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六节 话不投机
    于马海亮的臆断,手下不敢搭话,因为搞不好,这可句话引发的血案。

    “不要说我无的放矢,”马公子喃喃自语,“那天俞少卿和两个手下来过我们这里。”

    手下保持沉默,不想惹祸上身。

    “现在情形很显然,”马公子继续孤军作战的猜测,他和花剑冰一样,总以为自己才是最聪明的人,手下人的意见不过是添乱,“洪亮唯恐我们马家分了他们一杯羹,这才联合白家和厉家,准备排挤我们的加入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手下问。

    马公子眼珠子一瞪,“不给我面子的,我不会给他们面子。”

    又一个手下匆匆忙忙的走了过来,“马公子,沈孝天来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马公子愣了一下,没有想到才提及沈孝天,他就主动登门造访,沈门的代表人上门,毕竟是给面子的事情。上次两个失意人,在春家被叶枫糟蹋的一塌糊涂,虽然目前来看,还是情敌,听说沈孝天到来,马海亮倒兴起一种同病相怜的感慨,“他来找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手下只能无语。

    马公子却已经迎了出去,看到沈孝天坐在沙发上,含笑望着自己,也终于挤出了一丝笑容,“沈先生大驾光临,有失远迎,失敬失敬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也是微笑站了起来,“来到这里这么久,还没有过来拜访马兄,倒是我的失礼。”

    二人试探的接触,豪猪一样的竖着刺,终于都坐了下来,沈孝天再次打破了沉静。“其实我这次来,拜访马兄是一个目的,另外却是想代沈爷问候一下马红原老先生,上次在春家,交深言浅,倒是忘记了问候。”

    马公子心中一动,“恐怕不是交深言浅,而是沈先生只想着联系春家和厉家,在那里撞上了钉子。这才想到我们马家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脸色微变,强笑道:“马公子真的会开玩笑,其实沈爷对于马红原老先生,一直心存尊敬,也一直想要拜访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倒没有想到马公子如此聪明,一语中地,他的确是在进展不利的情况下,才开始接触马家。

    他毕竟还是年轻,但是年轻显然不是借口。叶枫也很年轻,相对而言,沈孝天缺乏的是经验和助手,他身边实在太缺乏得力的助手。

    和叶枫比起来,他不要说三司,他就算一司都没有。他敢于和叶枫进行对抗,其实算是孤注一掷,他信任沈爷和花铁树的力量,已经到了迷信的地步。

    自从加入沈门后,沈爷在所有人的眼中。已经是不可战胜的神,在沈孝天心目中,也是如此,可是他没有想到地是,f国的政局牵扯了沈爷太大的精力,让他无法分心对付叶枫。但是恰恰相反。叶枫利用这个政局制约沈爷,却可以全心全意的对付沈门。

    沈孝天的身边,能用的人其实不少,那都是花铁树为他配备,但是有用的人实在不多。就说那个晏南,出手就是几百万的字画打点春家,在沈孝天眼中,已经觉得把握十足。但是他从来没有想到过叶枫更狠,出手就是六千万,和他一比。沈孝天觉得自己不过是个叫花子。

    以前他只知道这个师父有能力,也有实力,可是直接和他对抗的时候,才会觉得师父有如泰山压顶地分量。

    春若兰对于沈孝天,一直都是冷处理状态,这让春星石的态度也是一样。春星石老奸巨猾,老谋深算,见了几次面,只是说进军东南亚不着急。等等再说。厉家出来个厉随风,还有个老女人。叫做纪红霞,那是厉随风的母亲,态度更是红霞一样,云里藏着。

    沈孝天对于春厉两家迟迟不表态,一直无计可施,他觉得自己面对的是两块石头,白家那是雷区,不但叶枫无法攻克,他沈孝天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花铁树已经警告过他,白家不要招惹,因为他们对沈门有一种刻骨的恨。洪家如今已经日薄西山,就算争取到也是没什么大用,这也是花铁树的建议,所以沈孝天这才想到了马家。

