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十七节 谋杀
    枫说的很古怪,跳楼的护士面朝地,背朝天,看不清不是非常熟悉的人,绝对看不出是谁。

    “我认识她。”俞少卿双拳握紧,脸上一丝悲哀,“她是洪爷的专业护理。”

    叶枫一愣,“你怎么如此肯定?”

    “她手上有颗黑痣,还有道刀疤,”俞少卿伸手一指,“你看死者的手。”

    这会儿的功夫,已经有警车开了过来,封锁了现场,现场取证拍照,肃穆非常。

    叶枫认真看过去,点点头,“你看的很仔细。”

    “她不是自杀,我怀疑是他杀。”俞少卿突然道。

    叶枫又是一愣,上下打量他一眼,“我还不知道你有侦探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叶枫,我当你是朋友。”俞少卿低低的声音。

    叶枫叹息一口气,“我当然也是,不然我怎么会留在这里听你分析。你肯定想到了太多的事情,不然你的手刚才也不会抖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眼前一亮,凝望着叶枫,叶枫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二人目光交错,只见真诚。

    俞少卿轻轻叹息一口气,“其实我知道你肯定也能看出很多东西,沈门的叶少就算不在沈门,也绝非浪得虚名。”

    叶枫只能苦笑,“每次你一夸奖我的时候,我都有毛骨悚然的感觉,因为我知道你小子夸我没有好事,总是有求于人的时候才这么说。只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坚持说护士是他杀?”

    “我也只是怀疑,”俞少卿低声道:“但是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在洪爷的身边,护士我也很熟悉,她年纪不小,很有经验,当初我们请她就是看中了她的经验。根据我们的闲聊。她虽然比较穷,但是人好,前几天的时候,洪爷还帮她解决了孩子上学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她有孩子,这么说她无论如何,都会活下去?”叶枫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俞少卿重重点头,“她不可能自杀,因为我在昨天和她聊天,她还在兴致勃勃地谈论自己的儿子。而且就要考大学,学费她都准备好了,她不可能抛开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些都是主观想法,实际上一个脆弱,意志不坚定的人,很可能因为一时想不开而跳楼。”叶枫突然道:“但她是被杀还是他杀,显然不能引起你的惊惧,你怀疑别的?”

    俞少卿长吸一口气,目光中露出了悲伤和痛恨的神色。“她是洪爷的专业护理,洪爷才死,她就跟着跳楼,我只怕洪爷死的也有古怪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凝重,叶枫也是愣住,一字字道:“你怀疑有人暗算了洪爷?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高老爷子并没有听到俞少卿地猜测,俞少卿当然也是不想让他听到。

    以高明远火爆的脾气,如果知道洪爷被人暗算,拼了老命也要查出下落。可是他现在没有拼命,心情也不好。甚至可以说是很火爆,如果在以前,他多半给眼前的这个洪奇峰一记耳光,让他明白怎么做人,可是现在,他只能有些哀求的望着这个高奇峰。“大侄子,麻烦你不要吵了,让洪大哥入土为安吧,人留在医院干什么?”

    如果从辈分来讲,高明远大一些,可是从亲疏来讲,这个洪奇峰现在和洪爷的关系无疑最近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洪奇峰人到中年,满脸油光,看起来很壮,望着高老爷子。眉毛看来都要竖起来,吐了一口浓痰,“你称呼我是大侄子,你也配?”

    “奇峰,这是洪爷的兄弟。”曹子华也有些看不过去,“你不能乱了辈分。”

    “洪爷的兄弟?”洪奇峰嗤之以鼻,显然也不把曹子华放在眼中,“怎么洪爷在的时候,没有听到他介绍。洪爷一过去,这么多兄弟就是迫不及待的冲上来。谁知道他们来是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高明远胡子气地差点都翘了起来,颤巍巍的指着洪奇峰,“你什么意思,你说我过来认兄弟,是抢财产来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有这么说,这是自己说的,要不怎么说做贼心虚。”洪奇峰鼻子不是鼻子,脸不是脸,伸手一指身边的一个医生,“院长呢,叫院长出来,我昨天来的时候,洪爷还是好好的,怎么今天就会突然不行!我要查查,是不是有医疗事故,我们家属不能就这么算了。”

    高明远急怒攻心,一个耳光煽了过去,“洪爷怎么会有你这种亲戚。”

