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十二节 玄机
    老爷子声音哽咽,俞少卿等人也垂头黯然。

    “哭什么,没有出息。”洪爷却是在笑,伸出颤抖的手,轻轻的拭去兄弟脸上的泪水,“其实像我们这样,能得善终已经是上辈子的福气。高老弟,不是我说你,你就是太古板,前人栽树,后人乘凉古人的道理都不明白,对于高丹,你还是太苛刻一些,你的孙女,还不就是我的孙女,一些事情我已经为高丹安排好了,你放心,不是走黑道!走了一辈子黑道,难道我不厌倦,我要让她凭自己的本事走下去,她现在什么都不缺,缺的是条件……”

    洪爷一口气说了这么多,微微有些气喘,高老爷子紧紧握住洪爷的手,只是说,“大哥,我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洪爷一笑,艰难的转头望向了俞少卿,“少卿,过几天的五家会议,我让子华去,你不会反对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,”俞少卿毫不犹豫,“论资格子华比我老,论经验他比我多,论声望他比我好,何况他和其余几家关系都不错,让子华去是再好不过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洪爷眼中露出了欣慰的目光,喃喃道:“我就知道,我就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叶枫的眼中却是有了一丝不安,很显然,谁的病谁明白,洪爷这已经有了交代后事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叶枫,”洪爷舒了一口气,“我最后的时光,还能遇到你,真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叶枫走上前一步,沉声道:“我认识老爷子,也是我的幸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其实你接近我有你的目的,”洪爷嘴角一丝微笑,“我一直把你当作叶贝宫来看。可是看起来,我看错了,你知道你比你父亲多了什么?”

    叶枫想了半天,苦笑道:“好像只有不如。”

    “你比你父亲多了更多的感情,也多了随机应变,”洪爷缓缓道:“你父亲可以为事业,可以为忠心放弃感情,但你却不能。”

    叶枫默然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其实还想我出手,我也知道你还有太多地事情想要问我。可是自从你知道我得了这病后,就再也没有问过,”洪爷轻声一叹,“叶枫,就凭这点,我就知道你是性情中人!”

    叶枫笑道:“其实我已经明白了很多事情,洪爷,我已经很感谢你,你不用操劳。我会摆平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”洪爷也在笑,“地球离开谁都会转,以往的恩怨,就算是沈公望,我都看的很淡,大家都是七老八十的人,斗来斗去的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他说这话的时候,却是望着高明远,高明远醒悟过来。苦笑道:“大哥,你太操心了,不要说我现在斗不过他,我就算有你这样的能力,也不会让整个家族孤注一掷。”

    洪爷笑笑,望了一眼叶枫。“我知道你却放不下,叶枫,你们的恩怨,看来只有你们自己解决,不过我相信你有这个实力。”

    叶枫笑笑,“洪爷,你放心,我不会让你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我恐怕也就这几天可活,”洪爷呼吸有些急促,“叶枫。不知道我能不能麻烦你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叶枫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“我如果死了,拜祭的时候,你能不能带千千那孩子看看我。”洪爷提出地要求很古怪。

    叶枫的脸色也有些古怪,“如果老爷子不嫌累的话,我带她天天过来看你都行。”

    洪爷只是笑,“千千也是个好孩子,看的出来。好的,有你这句话,我放心了很多。已经很晚了。你们都去休息吧,叶枫。你能不能留下,我想和你说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叶枫愣了下,“当然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洪爷看起来很有些疲倦,俞少卿等人互望了一眼,俞少卿轻轻拍了叶枫肩头一下,目光中的恳切让叶枫见了,也是为之感动,他也是点点头,示意自己会照顾洪爷,(全文字小說閱讀,盡在.1k.n(1k.cn.文.學網)俞少卿神色黯然,已经和众人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等到房门关上的那一刻,洪爷伸出手来,握住叶枫的手掌,说的第一句话就是,“其实你现在最需要联系地,应该是白家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孝天一场慈善晚会后,自信心多少恢复了一点,在众人潮水般的呼喝和喝彩声中,他又是踌躇满志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其实还蛮适合这个行当,慈善晚