    不过让他多少有些振奋的是,f国的政局已经打破了坚冰,听花铁树的意思,进展顺利,而且不久的将来,花铁树会亲临云南过来破冰,所以他现在地任务,不过是试图拉拢马家。

    被马公子一语道

    心,沈孝天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,可是马公子的熊熊可遏制的燃烧。

    想到在沈门的眼中,马家不过是个可有可无地附送品,马公子昂起了头,竭力让自己视线越过沈孝天的头顶,被叶枫羞辱地一幕幕涌上了脑海,直接关联到了沈门。

    “想要拜访我的大伯父,你们应该去北方,而不是在云南。”马公子讥讽道:“沈先生,你说谎的本事真不高明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不知道马公子发火的原因,内心也有一股火,他实在压抑了太久,但是他不能不压抑下去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想问沈少一件事情。”马公子突然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叶枫是你们沈门的人吧?”马公子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沈孝天只能回答,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地意思是不是代表沈门的意思?”马公子又问。

    沈孝天心中一凛,如何处理好叶枫的关系,的确很让他头痛。

    他如今施展的正是叶枫以前在f国地伎俩,以退为进,他知道从实力来讲,他远不如叶枫,但是从感情而言,叶枫不会动他,所以他只能道:“他和我是非常要好的朋友,他在沈门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马公子一拍桌子,霍然站起,“这么说,前几天他让手下在车展羞臊我,也是沈门的主意?!”

    沈孝天一怔,做梦也没有想到叶枫拉屎,竟然让他擦屁股,“我想这可能是个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误会,误会,”马公子冷冷笑道:“沈少,你说的倒轻巧,你既然说这是个误会,那我就好好的给你误会一场,你要开演唱会,那我在里面安装个炸弹,算不算误会?”

    沈孝天只能说,“马公子,你不要激动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激动。”马公子终于抓到个软柿子,怎么能不捏个痛快,所有的一切不快终于得到了突破口,“我还不明白你们沈门是做什么起家地?你们满嘴的仁义道德,其实一肚子的男盗女娼,沈门以支持贩毒起家,却在如今地大形势下,做起了缉毒的买卖。沈孝天,你在我面前称慈善家,你还嫩地很!”

    沈孝天不再辩解什么,望着马公子的目光有些阴冷。

    “你要开演唱会,说所得的收入,全部捐赠给希望工程,好伟大,真的好伟大。”马公子觉得只凭话语不能增加自己的声势,又拍了两下巴掌,“可是谁又知道,你们沈门这个吸血鬼,害的多少人家破人亡,妻离子散,你们做了婊子,还想立个牌坊,真地让我恶心。好,好,叶枫不让我好过,我也不让你好过,这次演唱会,我警告你,开的不见得有你想像地那么开心!”

    “我只怕你没有这个本事。”沈孝天就算是泥菩萨,也有三分土性。

    “那好,沈孝天,我就让你看看,我有没有这个本事。”马公子怒极反笑,“你有本事就去现场,来人,送客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从马海亮住所走出来的时候,脸色阴沉,晏南迎了上来,见状不再废话,他这几天看到沈孝天都是这个表情,那是代表十分的不顺利。

    “沈少,电台那面的负责人请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?”沈孝天没好气的问。

    “好像有急事,但是具体什么事,并没有说。”晏南摇头。

    沈孝天犹豫下,“马上去。”

    没有想到叶枫这么恶毒,也没有想到叶枫如此阴险,沈孝天知道,挑拨马家沈门的关系,肯定是叶枫的手笔,但是对于这点,他竟然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带着一股怨气来到了电台,沈孝天竟然碰到了一个意料不到,却又有些惊喜的人物。

    春若兰望着沈孝天前来,多少也有些诧异,“孝天,你怎么来了?”转瞬有些恍然,“你是晚会的主角,也是电台的宠儿,来这里倒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望见春若兰的一点惊喜,被她例行公事的问候所冲淡,“若兰,你怎么会来这里?”

    春若兰是块难啃的骨头,沈孝天突然有些绝望的发现,就算叶枫退出这场游戏,也不代表他能赢得这场胜利,因为春若兰如今看起来,越来越美,但是对他的态度却是,越来越远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