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十四节 劝退
    桌上的气氛从来没有如此微妙的时候,几人的目光遮察,小心翼翼的发话,好像地下党接头时候的谨慎,叶枫一直在笑,可是看到面前碗里拔尖的饭菜,也是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师父,吃菜,这里的汽锅鸡很有名,你尝尝。”沈孝天热情洋溢的夹了一筷子菜,站起身主动放到叶枫碗中,打破了他自己和叶枫不和的传言。

    “叶枫,喏,你最喜欢吃的俄罗斯鱼,我特意为你点的。”春若兰一筷子下去,几乎把盘中的一条鱼夹到叶枫碗中。

    “这里没有西红柿炒蛋,我倒以为你喜欢吃西红柿炒蛋。”方竹筠也笑了起来,“叶枫,注意营养均衡,吃点青菜吧,这个黑色大头菜好像比较特别。”

    方竹筠点了青菜,夹给叶枫的也是青菜。

    望着堆到鼻尖的饭菜,叶枫食欲全无。沈孝天目光一转却给春若兰夹了些菜,“若兰,我知道你也爱吃鱼,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多谢,我不喜欢别人夹的菜。”春若兰一回手,已经推却了沈孝天的好意。

    沈孝天措手不及,缩回筷子,却打翻了方竹筠面前的茶杯。方竹筠伴随着一声低呼站了起来,茶水撒了一身,众人一片沉寂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去趟洗手间。”方竹筠慌忙道歉,急匆匆的离席,这才明白这顿饭并没有想像中的好吃,餐桌旁几个人之间已经绝非三角恋爱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。”春若兰只是望着叶枫,笑着起身,“弄脏了方主编的衣服,真的抱歉,我也去趟洗手间,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。”

    二女先后离去。餐桌旁只剩下两个男人,气氛蓦然变得尴尬十分,沈孝天只是拨弄着手上的筷子,杂耍一般。

    “恭喜你的演唱会获得空前地成功。”叶枫终于打破了沉寂。

    “谢谢师父,”沈孝天抬起头来,脸上也有了笑容,“这种场面我是轻车熟路,倒觉得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你很勇敢。”叶枫又道:“听说演唱会有爆炸,竟然还会执意参加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得益师父的教诲。”沈孝天苦笑,“经过上次的大场面,这个实在算不得什么,再说我也要感谢一下方主编,她的确是个很坚强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坚强?”叶枫缓缓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当然,”沈孝天毫不犹豫,“听说演唱会有爆炸,她竟然毫不畏惧,执意正常进行。这种有勇气的女人。真的少见。师父,我说句你可能不爱听的话,方主编应该值得你去珍惜。”

    “哦?这句话其实我很爱听。”叶枫淡淡地笑,“不过我想你毅然的参加演唱会,不也很坚强,是不是受到春若兰的鼓励,这么说春若兰也应该值得你珍惜一下?”

    沈孝天多少有些尴尬,“师父,我这实在算不了什么,我不过是受到方主编的激励。再说一个男人,怎么会落在女人的后面,师父,这句话也是你说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哦,我可不这么认为。”叶枫突然道。

    “师父你的意思是?”沈孝天没有捕捉到叶枫话中的含义。有些惶惶。

    “其实你并不是个勇敢的人,”叶枫淡淡道:“在f国营救春若兰地时候,你虽然看起来很有勇气,但我发现,整个过程中你却是一枪都没有开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眼中一丝怒意,脸上却多少有些羞臊,低低的声音,“我承认,我是不如师父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我想说的内容,”叶枫笑了起来。眼中却是锋芒毕露,“我只是在想,为了春若兰,你都不敢开枪,但是这次为了演唱会,你竟然不顾自身安危的前去,那是不是因为你本来就知道,这场爆炸不过是个幌子,爆炸不过是别人弄的噱头?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方竹筠来到洗手间的时候。才要擦拭下身上的茶水,听到房门一响。扭头一看,见是春若兰,微笑示意。

    她和春若兰并不熟悉,却能看出她在饭桌上夹菜的用意,女人喜欢为难女人,女人其实也最明白女人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叶枫喜欢你。”春若兰带上了房门,第一句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方竹筠有些意外,终于发现来者不善。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你喜欢叶枫。”春若兰又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方竹筠对于这点从来并不否认。