    洪奇峰嘴

    手也很快,竟然一把抓住高明远的手,用力一推,戟“老东西,我警告你,我看你年纪大,不和你一般见识,你敢打我,我今天要不是看在洪爷的面子上,不会让你好过。”

    高明远毕竟年老,被他用力一推,已经踉跄后退,杜桥一把扶住,脸有怒容,却是并不多话。

    洪门万事讲求个规矩,这个洪奇峰在洪家算是亲信,他们却都是外姓,丧事不好插手。再说这是家务事,洪爷过世,自己人都打了起来,那不是让外人看笑话。

    “够了,奇峰。”曹子华终于低声喝了句,“洪爷才过世,你这样大吵大闹,不是让别人说闲话,看笑话。”

    “笑话,谁敢笑话我?”洪奇峰双眉一耸,指着曹子华,“小曹,我告诉你,别看洪爷对你挺看重,这家里的事情,还轮不到你做主。”

    几人大声喧嚣,旁人都是躲的远远看热闹。洪奇峰更是嚣张,一只手弹钢琴一样指指点点,声音尖锐,只是正说地兴起,突然叫了一声,“我的妈呀。”

    众人只觉得光芒一闪,浑身汗毛忍不住的竖起,再看的时候,洪奇峰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,五指手指已经鲜血淋淋,一把刀亮闪闪的架在他脖子上。

    千千面如凝霜,冷冷地盯着洪奇峰,“他们因为身份和为了洪爷死后心安,这才不和你见识,我这个外人倒要替洪爷教训你一下。”

    长刀只是一转,洪奇峰脖子上竟然出了一道红线,鲜血沁出。

    洪奇峰心中惊凛,扯着脖子叫,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要你闭嘴。”千千冷冷道。

    洪奇峰闭嘴,他虽然也会两下子,可是千千的出刀实在鬼神莫测,他想不到这么个娇滴滴的女人,竟然出手这么狠。

    “我们要再看一眼洪爷。”千千扭头望向医生,“谁反对?”

    望着千千手上明晃晃的那把刀,没有人敢反对,医生有些颤抖,“老人的遗体还在停尸间,我这就带你们去。”

    实际上就是因为洪奇峰的飞扬跋扈,执意不肯带走尸体,总是说医院出了医疗事故,闹的医生也是苦不堪言,赔着小话。这里的人,很多都知道洪家不好惹,到现在为止,院长还是借口没来不敢出头,能够脱离这个是非之地,实在是烧高香的事情。

    千千几人得到来之不易的机会,带着医生离去,洪奇峰摸了一下脖子,一丝血痕,忍不住地大骂曹子华,“刚才你在干什么,没有看到有人要抰我?”

    伸手找过一个小弟,低声耳语几句,小弟连连点头,快步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曹子华冷冷的望了他一眼,扭过头去。

    洪奇峰还要鼓噪,突然来了两个警察,一高一矮,“请问这里谁是洪家的负责人?”

    “我是,怎么了,”洪奇峰心中一动,“你们来的正好,刚才有个女人要挟我,拿把明晃晃的刀子抵在我脖子上,你们快去抓她。”

    警察互望了一眼,又看了眼曹子华,明显的不信,“她要挟你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要挟我要去看洪爷一面。”洪奇峰伸出血淋淋的手,如同要饭的举起红肿肮脏的腿来博得同情一样。

    高个警察咳嗽一声,“这位先生,你可以质疑我们地工作效率,但是你不能考验我们的智商。一个女人用刀要挟你这个五大三粗地男人,只为了看尸体一面,你觉得这种话说出来,有人会信?”

    高个警察很聪明的在笑,矮个警察却有些不耐,“你是洪家的负责人是吧,现在外边有人跳楼,麻烦你协助调查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洪奇峰不但手有些痛,就算脸都有些抽搐,“有人跳楼找我们洪家的人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死者的身份已经查明,是医院的专业护理,”矮个警察沉声道:“根据医院提供的资料,她曾经是洪亮的私人看护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?”洪奇峰眼睛一瞪,“你以为洪爷把她推下楼的,你信不信我告你诽谤?”

    高个警察皱了下眉头,心想哪里怎么都有疯狗,咬人不讲理由,“不是这位先生想的那样,我们只是想请你们提供下线索,因为从现场初步迹象观察,死者是死于谋杀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