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十一节 喝名酒长大的可怜人
    不对,”俞少卿突然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对?”叶枫淡淡问。

    “你找马海亮,绝对没有我说的那么简单。”俞少卿更是激动,“你找马海亮其实还有更深的用意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叶枫仍是保持平静,他很少说出自己的用意,他也很少让人提前看到自己的底牌。

    “虽然这次看来,马海亮在你手上吃了大亏,而且对你一定愤恨,甚至会对你有报复行动。”俞少卿目光闪动,“可是他更恨的不是你,而是告诉你消息的那个人,你们都是沈门中人,他也会间接的憎恶沈门。如此说来,这个电话的用意本来想要你们互相猜忌,他才渔翁得利,但是显然叶少早就明白这点,更是索性激化所有的矛盾,让这水更混,无论怎么斗,无论如何发展,最终得利的我想都是叶少你,而不是别人。”

    叶枫终于不再微笑,有些感慨的望着俞少卿,“你实在是很聪明,看穿了很多事情,看起来以后我总要防备你点才行。不过变化之妙,存乎一心,化劣势为胜势的确需要更多的思考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笑了起来,“不知道我这算不算是旁观者清?所有的人都在勾心斗角,可是这场戏还是要按照你的意愿走下去,洪家已经别无选择,就算洪爷还好好的,洪家也是没有太大的实力和他们争锋,在这场戏中,洪家只能算个配角。叶少,我服你,虽然我们这次可能对他无能为力,因为他和你说的,大可翻脸不认账。但是这些帐,少卿每笔都记在心中。少卿只等以后有机会清算的那一天。我知道,若论勾心斗角,他比起你来,还是差的太远。”

    叶枫听到俞少卿的马屁,却是叹息一声,缓缓的坐了下来,“其实少卿,在你地眼中,我叶枫显然是阴险毒辣。老谋深算?”

    俞少卿犹豫一下,展颜道:“其实你可以用更好的词汇来形容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更好的也是脱离不了本质。”叶枫淡淡道:“我从一出生,走的路就已经命中注定,有光环,也有艰辛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活了二十多年,却接受了最少二十年的专业训练,谁都以为我是天才,我可能是聪明一些,但是我的条件却是决定我的一切。我得到的一切,只是因为我付出别人没有的辛苦。别人都是喝牛奶长大地,我却是喝着名酒长大的。名酒,名车,女人,金钱在很多人的眼中,都是终身为之奋斗的目标,我却是有如家常便饭……”

    “权术,武术,时事。运势,勾心斗角,尔虞我诈,都是我每日必备的功课,我所练习的一切,都是为了和别人争斗炫耀而服务。我叶枫,成为叶少后,就注定不能失败,而失败的代价就是死。别人都觉得我是天才,我是才子,我的智商很少有人能比得上,却从来没有人知道,他们或许活了二十年,不过浑浑噩噩二十年,真正努力的不过几天。我却是足足用功了二十年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地叶枫反倒舒展了眉头,“其实一个人,只要努力,只要他坚持,只要他认真的去做,几年辛勤的功夫完全可以让他出人头地,更何况我有如此强大的环境,没有道理不精通。不过因为我的高高在上,我可以轻易和一个女人上床。但是我不能爱上那个女人,我可以轻易的将一个人击倒。但是我不能轻易交一个朋友,也很少有人和我真正的交心,但这样的生活,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?”俞少卿苦笑,“我头一回听说还有人这样的活着!这种生活对我来说,不可想象。”

    叶枫也是苦笑,“这种培训的结果,当然是能造出一个巅峰地纨绔才子,让万人艳羡,而且他们也成功了,我出手以后,无往不利,战无不胜。可是我不久以后,我已经感觉不到丝毫成功的快感,我有的只是要发狂的感觉,他们当我是工具,当我是棋子,甚至当我是神,可是他们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,我是个人,我只想过着正常人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终于再次审度了一眼叶枫,眼神中有了一丝同情,他从来没有想到过,原来巅峰之下地叶少竟然是个喝名酒长大的可怜人!

    很好笑,但是其中的凄凉又有谁知?

