪爷的身边,如果洪爷死于意外,他显然逃脱不了干系,”叶枫拧着眉头,心中一动,“我只怕,随后的几天,所有洪爷的亲信,都被铲除的一干二净!”

    千千愣住,半晌才说道:“这些人好可怕的心机,竟然会利用洪爷的死大做文章。叶枫,我终于明白,你为什么能百战百胜,因为别人还在迷雾中的时候,你就早就看穿对方的心机。”

    “看穿是一回事,应对是一回事,”叶枫脸色郑重起来,“这个手法布局狠毒巧妙,不动声色,牵连极广,而且俞少卿和我走的很近,路人皆知,这么说,俞少卿却极有可能因为我受到牵连,我也会因为洪爷的死百口难辨,我在洪家得到的一些好感看样转瞬就要一丝不剩。这么说,设计出来这个局的实在是个高人。”

    “高人是谁?”千千不想再想,她直接选择询问叶枫。

    “这还用问,”叶枫淡淡道:“当然是老朋友,我想花铁树终于还是忍不住的出手,或者直接就是在沈爷的授意下。其实早几天我早就怀疑,那场演唱会的爆炸事件,以沈孝天的智商,很难设计出来,看来f国方面,他们已经稳操胜券,这才开始转移重心,想办法对付我。”十九节高人

    我没有手机。”叶枫闭着眼睛说瞎话,一秒钟上下几起来手机也买不起,“厉先生,我这个人信命,以后和你能碰上就碰上,随缘吧。”

    见到叶枫的傲慢,厉随风竟然并不发火,伸手拿出了一张名片,双手交给叶枫,“叶少,这上面有我的联系方式,如果叶先生有兴趣,可以和我联系。”

    厉随风的态度只能用谦顺来形容,叶枫却是很嚣张的伸手接过名片,看了一眼,随手放到口袋中,牵着千千的手走出了医院。

    众人都是双目发直,想不明白为什么刚才有如母老虎的一个女人,这会儿竟然变成和小猫一样乖顺。

    叶枫和千千走出医院的时候,千千终于忍不住的问,“那个厉先生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他是洪门厉家的人,洪门老一辈基本都已经淡出江湖,中年骨干都是在上流社会,如今出头拼杀的都是以年轻人为主。”叶枫介绍道:“他叫厉随风,可以说是厉家如今风头最劲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他武功很好。”千千沉声道:“我可能打不过他。”

    刚才几次交手,虽然千千看起来踢了厉随风一脚,给了他一肘,其实却是心知肚明,厉随风只是没有还手而已。

    叶枫的脸上突然有了一丝很古怪的表情,千千恰巧抬头望到,“叶枫,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和他动手,”叶枫终于道:“我刚才其实一直在旁边观察。他对你并没有恶意,一丝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我也这么感觉,”千千很奇怪,抬头望向叶枫,“叶枫,为什么我第一次见到厉随风,他对我就很有好感?”

    叶枫很好的掩饰住自己地表情。郑重道:“虽然我们不能太相信童话,但是很多时候,一见钟情也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千千愣了一下,明白了叶枫地意思,忍不住的想踹他,“你不会说厉随风喜欢我吧?”

    叶枫点点头,“大有可能,我想他是爱屋及乌,因为喜欢你,所以今天拼命的讨好我。以前的这种场景,这小子骄傲的和公鸡一样。你不知道。今天我看到这小子吃瘪,有着说不出的开心。”

    叶枫仰头笑了几下,有如夜枭,看到千千盯着自己,多少有些尴尬,“怎么。你觉得我说地不对?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说的不对,而是你这个人有些不对,”千千盯着叶枫,“叶枫,你有心事,你以前开玩笑绝对不是这个口气。更何况,你难道不知道,任何人喜欢我,我都可以不当一回事,但是你要想要离开我。大可不必用别人做幌子。”

    叶枫愣住,他从来没有想到千千感觉竟然是如此敏锐。

    “让我说中了?”千千观察着叶枫的表情。眼眸一霎不霎。

    叶枫只能摸鼻子,“我不是想要离开你,我只怕你会离开我。”

    千千眼中闪过一丝疑惑,“叶枫,你到现在说出这些话,那是前所未有的事情,你知道我对你的感情不会变。除非你让我走,不然我不会离开你,我离开你还有一种可能,就是我死了。”

    千千伸手轻轻抹了下脖子,眼中竟然有了泪痕,“你难道到现在,还不明白我的心?”

    叶枫忍不住的动容,伸手握住千千的柔荑,“千千,你想的太多了,其实洪爷临死前的一个晚上,曾和我单独谈过一次话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千千有些诧异,“那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他是个老人,也是个心地善良地老人。”叶枫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痛恨,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“等等,叶枫,你今天实在有点怪。”千千忍不住又问,“你说他是心地善良的老人,可是为什么眼中有一股杀气,叶枫,你想杀人?!”

