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十六节 跳楼
    枫看起来也是运筹帷幄,决胜千里。

    春若兰不见得看透叶枫,但是叶枫显然对春若兰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方竹筠带有一丝惊奇,“你们串通好的?”

    “她就是那样的女人,自高自大,不可一世,而且总喜欢为别人安排一切,”叶枫叹息道:“我如果做了她的老公,估计皮鞋一天不擦都不行,头发一天不梳理也不行,所以我很感谢你,竹筠。”

    方竹筠有些好笑,又有些不解,“感谢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感谢你没有因为任何理由放弃我。”叶枫笑的很开心,“我也很感谢你击败了春若兰,你让她能够明白,在这个世界上,爱情除了她的理解,还有别的形势存在。”

    方竹筠轻轻的依偎过来,听到叶枫述说的那一刻,她觉得一切都已经微不足道,她做的一切,都变的有意义。

    电话响起的时候,二人暂时的分开,叶枫接通电话,只是听了一句,脸色突然变的极为难看。

    方竹筠心中惴惴,“叶枫,什么事?”

    叶枫叹息一声,“竹筠,我有些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去忙。”方竹筠没有失望,只有急切,因为她看到了叶枫的难过,“叶枫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去了。”叶枫并没有对方竹筠说什么,因为这个消息就算说了,对她而言也只是陌生。

    洪爷死了!

    虽然这个结果早在意料之内,可是突然降临的那一天,叶枫还是很难过。

    那晚他和洪爷谈了很多,之后的几天,他也带千千前去,洪爷对于千千很喜欢。可是身体毕竟弱了下去。

    今天的叶枫,还准备事了后再和千千去见见洪爷,没有任何算计和心机,只是想和一个弥留的老人谈谈话而已,可是他没有想到,洪爷竟然去了。

    通知了千千后,千千也是沉默,良久才说,“我要去见洪爷最后一面。”

    叶枫和千千赶到医院的时候。没有想到这里竟然和菜场仿佛。

    洪爷有病地时候,来的人并不多,没有想到他死了之后,来的人却是不少。

    所有的人都是毫不例外身着黑色衣服,面露凄容,更有几个以头抢地的嚎啕大哭,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叶枫看到哭的像要昏死过去的人群一眼,微微皱了下眉头,很显然。以他的眼光来看,那些人是在做戏。

    俞少卿,杜桥等人都是脸色悲痛,却没有落泪,这个结局是在他们意料之中,他们再多的痛苦也只会一个人默默地在无人之处咀嚼,而不是想向别人展示内心的悲痛。

    “叶枫,你来了。”俞少卿望了一眼千千,有些遗憾。

    这几天千千没少来,她对老爷子也有莫名的感情。当自己亲爷爷一样,俞少卿等人爱屋及乌,对她自然好感大增。俞少卿不叫叶枫为叶少,也是已经把他当作是朋友。

    “洪爷什么时候去的?”叶枫不再微笑,神色也有些黯然。

    “其实今早就已经昏迷,医生一直都在抢救。可是一直没有再苏醒过来。”俞少卿有些悲伤,“到了中午就已经不行,不过洪爷去的不算痛苦,再说他也早有预料,总算完成了很多心事,叶枫,我们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高爷呢?”叶枫突然想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高爷也很伤心,我们让项涛陪着他。”俞少卿显然安排的井井有条。

    叶枫看到不远处忙忙碌碌的曹子华,几乎恨不得多几条胳膊来招待,不想打扰。“我想看看高爷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杜桥,你带叶枫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再看一眼洪爷。”千千低声道。

    俞少卿突然露出点为难的神色,“现在恐怕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千千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“洪家地人在和医院吵闹,千千,你这个时候去不算方便。”俞少卿有些无奈,“他们在洪爷在世的时候不敢来,因为他们怕洪爷骂。可是洪爷一过世,他们迫不及待的来表现亲情。喏,你看。”俞少卿用嘴一指那几个哭天喊地的人,“他们都算是洪爷的亲人,洪爷儿子死的早,相对这些子侄而言,我们是外人。他们在这里哭,在医院闹,无非是向外界宣布,他们才是洪爷的亲人,也最有资格继承洪爷的财产。”

