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七节 恐吓
    我过来看看。”春若兰给了沈孝天一个正确却又没用后跟随沈孝天一起,走进了贵宾室。

    看到沈孝天身边突然多了一个女人,贵宾室的众人都是有些惊诧,却没有什么异议,很显然,沈孝天有这个特权。

    沈孝天让众人惊诧,众人却让沈孝天也吃了一惊,这里除了熟悉的脸孔,竟然还有两个警察!

    “胡处长,你找我什么事情。”沈孝天开门见山,望着一个有些发福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胡处长是这次电台主办方的负责,除了他,两个警察,罗刚,陆斐,方竹筠竟然也是悉数到场,只是毫无例外的是,众人都是一脸的凝重。

    春若兰却找个地方坐了下来,别人没有看她,她也当自己不存在。

    这本来看起来是个比较高级的会议,但是她出入自己家厅堂一样。她坐了下来,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,然后不经意的望了一眼方竹筠。

    方竹筠正在望着胡处长和沈孝天,女人的敏感让她觉察到什么,扭头望过去,看到春若兰向自己笑了下,微微错愕,点头示意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她并不认识,她以为是沈孝天的女朋友。

    “沈先生,”一个胖一点的警察站了起来,过来例行公事的握手,“我们有个很不好的消息要告诉你,我们让胡处长没有说起内容,只是想和你当面谈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神色不变,“什么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就在方才不久,接到个电话,”胖警察脸色凝重,“电话里有个男人说,他会在慈善晚会现场安装炸弹。警告我们取消这场慈善晚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沈孝天有些震惊,“还有这种人?”

    看起来想要说些什么,终于还是忍住,沈孝天表情复杂莫名。

    “的确很奇怪,”胖警察也有些苦笑,“这次晚会算是利民的大事,我们搞不懂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发生,我们竭力的想要调查电话的来源,很可惜的是。那是一个公用电话亭地电话,到目前为止,我们找不到恐吓的人是谁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看了一眼不出意外的众人,显然他们都知道了这个消息,“那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这场晚会的影响极大,作为公仆,肯定不希望出现任何意外,可是作为警方,我们当然也有权通知你们。”胖警察郑重道:“因为从沈先生人身安全的角度来考虑,你可以不参加这次慈善晚会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沉默了下来,“真的找不到恐吓的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无聊的人,也可能真有其事,”胖警察看起来也有些郁闷,“让我们很奇怪地也是这点,因为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动机是什么,他们并没有提出什么条件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的目光已经望向了方竹筠,“方主编怎么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可以考虑取消这场慈善演唱晚会。”罗刚毫不犹豫,“方总的人身安全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同意。”陆斐跟着说道。

    向来所有的表决都是罗刚同意。陆斐反对,陆斐同意,罗刚反对。二人不是为了对错而反对,只是为了反对而反对,这次意见竟然达成了一致,实在是前所未有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反对。”方竹筠终于站了起来。口气平静,“等待这场晚会的人不止歌迷粉丝,还有很多处于贫困线的孩子们。我们不能因为一个人的恐吓,就取消这场晚会,如果只是因为恐吓,让这场晚会流产,那以后怎么办,我们还要不要举行类似地活动?对于这种人,我不畏惧,如果世上真的有这种卑鄙内心险恶人的话。我会用行动告诉他,还有另外一种人,可以为了真情,不惜自己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方竹筠说的很冷静,都是大实话,也没有什么豪言壮语,可是说完后,贵宾室一片寂静,就算两个警察眼中都有了些许钦佩。

    这不是任性和大牌。这是一种执着,这已经是一种信念。

    罗刚和陆斐面面相觑。不再说话,和方竹筠相处久了,他们都知道方绣筠这个人,外柔内刚,她决定的事情,很少有人能够改变。

    “我也决定参加。”沈孝天望了春若兰一眼,见到她也望着自己,好像下定了主意,“方主编说的没错,我们绝对不能向恶势力低头,那样,我们所做的一切,都会失去了意义。”

