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隐者无敌 第五节 猜忌
    禁其实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,可是这不妨碍他来传枫知道,如果让他向水浒三杰解释一下这里错综复杂的关系,他宁可自己来说这几句话。

    熊云一怔,眼中闪过一丝慌乱,“这位先生,你说什么,我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史禁用手拍拍熊云的脸,“我话不想说二遍,希望你能记住,不然后果很严重。”

    熊云有没有记住史禁的话,别人不得而知,方母却是牢牢的记住了叶枫这个人。

    吃完饭后,方母先把女儿拉到贵宾间休息一下,第一句就是,“竹筠,这个叶枫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方竹筠苦笑,觉得这个问题看似简单,却最难让人回答,“他好像很有背景?”

    叶枫是个什么样的人,方竹筠不知道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的回答有些滑稽,也有些莫名其妙,母亲多半也不信,其实不但母亲,自己也有点不信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方母用手指戳着女儿的额头,“死丫头,找到这么好的老公,怎么不和妈说一声。早知道你自己找到这种有钱的男人,妈何苦做恶人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方竹筠有些发怔,没有想到饭局的最后是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只是她心中多少有些不对劲,很显然,母亲看重的是叶枫的挥霍,看重的是叶枫的钱,而不是叶枫的为人。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,孩子大了,有自己的主见,你非要乱点鸳鸯。”方父话不多,满是埋怨,“孩子的事情,让她自己去处理。我们不要管,也管不了。”

    方母轻声叹息一声,“我做的就算不对,我也是竹筠的妈。为女儿找个好人家不是哪个妈都要考虑的事情,难道我是后妈,只想把女儿往火坑里面推?”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”方竹筠结束了交谈,“知道你们是为我好。只是拜托下次有这种事情,你们提前和我商量下,好不好?对了,爸妈,你们好不容易来一次,不如到处转转。”

    “还转什么,没有心情,竹筠,不是我说你。我总觉得那个叶枫不是什么好路数,不过路还是要你走,我和你爸,今天就坐飞机回去。”方母满意叶枫地钱,却总觉得这个女婿不靠谱,最少不如熊云一脸的褶子让人放心。

    叶枫听到方父方母要回去的消息,并不出意料,找来了水浒三杰,让他们把老两口送回去。

    几人走到酒店大门口的时候,方母唠唠叨叨的不停。无非是警告叶枫,不要亏待方竹筠,不然不会给他好看。

    方母显然自视极高,觉得这已经是恩赐,作为叶枫应该感恩戴德才对。她并不知道这种话听到男人心中,一般都是发酵发酸。只能起到相反的效果。方竹筠有苦难言,只是望着叶枫歉意的笑,叶枫倒是满不在意的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等到方母钻进了轿车,一直不说话的方父突然转身握住叶枫地手,语重心长道:“叶枫,我们都是男人,我相信你的眼光。竹筠是个好孩子,我知道你会好好珍惜,你伯母就是唠叨,很多话不要往心里去。做男人的,不要太计较这些。”

    叶枫点头,握住了方竹筠的手,“伯父,你放心就好。”

    水浒三杰也跟着走了过来,打了声招呼,和叶枫说了两句,钻进了车子。

    只是这片刻的接触,众人都没有注意到。远方停着一辆轿车,车内的人正在向外观看。见到叶枫和水浒三杰在打招呼,愤怒的睁圆了眼睛,握紧拳头。

    叶枫的目光不经意的扫了过去,嘴角却是露出不易觉察地笑。

    方竹筠见到他的笑,有些误解,撅起嘴道:“怎么的,很得意?”

    叶枫一愕,“怎么这么说?”

    “熊云被你整惨了,我妈也怕了你,我爸看你很对路。我的叶大少,你今天的表现倒可以和斐少媲美。”

    叶枫听出了方竹筠的揶揄,多少有些诧异,“我今天表现的不好?”

    “在我妈眼中,当然好的不能再好。”方竹筠叹息一声,“她虽然唠叨你,可是我知道她这个人,重视才会唠叨,不然只有冷漠。可是在我眼中,”方竹筠缓缓摇头,“我倒宁愿我来出头拒绝,我不想我妈看重你的钱,才接受你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叶枫想了片刻,有了一丝感动,“我考虑到所有人的感觉

    记考虑你地想法,这样如何,下次我扮演个破产的暴让你表现一场美女识英雄的情节?”