    千千有些愕然,没有想到这里这么多门道。

    叶枫却是拍拍俞少卿的肩头,

    ,这种事情自古皆有,不要难过。”

    几人来到高爷的面前,发现只有这里才算安静,其余地地方都是人来人往的喧嚣,没有一刻宁静。

    “高爷,你节哀顺变。”叶枫比谁都明白,过世的人入土为安,需要安慰的却是活人。

    从哪个角度来讲,高爷远比洪爷的那些子侄需要安慰。

    可他没有想到在这里会见到高丹,高丹见到他的时候,有了一丝惊诧和惊喜,看到千千站在叶枫地身边,起身却又坐下,“叶先生,你来了?”

    高丹一身白素,显然也是为了祭奠洪爷,上次的事件对于她而言,并没有太大的影响,很显然,俞少卿处理的十分妥帖。

    高老爷子见到了叶枫,却是一把拉住了他的手,婴儿一样的啼哭,“大哥他走了,大哥他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除了这句话,他仿佛不会别的说辞,可就是这一句话,却让在场的人无不心酸落泪。

    没有谁会比高爷更伤心,兄弟几十年,一朝离去的悲痛,有几个人能够体会!

    叶枫只能安慰,“高爷,人谁不死,洪爷早就知道这点,你也知道,你请节哀顺变。”

    高丹也是轻轻拍着爷爷的后背,大人一样,“爷爷,洪爷爷是笑着去地,你不要伤心了,他若是泉下有知,也不希望你们哭泣为他送行!”

    “不错,”俞少卿突然道:“洪爷若是泉下有知,肯定也是希望看到我们笑,笑着看他离开,笑着为他送行。叶枫说的对,人谁无死,死的让人记住,死的没有遗憾,那已经足够。”

    高老爷子终于止住了哭泣,颤巍巍的站起来,“我想看洪大哥最后一眼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去协商一下。”俞少卿这次没有推搪,只是有些无奈,“不能让他们再闹,给洪家丢脸。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窗外突然‘砰’的一声大响。

    众人一愣,转瞬大凛,一起转头向窗外的方向望过去,高丹霍然站起,突然嘶声大叫!

    她叫的凄厉异常,众人也是只有一种感觉,想要呕吐。

    这是一楼,窗口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挂满了粘稠地红色液体,阳光一照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叶枫一愣,缓步走到窗前,只是看了一眼,已经拉住了高丹,向一旁退了过去。

    窗外的草坪上赫然有个死人,已经摔地泥一样的凄惨,看她的服饰的样子,竟然还是个女人!

    千千顾不了许多,已经保护在叶枫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有人跳楼!”

    “有人跳楼了!”

    惊呼声,喊叫声,嘈杂声不绝于耳,窗外很快凝聚了很多看客,一起向这个方向看过来。

    高丹第一次见到如此的血腥,身子颤抖,竟然话都说不出来,只是伸着手向窗外指去,“死人,有死人。”

    高老爷子等人反应了过来都是诧异,俞少卿却是第一个时间拿起了电话报警,放下电话的时候,缓步走到了窗外,看了一眼,突然脸色一变,“是医院的护士。”

    杜桥项涛二人看过的死人不比活人少很多,这种场面也都镇静,走到窗口也是点头,“不错,是医院的护士,怎么会跳楼?”

    叶枫凝望着草坪的绿色,被一滩暗红渲染,心中却是有些古怪的感觉,以他的想法,总觉得这个护士跳楼好像藏着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俞少卿好像也察觉到了什么,只是凝望着护士,突然双手握拳,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“少卿,你还看什么,”杜桥已经扭过头来,“死人有什么可看的,这年头脆弱的人实在太多,说不定是因为失恋,奖金什么的看不开,这才跳的楼。”

    从楼上摔下的护士脸孔朝下,背脊向上,让人看不清本来的面目,只是一滩血从头部流了出来,染红了草地。

    “杜桥,你和项涛带老爷子和千千去看洪爷最后一面,和子华说说,让洪家的人不要闹了,叶枫,我有话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年纪虽然不大,众人却都服他,杜桥已经领着几人向外走去,叶枫拍拍高单的肩头,说了声,“不要怕,没事,没事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