    春若兰看着沈孝天的眼光

    些诧异,望着方竹筠的眼神却很复杂,只是她还是保

    “其实这场晚会已经惊动了上层地领导,”胖警察终于说道:“不过说句真心话,对于沈先生和方主编这样的人,我们只有敬佩和支持,我们当然希望晚会照常进行。只是从二位人身安全的角度来考虑,还是有责任通知你们一声,我们知道二位的意思,会把二位的想法如实的向上面反应,至于结果如何,我会通知胡处长转告你们。”

    两个警察走后,贵宾室只剩下沈孝天,春若兰,方竹筠几个。

    沈孝天望着方竹筠和斐少爷,突然叹息一口气,“我没有想到他这么快就行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这么快就行动?”斐少爷倒是一头雾水,对于沈孝天,斐少没有特别地反感,当然他也没有什么好感。

    沈孝天犹豫了下,“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。”

    斐少爷好奇心被他勾引上来,压不下去,“有什么当讲不当讲,沈先生,这里没有外人。”

    春若兰眼中也有过一丝诧异,却看到方竹筠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沈孝天轻轻叹息一声,“我前不久才见到一个叫做马海亮的人,听说他家在北方很有势力。”

    斐少爷一愣,“那和我们这里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他和师父,也就是和叶枫有恩怨,”沈孝天有些无辜的摊摊手,“他见到我,就警告我说,让我演唱会悠着点,说不定会放炸弹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斐少爷拍案而起,勃然大怒,“真的无法无天,我们还等什么,报警,抓他。”

    看到众人都是望着自己,目光中很是同情,陆斐搔搔头道:“怎么的,不行?”

    “行是行,”罗刚淡淡道:“我只怕你报警后,他反倒告你个诬陷罪。沈先生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沈孝天只能遗憾叹息,“的确如此,我们没有证据,他说的话显然不能定罪,看来我们真的对他无计可施,任由这种人逍遥法外?”

    春若兰目光一闪,又落在了方竹筠身上。

    方竹筠察觉到什么,也望了过来,见到春若兰望着她,回以一笑,只是心中却还在想,叶枫说了,沈孝天和他有矛盾,这个时候沈孝天提及这个事情,到底是什么用意?

    众人议论一番,没有什么因果,春若兰虽然一直都在注意方竹筠,却最终一声不吭的离去,方竹筠终于单独一个人的时候,考虑半晌,还是拨通了叶枫地电话,“叶枫,沈孝天说你得罪了马海亮,他扬言给你好看,所以要在演唱会上弄恐怖袭击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叶枫放下电话的时候,望了一眼俞少卿,“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二人看起来一个轻浮,一个沉稳,却都是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绝对不会无的放矢。

    虽然和俞少卿接触不久,可是叶枫的直觉告诉他,这个人绝对不可轻视,他做自己的朋友是好事,无论如何,他不想树立俞少卿这种敌人。

    俞少卿看起来很微不足道,他一直在洪爷手下做事,默默无闻,可是有种人,往往会在你最忽略的时候,爆发出最惊人的力量。

    俞少卿有野心,有雄心,但是他甘心在洪爷手下做事,他能忍,这些在叶枫眼中看来,都是很可怕的特性。

    “听说慈善晚会有人发出恐吓,”俞少卿开门见山,“是谁?”

    叶枫晒然失笑,“你以为我是神仙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神仙,但你是叶枫。”俞少卿一字字道:“我知道叶少有地时候,就算神都比不过。”

    他这一记马屁拍下去,叶枫没有飘飘然,相反他的神情很凝重,“说句实话,刚才我接地电话,就是电台一个人告诉这个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俞少卿一挑眉毛,“你是说你也才知道这个消息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叶枫点头,“所以我也在想会是谁发出的恐吓。我如果说我对这个完全不知情,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“我信。”俞少卿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叶枫很奇怪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。”俞少卿沉声道:“叶少虽然在别人眼中,不堪至极,可是在我俞少卿这些天的观察中,却是堂堂正正,坦坦荡荡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