    若是别人如此说法,俞少卿只觉得他是无病呻吟,但是经过叶枫口中说出来,他信,他深信不疑!

    “这个屋子你说是干什么作用?”叶枫突然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俞少卿四下

    眼,“叶少,我真的不知道,这个大厦的顶层还有这恐怕谁都想不到闹市中也有这种神秘的环境,你把这个地点告诉我,难道不怕我泄露出去?”

    叶枫微笑,“这个屋子其实没有你想像的那么邪恶,这本来不过是个卫星接收室,通过卫星可以接收到全世界各地的情况,我通过这个,本来不是用来监视人,只是用来接收金融行情,各地赌马,赌球,或者金融方面的技术信息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愣住。

    “这才是我喜欢做的。”叶枫笑了起来,“我喜欢那种通过自己技术分析来赚钱地感觉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有些诧异,“就这样就能赚钱?”

    “不但能赚,而且很快捷。”叶枫笑道,“如果你以后有空的话,我可以教教你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眼前一亮,“那样最好。”看了下时间,“叶少,我要回去和洪爷说说今天的事情,你不介意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”叶枫点头,已经打开了房门,送俞少卿下楼。

    俞少卿说的不错,这座大厦地处闹市,安安静静的矗立在哪里,谁又能想到,就是这么个平常的地方,却发生了极其不寻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才到了楼下,俞少卿已经接到了电话。

    叶枫笑道:“对了,还忘记告诉你,我那里除了卫星信号,其余信号都是被屏蔽的,有急事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的叶枫看到了俞少卿地霍然变色。

    “洪爷突然晕倒,现在在抢救。”俞少卿语气急切,“叶枫,我要马上赶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你一块去。”叶枫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慈善晚会虽然没有爆炸发生,却在极其火爆的情况下结束。

    这里很久没有这么热闹地晚会,很多粉丝出来后,还是议论纷纷,这时已经是深夜。

    叶枫和俞少卿坐车路过这里的时候,局外人一样,可是谁又知道,就是这两个局外人,却是一直离这个局最近的人。

    二人风驰电掣的来到了医院,到了病房外,隔着窗户望过去,发现洪爷戴着氧气罩,双目微闭。

    高老爷子正坐在病床前,紧紧的握住洪爷的手,老泪纵横。

    二人走到门外,杜桥和项涛正在门口守着,看到俞少卿和叶枫一起过来,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“洪爷怎么回事?”俞少卿急声问。

    杜桥脸上隐有凄凉,“他和高爷一起的时候,谈笑正欢,突然晕倒,少卿,洪爷体质越来越弱了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皱紧眉头,“医生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医生说洪爷喜欢做什么,就让他做什么吧,而且他们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,这次晕倒可以苏醒,但是下一次就说不定了。”项涛接道。

    几人都是默然,知道医生的意思。

    俞少卿长舒一口气,不等再说什么,高老爷子已经从病房走了出来,他的伤已经好的七七八八,不用轮椅也可以行走,可是让他心酸的是,前几天还是活蹦乱跳的洪爷,如今就算呼吸都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“少卿,叶枫,洪爷让你们进去。”高老爷子神色黯然。

    俞少卿心中一丝不详,镇静了下来,却发现叶枫轻轻的握住他的手,示意安慰。

    压低了声音说了一句,“老爷子七十有五,也不算夭折,你要有准备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咬牙点头,鼻子却是一酸,仰头抑制住泪水,大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洪爷竟然自己摘掉了氧气罩,微笑道:“戴这个东西憋死个人,叶枫,你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洪爷,你多休息,有事可以以后慢慢说。”叶枫望着老人,感慨万千。这个叱诧风云的人物如今看起来,只有慈祥。

    “还休息什么,”洪爷笑容没有苦意,只有淡然,“我自己的事情,自己最明白。这辈子,好事做的不多,错事做过不少,心安的事情有,内疚的也多,好在的是,我最终还能得到兄弟的谅解。”

    高老爷子泪水忍不住的流下来,伸手紧紧的握住洪爷的手,哽咽道:“大哥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