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九节 凌迟
    公子没有想到自己的质问得到这种结论,怒声喝道:在和整个马家为敌,叶枫,我劝你快点放了我,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这次叶枫话都懒得说,也懒得听下去,只是挥挥手,一个手下又是一锤子抡下去,正中马公子的胸口,‘砰’的一声大响,纸屑四溅而出。

    马公子惨叫一声,翻身再次倒地,等到再次起来的时候,嘴角已经流出了鲜血。

    “叶枫,你到底要做什么?”马公子见到那本书已经快被打穿,慌忙叫道。

    叶枫有些怜悯的看着马公子,“我做什么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看到他手下又要抡锤,马公子终于问道:“我不管你要做什么,但是你抓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叶枫笑道:“你这句话问的还有技术含量,我抓你只是和你商量一下,请你不要引爆炸弹。”

    马公子几乎吐血,终于憋出了几个字,“我不知道什么爆炸!”

    叶枫叹息一口气,手下又是一锤子轮了过来,马公子不等打到身上,竟然神奇的晕了过去,‘乒’的一声响,一本厚厚的书竟然被打的四分五裂。叶枫若有所思的望着晕倒的马公子,挥挥手,“弄醒他。”

    马公子再次醒转的时候,发现叶枫竟然还在,而且浑身上下说不清是麻是痛,才一睁眼,不等读书,就已经高叫,“叶枫,真的不是我做的,我不知道,我真的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,马公子几乎哭出声来,他实在无法再忍受这种折磨,他觉得自己就要崩溃。他从小到大,从来没有受到过这种苦楚。

    可是他蓦然惊恐的发现,折磨不过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叶枫已经举起了一把锐利的小刀,摇头道:“我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才会相信?”马公子忍不住地大叫。

    空寂的屋子里面一片沉寂,只剩下他的回声,更增加他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在你身上绑上渔网是什么意思?”叶枫比划着小刀,修剪着指甲。

    “我,我不知道。”马公子看到小刀晃来晃去的,只觉得惶恐。

    “曾经有一种死法叫做凌迟。”叶枫不急不缓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凌迟?”马公子已经面无人色。

    “古时候杀人的手段很多。我也不过是学习了几种,凌迟你没有听过?那好,我介绍给你听……”

    “古代杀犯人的时候,首先要把犯人的全身用渔网包裹起来,凸出肌肉,这样割起来方便一些。而且因为凌迟地规矩是要割3357刀,每十刀一歇,在割完犯人后,犯人一定不能死。不然就算失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为了这一天,已经做了很多功课,割一片肉下来,要和大指甲片那么大,不能太多,不然没有地方再割,你想想,三千多刀,”叶枫露出向往,终于伸出拇指到马公子面前。“这么大的一块肉,割起来是个技术活!”

    马公子看起来想要呕吐,可全身已经麻木的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“因为割下来肉少,动刀的时候,血流的比较少,后来再动刀的时候。不再有血,你知道为什么?”叶枫笑着问,好像是在探讨一样高难的技术,看到马公子面如死灰,叶枫摇摇头,“书读的少就是不好,更新,更快,尽在16k文学网,,全文字阅读让您一目了然,同时享受阅读的乐趣!这点浅薄的知识都不明白。因为被割地人心中会惊恐万分,所以血液都会回缩到小腹,所以你会经常发现,人受到惊吓。都会面无血色,就是这个道理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到3357刀割完了之后,再对被.:: .会真正的流出,那一刻血流如泉,‘哗’的喷出来,才是壮观!”叶枫比划了一下,满是神往。

    马公子再也忍受不住,不等‘哗’的喷出来。已经‘哇’的一口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听到叶枫的描述,已经让他恶心。可是知道受刑人是自己,马公子几乎就要神经错乱。

    叶枫及时的闪身躲避,竟然还能笑出来,“可是我不喜欢那种场面,实在是太血腥,所以我让他们先用锤子震开你的血脉,到时候割肉地时候,就会细水长流,马公子,你说我考虑的是不是很周到?”

