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十节 一石多鸟
    在沈孝天,已经不再自然,他做戏的成分多了很多,不出什么,最少叶枫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叶枫很少有这么近距离观察沈孝天的时候,他突然发觉,其实沈孝天神色也有些累,有了一丝疲惫。

    这场战争,看起来就算赢的,也是损失惨重。叶枫拧着眉头,他早已厌倦了争斗,可是如今他已经不能不出手。

    演唱会精彩异常,足足唱了四个多小时,下面的观众迟迟的不肯离去,总是热烈鼓掌,高声欢呼,希望再延续片刻和偶像相见的机会。

    就算是方竹筠,都是推不过的唱了几首歌,她的歌声并不算好,比起沈孝天的专业显然差了很多,可是她得到的欢呼并不弱于沈孝天,叶枫望着画面上的方竹筠,眼中一丝柔情。

    目光闪动间,突然停留在一个画面上,叶枫心中一动,拿着遥控器调节了片刻,那个画面的人群迅即被扩大,然后定格在几个人的脸上。

    马公子从来没有觉得日子这么难熬的时候,他也是死死的盯着演播画面,求神仙鬼怪玉皇大帝圣母圣子保佑现场不要爆炸。

    时间越长,他的神色看起来也就更紧张,一双眼睛睁的比牛还大,距离崩溃的边缘已经为时不远。

    看到叶枫在调节一个画面,马公子以为叶枫终于找到了恐怖分子,多少有些关注的看,画面上却好像是一个公司的团体,因为里面着装统一,印着开拓者几个字。

    叶枫目光落在许舒婷脸上的时候,复杂万千。他没有想到,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下。再看到许舒婷,他也很少有这么观察许舒婷的时候。

    许舒婷身边坐着的都是开拓者的员工,哈里波董不出意料地欢欣雀跃,沈阳一脸苦闷的随声附和,只有许舒婷很专注的向台上观看,目光一霎不霎。

    这里的监控手段虽然高明,可是叶枫也不知道她在望着谁。但叶枫知道她无论是望着谁,也绝对不是沈孝天!

    望着沈孝天的观众不会如此的平静,望着沈孝天观众的眼神也不会如此深邃。她在观察着方竹筠?这个念头在叶枫脑海中一闪而过,惶惶的忽略。

    凝望着许舒婷有些清减的花容,叶枫握着遥控器地手有些僵硬,许舒婷瘦了,她也更有领导的风范,她可以把所有的感情掩盖在平静之下,可是她真的把所有的一切当作一场梦?

    叶枫抿着嘴唇,不知道想着什么,终于发现许舒婷嘴唇动了下。好像轻轻一叹,然后起身离去!

    没有再按动哪怕一个按钮,也没有继续追踪许舒婷的踪影,叶枫有些木然的坐在哪里,缓缓的闭上双眼,只是他的内心显然也没有许舒婷表现地那么平静。

    不知又过了多久,期待中的爆炸没有发生,演唱会到了终了的时候,所有人都站起来热烈的挥动手上的荧光棒,挥舞着一切可以挥舞的工具。拼命的呐喊,叶枫也站了起来,走到马海亮的面前,低头望着他的双眼,“看起来这次爆炸的策划真地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马公子一愣,反倒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他一直想要辩解。口干舌燥,声嘶力竭,可是叶枫无动于衷,在马海亮看来,这次爆炸没有发生就证明了策划是自己,因为事实证明他是主使,没有他的吩咐,爆炸不能发生!

    可是叶枫竟然说不是自己,马公子那一刻的错愕真的无以伦比,幸福来的如此之快。他有些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放你走了,”叶枫若有所思,“其实你恨的不应该是我。”

    马公子没有怒吼出来,只是有些衰弱地说道:“你真的放我走?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叶枫笑了起来,“我这个人最公平不过,幕后既然不是你,我就不会伤害你。现在看起来,一切不过是误会。其实我们可以好好的谈谈,最少在这件事情上。我们都是受害者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谈谈?”马公子冷笑,“怎么个好好谈谈法,难道还像今天这样,侮辱一条狗一样的威胁我?”