    方竹筠‘噗嗤’一笑,转瞬有些愁容,“叶枫,你别怪我唠叨,我是怕你讨厌我妈,又得罪了熊总,很多时候,我只怕你树敌太多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讨厌伯母,”叶枫哑然失笑,“应了常说的一句话,我不认可她的做法,但是我理解她的心思,作为一个母亲,她这样做实在很正常。至于那个熊云,你放心,”叶枫嘴角一丝讥诮,“他地底细我已经摸的清楚,他是有备而来,我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方竹筠应了一声,没有深究,也没有注意到叶枫的目光再次掠过远方的车子,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马海亮坐在新买的凯迪拉克里面,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他终于再次看到了水浒三杰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他一直都让手下来寻找这三个人的下落,为了这三个人,他甚至不惜兴师问罪的去责诘洪爷。

    洪爷给他的答复永远都是,他在找,那三个人绝对不会和他洪亮洪家有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可是让马海亮一股怒火熊熊升起的是,这三个人竟然和叶枫扯上关系。

    叶枫他当然知道,那是沈门的代表人。但根据最近马家传过来地消息,叶枫最近在沈门的地位大不如前,已经被沈孝天取代。

    可是在车展侮辱自己的三个人竟然是叶枫的手下,不问可知,他们是在叶枫授意下做出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叶枫为什么要和自己过不去,是不是沈门和自己过不去,想到这里的马海亮,心中猜忌,忍住冲出去想揍叶枫一顿的冲动。

    上次狙击事件让他记忆犹新,他十分怀疑这个时候冲到叶枫的身边,会不会让人乱枪打死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对于叶枫,他竟然产生了深深的畏惧,这在以前,是不可想象的事情。

    叶枫地一举一动看起来漫不经心,可是马海亮竟然和熊云的感觉一样,这小子老谋深算到了极点,他上次其实可以轻易地打死自己,不留什么痕迹,他最终没有出手,这暗示着什么?

    握着方向盘的手青筋暴起,马海亮死死的盯着叶枫,想要钻到他心里去,沈门的这小子到底是什么用意,自己如何应对?

    陡然间心中一凛,因为他看到叶枫不经意的向这里望了一眼,目光好像穿透了茶色车窗,望在自己的脸上。

    慌忙低下头来,马海亮暗自郁闷,不知道自己害怕什么,这个时候心虚的应该是叶枫才对!

    转动方向盘,掉车远去,回到住所的时候,马海亮还是心中怦怦直跳。

    这次他来到这里,根据家族的吩咐,尽量联合沈门,对其他家族施压,如果能争取到沈门的支持,在东南亚获取最大的利益更好。

    f国的局势虽然动荡,可是马家一致看好沈爷,毕竟沈公望这些年来的积累,不是盖的。越乱才是越有谈判的筹码。

    当然马家对于这件事,目前只是个试探,能获利最好,能不获利就要争取全身而退,马海亮虽然嚣张,却也不算笨,是以一直伺机而动。

    “马公子。”一个手下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沈孝天又去过几次春家,也去了厉家。”手下说道。

    马海亮握紧了拳头,“这个沈孝天,显然看不起我们马家,最先联系是厉家和春家。洪亮呢,现在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最近洪亮和那个叶枫走的很近,”手下汇报情况也是战战兢兢,因为他看到马公子的一张脸比驴还要长。城门失火,殃及池鱼,这个马公子发飙起来,迁怒于人是常事。

    “这个老鬼和小鬼在搞什么名堂,”马公子喃喃自语,“洪亮呢,他除了和叶枫走到近之外,和其他家有什么联系?”

    “他最近去了一趟白家,又上厉家一次。”手下道:“可是后来发生了什么,我们不得而知。”

    “***,”马海亮握紧了拳头,“自从这个老鬼,这个老鬼从来没有搭理过我。我现在很怀疑,烧了我的店子,就是他做的好事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