    马公子咬着牙,死死的盯着叶枫,“叶枫,你不是人。”

    在可以嘴硬,你现在可以骂我,我不介意,”叶枫淡是我怕过了一会儿后,你都不知道自己的嘴在哪里!”

    在马公子的肩头虚空比划了一下,叶枫喃喃自语,“是时候了,现在是下刀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马公子撕心裂肺地叫道:“真的不是我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谁?”叶枫永远的不咸不淡,不急不缓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是哪个孙子做的,孙子才知道是哪个做的!”马公子终于服软,“叶枫,真的不是我,我求你,求你相信我!”

    “哦?”叶枫笑了起来,“看起来好像真的不是你,可是这次事关重大,我还是不能不小心从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要做什么。”溃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不想做。”叶枫的回答很让马公子感觉到意外,伸手拿了个遥控器在手上,叶枫按了下,对面的液晶屏幕一亮,竟然闪出了几个画面,“我只想安安静静地看完这个演唱会。”

    这种屏幕显然是专门用来监视作用,画面一闪,让马公子诧异的是,竟然有几个是切换到了慈善晚会直播现场,那里人头攒涌,人山人海。

    其中有几个画面是切换到演唱会的个个角落,几乎是全程多角度的观察,就算是电台的演播人员恐怕都没有这么仔细。

    马公子目光扫了一眼,突然脸色更灰,盯在了其中的一个屏幕上,嘶声道:“叶枫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那个屏幕上竟然罕见的只有一个人,享受如此礼遇的除了沈孝天方绣筠外,只有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女人长的不错,不过却是挺着个大肚子,竟然是个孕妇,她此刻正在一个房间内,有些寂寞地看着电视,脸上甜甜的笑。

    “哦?”叶枫只是笑,“做人很难,做好人更难,所以我喜欢做恶人。这个应该是你地女人,而且好像肚子里面还有了你的儿子。你虽然是花花公子,可是对这个女人实在不错,我知道你叫家人逼着过来,主要的目的其实还是想联姻,春若兰看不上你,其实你也不见得非春若兰不娶。”

    马公子脸色惨白,望着叶枫好像望着魔鬼。

    “我既然能监控她,你信不信我能轻易杀了她?”叶枫笑起来的样子很邪恶,“当然,还有你。”

    马公子挣扎着想要站起来,看起来想要咬叶枫一口,“叶枫,你是个魔鬼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也不想这么做的,”叶枫叹息一声,“我也只想安安静静的欣赏完演唱会,可是我实在找不出恐吓的是谁,安放炸弹永远都比排除炸弹要容易,所以马公子,我想补充一句,如果演唱会发生了爆炸,不但你要被凌迟,这个女人所在的地方,也会‘砰’的一声响,炸的一片狼藉,我管保一只蚂蚁都剩不下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公平,”马公子嗓子已经嘶哑,“炸弹的事情我不知道,你凭什么要动我的女人!”

    “这个世上本来就没有什么公平,”叶枫淡然道:“你还是少安毋躁,安静会儿的好,喊了这么久,难道不累?”

    不管马公子怨毒的目光,叶枫已经转过身去,饶有兴趣的望着屏幕上的场面。

    稍微调整一下,方竹筠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,表情也是多少有些激动,“我不知道为什么为善还有人威胁,有人痛恨。其实很多人已经知道,这场晚会伊始,已经收到了恐吓,那时我执意要公开这个消息,因为我觉得,你们有权知道这个消息。可是今天还是来了很多人,我很欣慰,也很高兴,因为我知道,来到这里的,都有勇气,都有真心,都有热忱,你们就是我力量的源泉。”

    掌声响起来,叶枫却是仔细的望着屏幕上的沈孝天。

    沈孝天接过话题,“其实当初认识方主编的时候,不过是个巧合……”

    叶枫缓缓的闭上眼睛,按着太阳穴,沈孝天声情并茂的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,却引发不了他一丝的心动和感慨。这个沈孝天,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沈孝天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