    “可是喜欢是喜欢,爱是爱,就算是爱,相爱的人也不

    在一起。”春若兰一字字道。

    “春小姐,我不知道你想要说什么?”方竹筠很想说春若兰和沈孝天其实是一对,因为他们说话都喜欢兜***。

    “叶枫不是个普通人。”春若兰笑着岔开话题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方竹筠叹息一口气,已经整理好衣服,“如果没有别的事情,我想我们可以出去再讨论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方便。”春若兰看起来很执着,“你现在身份虽然不差,毕竟还是和叶枫地位差了很多,暴发户三代才能出个贵族,有地时候,有些性格培养那是天生注定,你和他差距太大,就像灰姑娘和王子,决定你们组合的还有门第观念,家长的选择。更何况我还知道你的父母都很普通,而且一心一意只想给你找个金龟婿,叶枫其实不是他们的好选择。”

    方竹筠终于抬头认真望了她一眼,“你不要说,我父母这次来,还有那个熊总到这里,都是你策划的好戏。”

    春若兰笑了起来,“你很聪明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故意推沈孝天一下,把茶水泼到我身上,也是你安排地好戏?”方竹筠忍不住的问,有些诧异世上竟然有这种有心机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你越来越聪明,”春若兰忍不住的赞叹,“方主编,你比我想像的要聪明,如果你出生在我的这种家庭,想必前途不可限量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聪明。”方竹筠终于有些气愤,“聪明的人,从来不会任由人摆布。”

    “你大错特错,聪明的人,有点时候,也会装糊涂。”春若兰喜欢方绣筠的生气,生气的人向来有弱点。

    “你把我父母找来,这么说,那个熊先生追求我也是你地授意?”方绣筠脸色终于有些严肃,她可以说从来没有这么生气的时候。看到春若兰默然,方竹筠怒声道:“为什么?你为什么这么做?你难道觉得很好玩,还是你们这种人,天生以玩弄别人的感情为乐趣?”

    “其实你应该高兴,我只是想证明一下,叶枫是否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方竹筠愣住

    “我的确很少见到他这么关心一个人。”春若兰叹息一声,“他虽然喜欢你,你显然也爱他,但是你知道他多少?”

    “我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方竹筠只能这么说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爱情的盲目,”春若兰撇撇嘴,示意不屑,“我想在方主编的眼中,肯定还是爱情至上理论。在你的眼中,爱情是一切,你可以不考虑叶枫身份爱上他,这对你来说,当然很伟大,其实在我看来,很是自私。”

    方竹筠终于明白春若兰是来做什么,沈孝天让她不要放弃叶枫,进而给他追求春若兰创造条件,春若兰却是让她放弃叶枫,进而让春若兰她自己和叶枫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自私,我不明白你说什么。”方竹筠虽然口硬,却还是在想着自私两个字,这的确有如芒刺,扎在她的心口。

    她地确很聪明,其实这个时候已经知道春若兰想要说什么。她爱叶枫没错,可是始终以来,她总是看到叶枫在苦恼和发愁,但是她从来帮不上什么,很显然,如果春若兰嫁给叶枫,她给与叶枫的帮助显然比自己要大,这么说来,自己不放弃叶枫,是不是真地有些自私?

    “如今他处于最困难的时候,随时都会万劫不复,”春若兰果不其然的说道:“他需要帮手,需要像我这样家族的帮手,我可以给他需要的一切,我可以帮他反败为胜,你可以吗?你不可以!你只能给他添加心理负担,只能加重他的牵挂,你不觉得这个时候还缠着叶枫,就是自私的表现?”

    方竹筠脸色有些难看,却是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春若兰有些自信的笑,“我知道你很有自尊,也很自爱,你也很爱叶枫,但是有的时候,爱一个人不意味占有,也可以放手。你若是真的爱他,爱的和我一样深,你最好的选择就是离开他,是不是?就算你不放弃他,你觉得以你的实力,你以为可以和我一较长短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的春若兰,顿了一下,这才一字字道:“其实我可以告诉你,你和我比,没有一分赢的机会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