    可谓出尽了风头。

    虽然方竹筠也是星光大放,可那对他沈孝天并不造成威胁,毕竟二人走的路不同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的沈孝天摇摇头,内心有些戚戚,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最近看人,总是习惯不是朋友就是敌人,不是联谊就是敌对。

    演唱会获得了空前的成功,他沈孝天,还有方竹筠不惧歹徒的恐吓,毅然决定如期举行慈善晚会,这个消息已经在民众中传开。

    如今科技先进,网络发达,小道消息传播的甚至比真相还广泛,一夜之间,他们二人的事迹都可以和英雄相媲美,想到这里的沈孝天有些感喟,姜还是老地辣,花爷不出手则已,一出手,就是一箭多雕。

    晚会诸事美满,还有个小小的不足,本来合作多方看到晚会成功,准备开个庆功宴,可没有想到方竹筠执意不肯。在她的坚持下,庆功宴的钱也被当作善款捐赠。沈孝天看的出,除了真情在线外,很多人都有意见,可是最终还是采纳了方竹筠的建议,毕竟人家是大腕,他们捐出点钱,没有了方竹筠,饭还是照常吃。

    沈孝天却有些失望,他失望地倒不是失去了一顿饭,而是失去了一次单独和方竹筠接触的机会。

    他今天早早的起床,就是想见方竹筠一面,他有些话想和方竹筠说,他觉得方竹筠相对叶枫而言,更好攻克一些。

    沈孝天见到方竹筠的时候,她正在工作,她永远看起来,都是忙忙碌碌。

    “沈先生,什么事?”方竹筠见到沈孝天的时候,多少有些诧异,可她还是维持工作上的称呼,这点让沈孝天多少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不能找方主编?”沈孝天露出迷人的微笑。

    方竹筠对此并不感冒,却还是礼貌的笑,“当然不是,我只是觉得,你可能会很累,也会很忙。”

    “我再忙也不如方主编你忙。”沈孝天找个凳子坐下来,做好了长期抗战的准备。

    方竹筠终于放下了手头的工作,“不过我感觉你真地有事,如果你真的没事的话,我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确有些事情找你。”沈孝天听出方竹筠的逐客令,只能做出可怜的样子搏同情,同时也有些郁闷,为什么自己这个万人迷,方竹筠却一点不感冒?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方竹筠公事公办。

    她对沈孝天保持客气的疏远只是因为叶枫,她承认自己看到沈孝天的样子,的确有些同情,叶枫对沈孝天地冷淡,方竹筠已经察觉,可是如果让她选择的话,她还是会站在叶枫一边。因为和叶枫接触地这些日子里面,她知道叶枫做事讲道理,有理由,虽然他不和自己说。

    “最近我和师父的关系并不好,不知道方主编你看出来没有。”沈孝天脸色有些难过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有点吧。”方竹筠轻声道:“叶枫没有和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知道,师父喜欢你,”沈孝天偷眼查看方竹筠的脸色,看到一丝羞意和喜意,心中多少有底,““我知道你和师父的关系很好。”沈孝天尽量让自己说话婉转一些,“你爱的是他,你在播音中说的男人就是他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方竹筠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“方主编,我这么说,我知道不对,”沈孝天及时的道歉,“这多少涉及到你的**,但是我想就算陆斐和罗刚都明白这点,你不想说出来,是不是因为你对师父还没有信心?”

    方竹筠心中一动,“我和他的关系,不需要任何人来记挂和关心,我自己会处理,我也不想求助别人,沈先生,如果你有什么想法的话,不妨直说,我想我和叶枫的关系,应该不是我们今天探讨的话题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不是,多少有些相关。”沈孝天知道女人都有好奇心,所以决心利用这点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方竹筠点点头,“有什么相关?”

    “我和师父有了些误会。”沈孝天轻轻叹息一声,“方主编,我想我一直叫叶枫师父,但是你肯定不知道这个师父怎么来的,而且我想你恐怕也不知道,我和师父之间到底什么关系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