    叶枫垂下头来,冷冷的凝望马海亮,让他忍不住的心悸。

    “你当然可以不谈,我不会勉强你,叶枫从来不会勉强别人做事,可是这对你来说,是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机会?”马海亮有些

    “根据我的情报,我知道你在家族其实并不得志。你来到这里,其实是你母亲为你争取的权利,马家一共有五个算是人才的中坚力量,哪个现在混的都比你要好。”叶枫说话有如针一样扎到马海亮地脸上,“马红原派你到这里,其实并没有抱太多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要说什么?”被羞臊的马海亮竟然没有恼羞成怒,目光带有一丝疑惑。

    “你这次如此下场,是被人陷害,”叶枫淡淡道:“你碰到的是我,那是你的运气,因为我不会滥杀无辜,他们希望你我能斗起来,他们从中得利。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,凭借你现在的实力,想要和我斗,无疑螳臂挡车。”

    马海亮只能咬牙,可是无法辩驳,最少现在被绑着的是他。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好好的谈谈,合作一下。”叶枫不动声色,“我能让你得到你想要地,我也的确想从你身上获取点东西,这是互利互惠地事情,你可以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可以放我走了?”马海亮脸色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”叶枫一挥手,“不过还请你忍受一下。”

    一个人拿着针头已经走了过来,马海亮大惊失色,“你要干什么,你不是说放过我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让你好好的睡一会儿,你太累了。”叶枫挥挥手,“我想你一觉醒来之后,会有个全新的开始。”

    一针打下去的时候,马海亮很快的沉睡了过去,叶枫却是异常的清醒。

    两个手下有条不紊带着昏过去马海亮出去,叶枫却是笑了下,“你现在可以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从暗门走出来的时候,忍不住的惊叹,“叶少,我现在才对你心服口服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拍我的马屁,还想做什么?”叶枫无奈的摊摊手,“我想以你的聪明和观察,应该知道这个马海亮绝对不是幕后主使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点头,“他的情绪已经证明了这一点,如果他真的是幕后主使,的确没有必要这么慌张。我在一旁看到,觉得如果晚会再开一段时间,他都可能精神崩溃。只是,如果不是马海亮,幕后人又是哪个?”

    叶枫淡淡道:“都说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,这次看来我们要改一下,应该说旁观者迷,当局者清才对。”

    俞少卿一愣,瞬间醒悟了过来,“叶少,你是说他?”

    叶枫目光闪烁,喃喃自语,“他的确聪明了很多,只是我怕他聪明自误。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俞少卿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能怎么办?”叶枫摊摊手,“所有的一切,我们不过是猜测,没有证据,谁都可以不认账。”

    “他果然是好手段,”俞少卿恨恨道:“只是一个电话,一来可以打击了洪爷,他一直看不起洪爷,这次看起来想要教训教训我们。”

    叶枫微笑,却不言语,二人虽然不说哪个人,可都是心知肚明,二人不是一点即透,而是不点都明的类型!俞少卿就算领悟的慢一些,也是因为这对他们来说,是飞来横祸,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“第二点是他们可以利用这个事件制造洪家和马家紧张的关系,而且可以顺便渔翁得利,让我们互相猜忌。”俞少卿叹息一口气,“最绝的是,他这次完全都是受害者的身份出现,不仅可以置身事外的看戏,而且一举博得诺大的名声,完全是一举数得。叶少,我佩服你,佩服你们沈门的心机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不是沈门的人。不过我的确也是这样的看法,”叶枫笑了起来,“这个电话打的很妙,很有高手风范,可是你能看穿,说实话,我很欣慰,也觉得你很不错,不枉我和你合作。”

    “沈门绝,那打电话是不是更绝,而叶少你呢,”俞少卿多少有些激动,“你是不是在抓马海亮之前,已经想到了这点。而给马海亮施压,不过是在进一步确定自己的想法,而且还给我个提示?

    叶枫微笑不语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