    “看来我真地什么都瞒不过你。”叶枫苦笑,“我可以瞒过父亲,却瞒不过千千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瞒不过伯父的,知子莫若父,”千千再次摇头,“叶枫,伯父是我见过最聪明的人,他的聪明已经是一种境界,而非你表现的手段,他很多事情不说,只是他在装糊涂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叶枫轻轻叹息一声,“不要再说我父亲,到现在我不妨告诉你,洪爷不是寿终正寝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千千也是忍不住的握紧暗藏地软刀,难以置信的问,“你是说洪爷是被人害死。”

    在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证明这点,千千,你来了这么过来,不过是要查一些事情。”叶枫眼中闪过一丝怒火,“无论是谁害死了洪爷,他都要用血的代价来偿还。”

    叶枫和洪爷接触不过是几天,但无疑已经成为忘年之交。

    他接触洪爷,开始不过是想拖洪爷下水,可是知道洪爷的病情后,他打消了这个念头,只想以晚辈的身份和洪爷谈谈心。

    这种没有心机的方法,反倒博得了洪爷的信任,洪爷给与了叶枫难以想象的答案,也为他乱如麻的猜测整理出头绪,他从洪爷这里,得到地不但是答案,而且还有很多感悟,他从来没有想到过,这样的一个老人,垂危地时候,竟然也有人迫不及待的陷害。

    “他们怎么害死的洪爷?”千千忍不住的问,“俞少卿不是说洪爷一直都是昏迷。”

    “具体如何我还不清楚,”叶枫摇摇头,“但是昨晚为洪爷注射药剂的护士突然下落不明,他的专业护理也是突然跳楼,只是从这两个迹象来看,洪爷死的就很有蹊跷。”

    “谁想杀洪爷,为什么要杀洪爷?”

    叶枫目光一丝赞赏,“千千,你问的问题很关键,可这也是我正在考虑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洪奇峰。”千千对于那个洪奇峰并没有什么好感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”叶枫苦笑摇头,“千千,我不是神仙,不能掐指一算得出结论,我需要是观察总结,然后再分析。”

    “看起来很没有头绪,”千千苦笑,“叶枫,你知道,我不擅长这种分析。”

    叶枫的眼中再一次露出了古怪,“你不需要这些分析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千千没有听清。

    “其实所有的事情看起来没有头绪,”叶枫沉声道:“但是你只要留意这件事情后,谁受到伤害,有谁受益,倒推回来,百无一失。在我看来,毫无疑问,洪爷的死只是一个引子,里面暗藏玄机,如果他们只是想要杀洪爷的话,他们已经做的很好,因为就算是我,都没有怀疑洪爷的死另有蹊跷,洪爷就算不被他们害死,也活不了几天。他们杀了洪爷,却把护士从楼上推了下来,目的显然只有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目的?”千千有些头大,仿佛又回到了f国,一团迷雾。

    “向我们示威,引起我们的怀疑,”叶枫认真想了下,“不对,不对,俞少卿有些不妙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又扯到了俞少卿?”千千觉得真的麻团一样。

    “最近一直在洪爷身边的只有少卿,杜桥几个人,晚上陪护也是他们,虽然知道洪爷迟早会死,但是他们忠心耿耿,只想多陪洪爷片刻。”叶枫脸色微变,轻轻叹息一声,“我想我已经明白了他们的用意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用意?”虽然事不关己,千千却被叶枫的推测吸引,忍不住的追问。

    “俞少卿一直都在洪爷的身边,如果洪爷死于意外,他显然逃脱不了干系,”叶枫拧着眉头,心中一动,“我只怕,随后的几天,所有洪爷的亲信,都被铲除的一干二净!”

    千千愣住,半晌才说道:“这些人好可怕的心机,竟然会利用洪爷的死大做文章。叶枫,我终于明白,你为什么能百战百胜,因为别人还在迷雾中的时候,你就早就看穿对方的心机。”

    “看穿是一回事,应对是一回事,”叶枫脸色郑重起来,“这个手法布局狠毒巧妙,不动声色,牵连极广,而且俞少卿和我走的很近,路人皆知,这么说,俞少卿却极有可能因为我受到牵连,我也会因为洪爷的死百口难辨,我在洪家得到的一些好感看样转瞬就要一丝不剩。这么说,设计出来这个局的实在是个高人。”

    “高人是谁?”千千不想再想,她直接选择询问叶枫。

    “这还用问,”叶枫淡淡道:“当然是老朋友,我想花铁树终于还是忍不住的出手,或者直接就是在沈爷的授意下。其实早几天我早就怀疑,那场演唱会的爆炸事件,以沈孝天的智商,很难设计出来,看来f国方面,他们已经稳操胜券,这才开始转移重心,想办法对付我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